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芙蓉把嘴巴凑出来,咬了一口。

邵兴旺说:“拿着,把它吃完,我再接着烤。”

罗芙蓉说:“真甜。真好吃。”

邵兴旺说:“那是因为你饿了。让你天天吃这玩意。看见了,非吐不可。”

七八个番薯陆续被烤熟了。

两个人吃饱之后,面对着跳动的火苗,都在默默地想着事情。

折腾了一天,累得不想说话了。

衣服烤干了,两个人脱了上衣外套,躺在了麦草铺就的木板床上。

屋子暖暖的,身子底下暖暖的,两件厚外套盖在身上也暖暖的。

罗芙蓉不由得感叹一声:“好浪漫啊!我想这辈子过得最刺激的日子也就算今天了。”

邵兴旺说:“死里逃生,过程很狼狈,结局的确很浪漫。”

罗芙蓉翻过身,趴在邵兴旺身上,说:“狗子哥,你还没有履行完我们之间的承诺呢?”

邵兴旺故意问:“什么承诺?”

罗芙蓉娇滴滴地说:“你坏,闭上眼睛,这次不许再笑。”

接下来一段时间,江湖上没有了点灵子的踪迹。甚至连一丝消息都没有。

......

次日是华国星空的大日子。因为就在今天,华国星空从全球招聘而来的千名顶尖科研工作者将进驻各自的项目实验室,开始进行他们自己的研究,并随时等待着华国星空给他们下发研究项目并做相关提点。

由是全球瞩目碧玉城。

为了不让全球各大势力感到疑虑,陈岳采取了公开透明的做法。他特意允许全球有资格的媒体可以在今天进入碧玉城,进入高级科研工作者们的工作环境进行采访。但时间也仅限于今天。

碧玉城的科研区域明显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内部区域的科研大楼相对比较少一点,只有二三十栋。这二三十栋高达五六十层的科研大楼是华国军方集中力量,朋友老人去世安慰短信在一个多两个月时间里面赶修出来的。

现在大楼里面已经按照科研工作者各自的要求加装了全球采购的先进科研仪器。在这次科研仪器采购中,西方国家对华国的禁售令没有起到太大作用。毕竟星空集团那句‘你们不卖我们就自己制造’这句话的威胁实在太大。西方利益组织不敢去赌星空集团到底能不能做到。

“要怪就怪你们太嚣张,太张扬了!”

“好自为之!”

说完,卯兔返回,今晚她还需要陪林凡去杭城,现在她还需要准备一番。

确保林凡母亲来到魔都,能够习惯!

当晚八时,杭城,中心大街上,一男一女,一左一右,缓步行走。

“卯兔,你看,那就是我小时候经常去吃的混沌,我记得那家陈记混沌店老板的儿子也是位国奋战的好儿郎,算算时间,现在差不多应该退伍了,走瞧瞧儿郎们回家后生活的怎么样!”

“切,老大,你还是这个老样子,撒谎都不会!明明就是自己想吃混沌了,还要扯出这么个烂糟糟的理由,卯兔鄙视你!”

换上一身休闲装的卯兔,一脸鄙夷的笑道。老人病逝的节哀语

林凡见想法被戳破,也没有反驳。

他确实想吃这家的混沌了。

小的时候,家里穷,父母都在外面工作。

林凡一人在家学习,有的时候忘记吃饭,便会到这家混沌店中,点一碗香喷喷的混沌。

还记得,这家店的老板每次见到自己来,都会多乘一些混沌在他的碗中。

让他能够吃到饱。

甚至有什么父母忘记留下钱在家,这老板也会很好心的赊账给他。

可就在林凡和卯兔,即将走到陈记混沌店时,看到一个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的年轻人,正一脸愤怒的冲着一群小混混大吼:“我的抚恤金你们不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我父亲?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哼,打你,是给你点教训,你一个残废,给你两万抚恤金已经不错了,再敢怂恿你父亲去上访,下次我们可就不是打一顿这么简单了!”领头的小混混,不屑的冷哼道。

年轻人听着对方这句威胁,强撑着一条腿站起了,暴怒道。

“混蛋,我是为国奋战,导致的残疾,我是炎夏的功臣,你们这样对我,会遭报应的!”

点灵子狂奔了两分钟之后,已经远离陈岳和颜绍泽五十公里左右。

那里是渺无人烟的山区。在罡气彻底耗空之前,家里有人去世怎么安慰点灵子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一招秒杀了占据山洞的几头苍狼之后,点灵子才略微放心地软倒在地,等待反噬期过去。

这期间,点灵子一点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他的主要仇人陈岳在公益演唱会上大放异彩的事情,也不知道特事局在临海对他严防死守,甚至都出动了镇国高手的事情。

“这秘法反噬可真是够严重的。过了一天一夜才平息过去。我的身体经过这番摧残,如果以后没有天大机缘的haunt,恐怕此生都很难修入先天后期,就更谈不上进军先天之后的罡劲期了。”点灵子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很快就得出了这么一个让他感到极度沮丧的结论。

随即,一股天大的怒火涌上点灵子的心头。断了超能者的修炼之路,简直比世俗界里杀人父母还要更令人愤怒。

“好狠毒的对手!好神通广大的对手!好强大的对手!不过,我不怕。你们断了我的修炼之路,我的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那么高段超能者的原则坚持也就没有了意义。你们,就等着迎接我毫无下限的报复吧!”点灵子咬牙发誓。

捂住那块崭新的五指印,瘫坐在地上,抽泣起来。

哭的卫青心烦意乱的大吼。

“别哭了,还不是你惹出的麻烦!你有什么脸去哭?朋友丧母怎么短信安慰”

“你口口声声说,陈雪的背景你了解,林凡的背景你了解,可现在呢?”

“你特么了解个屁!”

“我怎么知道,林凡一个罪犯会变成炎夏战神,我要是知道,我怎么敢挑衅他们。”许晴委屈极了。

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昔日的魔都笑柄,今日却成战神夫人。

这让她找谁说理去。

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瞎去挑衅什么?你瞎出什么馊主意?”

“我告诉你,这一次你最好去找战神主动承认错误,主动抗下这一切!”

“否则,我灭了你们许家!”

卫青暴怒无比的吼道。

此刻,他不再将许晴视为珍宝,只想让这个女人替卫家去死!

叮叮叮忒忒忒的短信提示音响起,分分钟本次分红就到了每个人的账户里。

涛细棍和薛鹏手抖脚抖瞪大眼睛数着一连串的数字,瞬间觉得这辈子把这条命卖给金锋都值了。

一次行动就是亿万富翁。自己王家挖了一辈子大墓的总和都不及跟着金爷搞一次拿宝。

以后谁他妈再去挖古墓谁他妈就是傻逼!

一时间,涛细棍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白活了,径自有种想哭的感觉。

“好好干!”

老命师从张老三手里接过烟狠狠吸了一口,眼睛一直不离那些小纸片,嘴里轻描淡写的说道:“再干过二十次,你就能有洋葱头富裕了。”

听到这话,祝老人一路走好的句子再看看其他人的表情,涛细棍一下子明白过来,金家军为什么这么淡定的原因。

“我跟着金爷从来就不是为了钱。”

老命师又复缓缓说道:“钱。对于我们来说,真不稀罕。”

“以后你就慢慢懂了!”

神神叨叨的话叫涛细棍一阵迷惘,忍不住讨好的问询老命师:“孙叔。那您跟着金爷是为了啥?”

萧阳则是眯起眼睛,看了眼戚薇:

却见萧阳一笑,整个人猛然坐直身体,嘴角微微上翘,狞笑道:“这一次,换我来!”

原本已经停歇的战火,在这装修极为温馨和甜蜜的酒店房间中,再次打响…

接下来的几天,萧阳的生活算是彻底平静了下来,相对比高中的高压生活,大学对于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堂,除了选修和必修的课程需要上课之外,其他大把的时间都是自由时间。

这导致的,是很多人上四年大学,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就是游戏玩的好,恋爱谈的好。

但事实上,这也是看人的。

刻苦的人依旧在刻苦,自由的时间,很多人放在了图书馆、实验室、社团等等,至少在青华,这样的学生非常多。

没有哪个学霸是莫名其妙就成为学霸的,所有的学霸,永远不会排除刻苦两个字。这也是很多人愿意去更好的学校的原因,所有的同学都在自律,学习成为了一种习惯,自然而然的,其他人也会融入这种氛围之中。

萧阳也不例外,特别是当宿舍里陈天笑和郑博文都开始刻苦学习的时候,甚至就连那位海归留学生杨小风,也开始沉迷图书馆无法自拔的时候,萧阳自然也会被这种氛围所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