总之,在他心里凡是惦记自己女人的人,不管是谁那都是自找死……

“知道怎样做那是自然好,放心,有我……们在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当然,在叶彬看来,至于他凌风能否做到挽回夏洛依,甚至取得夏振兴的信任,那都是他一念之差的事,他表示自己定有的是主意,助老大一步步走向成功。

但又不敢把事都揽自己身上,也就把我说成了我们二字,意思是包括江铭跟其他兄弟在内,虽然某位表示对此不愿多做参与。

不过,对于叶彬这话,凌风也就信了,并且毫不质疑的那一种。

江铭更是无话可说,在叶彬没有暗自针对自己的情况下,他只得继续沉默寡言,直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

夏家,在得知乔子谦转身离开后,夏洛依的一颗心总算慢慢放平缓。

“小姐,乔少人已经离开夏家,老爷让我来告诉你,不必再躲在房里了。”

这会儿,只听陈妈在得到允许后推门走进来,说是传达夏老爷的意思,其实也是她本人想说的。

“你真的想要把事情闹大吗?是你撞了我,你现在还敢这么理直气壮。要报警随便你,到时候我是受害人,我还有很多人证呢。”中年妇女嚷嚷道。

林慕秋却是有些为难,因为她没有办法和中年妇女一般脸皮厚。而且中年妇女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重伤,这是要讹诈她罢了。

可事情闹大了,对林慕秋的名声反而会造成影响。

“赔偿给她吧,撞了人赔钱是应该的。”

“没错,人家也不容易。你开着这么好的车,也不缺这些钱啊。”

围观的路人纷纷指责林慕秋,林慕秋张开了嘴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羽淡淡地说道:“这是我的保镖,《皇上请您放过微臣》她是跟着我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事情自然要由我来处理。”

“你们大家都说的那么简单。那现在我用这辆电动三轮车去撞你们的车,你们赔钱给我?”

不得不说,许羽的问话直指本心,别人也不敢乱接。

至于林慕秋,则是白了许羽一眼。

虽然许羽为她出头了,但许羽给她安排的保镖这个身份并没有让她觉得满意。

可这世上对中医不满的人多了,方寒也不能把每个人都当做仇人。

现在很多人对中医的态度是各种原因造成的,并非单方面,中医想要消除舆论,不是去诋毁对中医有误会的人,也不是针锋相对,更不是去和他们讲道理,而是要让中医更加辉煌起来,用事实来说话。

相比那年见万宝,到现在方寒已经成熟太多了,当年他确实对万宝有点不忿,所以弄了什么神水神汤,弄什么神秘,现在方寒已经没有那么冲动了。

这两三年,方寒治疗的不相信中医的患者也不少,他们不相信是有不相信的原因,有时代因素,也有中医人不争气的因素,种种种种。

华夏人其实是很淳朴的,就像以前,他们并不在乎皇帝是谁,只要能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就愿意拥护,到了现在也是一样,他们其实不在乎什么中医西医,爱卿你就收了朕吧只要能治好他们的病,他们就会相信,就会认可。

华夏人的善良和淳朴真的被人利用的太多太多了。

华夏人对中医是有情愫的,是有感情的,可正是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往往就是利用这种感情这种情愫来欺骗群众,一次又一次的上当,才让群众寒心。

“对!肯定的!”

王家兄弟不是白痴,之前蔡怡侬就跑过来跟他们谈过一些东西。

在商业范畴而言,虽然大家都是竞争对手,可是唐人那边主要是电视剧,对于电影来说,他们根本不拍。

蔡怡侬这个女人确实是野心勃勃,王家兄弟以前也是防备着,可现在跟王誉一比,这蔡小姐变的和善可亲起来。

而这次……五阿哥出演段誉。。。

一部《还珠格格》确实是让小燕子跟紫薇红到发紫,甚至现在传来的消息是,亚洲整体都很轰动,在日本跟韩国都取得了相当高的收视。

五阿哥人家也不差什么,本来就是小虎队的成员,而且,长的还相当不错。

他这个长相,学术一点的来说了,叫做:没有攻击性。

通俗来说,就是不够霸气。

书生气比较重。

就很讨喜,虽然稍稍有些娘炮感,可总体来说还行。

《绝代双骄》里面表现的也很出色,至少比小志强太多了。

“您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4个亿,那也不算什么,我还是批得动的。”

“网民都是金鱼,只有7秒钟的记忆。等您再拍出一部能名垂影史的巨作,拿奖拿到手软,皇上请您放过微臣夙子玫什么金鸡奖,百花奖,金像奖,金熊奖,奥斯卡奖全给拿了,谁还敢大放厥词?”

“那就一切按计划行事啊!”

廖宥佳听着,心里琢磨,申劲松肯定是在给人挖坑了。

姓舒的大导演?

这个姓很少见,还加上“大导演”这个称谓,那就只会是舒宜欢。

申劲松这是准备与舒宜欢联手去坑谁?

海明威?

还是?

申劲松已经挂了电话,看了她一眼。

廖宥佳迈着性感的步伐过去,将需要审核、签字文件递给他。

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申劲松说:“等一下。”

廖宥佳不解地看着他。

申劲松弯腰从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抛给她。

廖宥佳揭开看了眼,嘴角浮现笑意。

她反而抬头挺胸,目光一切。

到了申劲松的办公室门口,她抬手敲了敲虚掩的门。

与此同时,她听到门里传来申劲松的声音,似乎正笑着与人交谈。

廖宥佳将门轻轻推开一点,进去后顺手将门带上。

抬头就看到申劲松将食指竖在唇前,对她做出“噤声”的手势。

廖宥佳点点头,又晃了晃手中的文件。

申劲松没再理她,拿着手机走远一点,继续笑谈。

“以舒导您的地位,您放出话同意合作,他们当然会顺杆子往上爬,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们给了什么条件?”

“还不错嘛。条件挺好。舒导您就放松地玩几个月!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

“放心,我老申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呢,可在这生意场上,口碑还是有的。您自带剧本,演员随您挑,不低于4个亿的总投资,后期还能追加不少于1个亿的宣传经费。任何您的要求我都尽力满足,终剪权也给您。”

“哎,您担心那玩意干嘛。就算这件事影响了您的一些声誉,接下来这部全国第一次投资超过4个亿的大投资拍好,不就什么都回来了?”

他还要去找古玩呢。

这让林慕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能是之前她对许羽的态度很不好,所以许羽不想理她。

她就要走过去拉住许羽,可是她看到了许羽手上拿着的钱包。她愣住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林慕秋恍然大悟。

那中年妇女死缠烂打,就是要占小便宜。

可许羽从她的身上拿到了钱包,用她的钱还给了她自己。

既然中年妇女不是什么好人,那么林慕秋也很支持许羽。

“倒是个妙人!”林慕秋的心中想到。

许羽骑着单车,林慕秋开着车子跟着。她很小心,倒是没有再出什么问题。

跟着许羽进入了古玩城中,林慕秋有些好奇许羽接下来的举动。

要知道,她可是见证过许羽的医术,也见识过许羽的鉴宝术。

那么接下来许羽还能够创造出什么小惊喜呢?

她跟着许羽进入了古玩城里边,许羽却是懒得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

许羽来古玩城中四处逛逛。

他倒是没有去珍宝阁,帝王受龙袍肉一会儿在珍宝阁里边,很有可能会遇到苏玉成。对方很有可能通知王曼舞。

现在许羽还没想要见王曼舞。

而且,淘宝的时候,要低调一些,才有可能淘到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