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了川看着她两三秒后,忽的就把人按在了扶梯上,她腰肢细软又爱练瑜伽,跟没有骨头似的,像是他稍一用力就能给折断,他吻上她的红唇,大掌紧紧的扣在她的后颈,让她切身的体会他的取向到底是没有没有问题。

楚蔓眼眸眨动了两下,然后忽的抬手就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但换来的并不是温了川的停手,而是他更加缠绵激烈的拥吻,直到楚蔓她呼吸不畅的嘤咛出声,这才微微松开手。

楚蔓靠在他的肩上微微的喘息着,缓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你……”

“报酬。”他手指摸着她的侧颈,缓缓的,慢慢的,时轻时重,像是把玩最精美的瓷器。

楚蔓瞪眼,他给她做饭,竟然还要报酬!

媚丝眼一上挑,她纤细柔软的手指就摸上了他的腰腹,指尖加重,按上去,他呼吸微滞。

“咔咔——”

她那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摸上了他的皮带,媚丝眼挑衅的上抬,解开、阖上,再解开、再阖上,两轮之后,他就已经有了变化,可想要抱她的时候,楚蔓却已经有所准备的躲开上楼。

而彼时,苏向宁同温了川都在楼下的客厅。

温了川喝了杯咖啡提神,苏向宁见状询问:“……昨晚没睡好?”

温了川指腹轻轻的转动着杯沿,“失眠。”

苏向宁:“听说昨天,你抱着楚蔓回来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了川微微抬头瞥向他,男人想和你生孩子暗示看了两三秒却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苏向宁见状笑了笑,再次开口:“今天的名媛舞会,温陪读觉得她会带你我谁做男伴?”

温了川手指在杯把处顿住,“苏少爷似乎对被女人挑拣的生活乐在其中。”

并且丝毫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问题。

苏向宁微微垂下去的眼眸沉沉,唇角微笑弧度不变,如若此时有人同他的视线对上,定然会发现他眼底的阴霾与森森,只是在抬起头的时候,一切就都已经恢复如常的温和,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温陪读又何必咄咄逼人,你与我,又有何不同?”他微笑:“你不是也在费尽心思的想要博得她的欢心?”

而这一刻,她身后的卧室门忽然一动!

李家二小姐本能的挥动长剑,朝着房门刺去!

这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拉住了她的手腕。

“别紧张,是我。”一道让李秦千月安心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苏锐!

这一下,李秦千月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安全了!

“红颜猜到这个东洋忍者可能会对你发难,所以,我们一直呆在附近。”苏锐看着李秦千月,说道:“别紧张,待会儿保护好自己。”

“好的,谢谢锐哥。”李秦千月的心里面有些激动,苏锐那握在她手腕上的手,给她传递来了浓浓的安全感。想和你生孩子是真爱吗

杨云帆想了一会儿,毕竟是亲戚,也不好针锋相对,让一步算了,于是,他对叶轻雪道:“难得回来一趟,不要跟你大姐吵了。见过你爷爷和其他长辈,我们还是早点回东海市吧。京城这空气,实在是太差了。我不大喜欢。”

叶轻雪点了点头,温柔道:“嗯,听你的。我也不大喜欢这里。陪爷爷吃了年夜饭,我们就回东海市吧。”

两人嘀嘀咕咕,让叶轻眉更不爽了,眉头一皱道:“轻雪,你这行李挺重的,我看小弟一个人拉着,里面都叮当响,到底是什么东西?别什么瓶瓶罐罐就往家里带,都那么大个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

叶轻雪刚才被杨云帆劝慰了几句,知道自己这个大姐从小缺爱,眼看自己又找了这么好的老公,而她还是单身,一定是心里嫉妒。所以她不跟叶轻眉一般见识。

此时面对叶轻眉的冷嘲热讽,她反而笑眯眯道:“大姐,你可不知道。这行李包里面,我带了杨云帆独家炼制的冷香丸。准备送给几个阿姨,姑姑,还有婶婶什么的。当然,大姐你的这一份,我肯定也准备好了。”

冷香丸名气十分大,叶轻雪相信叶轻眉一定也听说过。她倒是想看看叶轻眉什么表情。

“冷香丸?”

果然,叶轻眉的脸色变化了一下,奇怪的看了一眼杨云帆:“这丹药,竟然是你炼制的?”

后来,男人想娶你的征兆有哪些钱爱武生病了。但赵明不光没有重视,甚至还在激动且兴奋的期盼着自己的母亲早日过世。如果不是清明的时候,赵敏带着钱爱武去给外婆扫墓,她甚至不会知道自己的母亲身体不适——癌症筛查还是赵敏带着母亲去做的。

接下来的故事……孙立恩亲眼看到了。

听完了ICU医生颇带唏嘘的描述,孙立恩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诚然,这个故事是赵敏的丈夫一方面的说辞。但仅凭赵明的举措,他实在是怀疑不了这段故事的真实性。

“还不知道她能不能活下来呢。”ICU的医生拍了拍孙立恩的肩膀,不知道是在感慨还是在安慰他,“如果是我啊,我倒宁可自己死了算了。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一双儿女反目成仇,一个盼着自己早死,一个挖了另一个的眼珠,可能还要被关好几年。这以后还如何自处啊?”

孙立恩通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了钱爱武的床头,他实在想象不出钱爱武醒过来以后,会对此作何反应。

“尽人事,知天命。”孙立恩用了一句古话回应ICU医生的感慨,“我们只不过是医生,连她身体上的疾病都未必能够治好。情人没怀孕已婚男失望了更别说她心里的伤了。”他叹了口气,“我现在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只是个急诊医生。这种事情要让心理医生去处理,他们不得头疼死?”

·

·

·

“我们和家属谈过了。”孙立恩神情阴郁的回到了小办公室里,徐有容向他通报了最新情况。“陈恬艺的父母同意先进行治疗,同时还决定给她做活体肝移植。”

“妖精。”如何都睡不着的情况下,他只能掀开被子。

晚上睡前就已经洗过澡,但是在喝了大半瓶冷水之后,身上的燥热感依旧没有消减几分的意思,便又冲了次冷水澡,折腾到天都快亮,这才勉强睡着。

把他折腾成这样子,后半夜的楚蔓却睡得很好,早晨起来的时候造型师登门给她化妆的时候,都是神清气爽的,看在温了川的眼中,越加的觉得她多半就是个吸人精气的妖精。

楚蔓要参加一年一度的名媛舞会,而作为每次出场都势必会艳压群芳的那个,妆容上和服饰上自然也是要下上一些功夫,不过她底子好,淡妆浓抹都是别具风情,造型师跟她商量好今天的妆容和要走的路线后,就开始分工合作。

万管家走上来,低声向她询问:“小姐是要同谁一起前去?”

名媛舞会,少不了的就是男伴。

万管家这样问,男朋友说咱俩生个孩子吧也是不知道是让造型师给谁做造型,是苏向宁还是温了川?

楚蔓顿了顿,造型师正在给她吹造型,吹风机“呼呼呼”的响着。

“方叔叔好。”龙雅馨笑着打了声招呼:“方叔叔今天没课?”

“被病了。”老方同志回道。

“被病了?”龙警官愣了一下,有些没怎么明白。

方寒很奇怪的插嘴:“这几年还有被病的体育老师?”

龙警官没怎么明白,方寒却听懂了。

方寒记得自己上学那会儿,体育老师就总是生病,体育老师一旦生病,就有各科老师争着抢着来上课。

往往同学们满怀期待的等到体育课,然后就有英语老师亦或者数学老师之类的走进教室:“今天你们的体育老师病了,这节课上英语亦或者数学。”

当时方寒就挺纳闷,教体育的老师不能说身体肯定最好,怎么的也不能三天两头生病吧?

渐渐长大了方寒才知道,不是体育老师身体不好,而是体育老师经常被病。

方寒记得他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老方同志就经常被病,只是这几年,老方同志被病的次数已经很少了。

现在的学校,现在的老师,现在的家长和以前都是不怎么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