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这位张总,徐同道虽然只在昨晚见过一次,但还是有印象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昨晚他这里只卖出一桌全羊宴,这位张总是和“金佛”候金标一起来的,而候金标是这条街上最大的舞厅——饿狼传说的大老板,徐同道自然印象深刻。

其次,是这位张总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依然挺帅的,是个老帅比。

年轻的帅哥,不罕见,这年头……四五十岁的男人还能帅得起来的,真的不多见。

所以,大唐开局压寨夫人昨天徐同道就多看了这位张总几眼。

至于徐同道为什么知道这人姓张,那就更简单了。

他把全羊宴做好以后,候金标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期间,徐同道没菜做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喝茶。

他的小店就那么大,候金标等人聊天的内容,他是想听不见都不可能,自然也就听见候金标和那两个美女对这个老帅比的称呼。

候金标喊他“老张”,那两个美女喊他“张总”。

徐同道看向张总的时候,张总也正好向吧台看来。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大唐开局长乐当压寨夫人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原本炸毛的小年轻面色顿了一下,然后面色还是有些凶狠的问道:“猛哥认识那个人?”

这个凶狠显然不是对保安经理的人,连哥都喊了。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还对着保安凶狠。

“你朋友不是认识车牌吗?”

“我就知道那是特殊车牌,普通人弄不来,其他的不是很清楚。”小年轻旁边的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们说。知道惹不起就行,散了,散了都散了。”保安经理不行废话,直接开始挥手让门口的都散了。

“猛哥这是不给面子?”被打的小年轻面色有些难看,感觉被扫了颜面。

“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给你毛面子。开局拐走长乐当压寨夫人”保安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王姐那边要是知道你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还得罪了人。你说你会不会脱层皮?”

“呵呵,对不起猛哥。刚才头上被人开了瓢脑壳有点昏,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猛哥咱们一起去旁边洗个澡,费用算小弟的?”小年轻面色猛然一变,硬着的脖子瞬间变软。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大唐我在道观娶长乐公主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大唐之长乐之辱”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