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李晴晴知道赵旭晚上要出去办事,对她叮嘱说:“你出门一定要小心!”

赵旭对老婆李晴晴安慰,说:“晴晴!临城是我们的地界。要是让赵家和施家真得翻起了浪花,我们还怎么能在临城站稳脚跟。公主被两个皇子研磨放心吧,只要不来神榜高手,他们还伤不到我。”

“那也不能盲目自信,得小心才是!对了,你晚上出去办事,带上小琪吧!妙妙好不容易才想学习,小琪一个人呆着也无聊,你带着这丫头出去吧!”李晴晴说。

赵旭本不想带鲁玉琪出去办事。

鲁玉琪这丫头总是会惹事生非。但留她在家里,看这丫头天天在家实在是闲得慌,就点了点头说:“好吧!”

赵旭换好外衣之后,叫上正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鲁玉琪,说:“小琪,我要出去办事了,你去吗?”

“去啊!”

鲁玉琪连问都不问,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兴奋地对赵旭说:“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说完,一溜烟跑到了楼上。

当鲁玉琪换好衣服后,赵旭被这丫头的打扮,惊得瞠目结舌。

这丫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蝙蝠款式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足踏一双足有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黑色长靴。

整个人打扮得非常潮流,摩登、前卫!

赵旭看着鲁玉琪这副打扮,皱了皱眉头,对鲁玉琪问道:“小琪,我们出去是办事,又不是拍电影,你干嘛这身打扮?”

x:唯,一((正、I版,(,m其o他W都(是={盗K`版z0)

“怎么,我这身打扮不好吗?”鲁玉琪不以为然地说。

“不是不好!只是穿这身衣服,总感觉不合时宜。”

“哎呀!哪那么多的规矩,强制受孕皇后vs多位大臣我们快走吧!”鲁玉琪对赵旭催促道。

赵旭拿鲁玉琪这丫头也是无可奈何,反正只要她不惹事,也就由着她去了。

赵旭带着鲁玉琪来到车库,刚要乘车离开。

负责“月潭湾”安保的熊兵匆匆跑了过来。

“赵先生!”熊兵见赵旭开车要离开,出声唤住他。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公主成年礼供大臣享用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尽管那来势汹汹的狙击枪子弹没伤到骨头,但是现在的陈祖新还是觉得疼痛难忍,虽然能够站立,但也是勉力支撑!

毕竟小腿的肌腱控制着脚步的活动,现在的他有那么一大块肌肉都被打碎了,脚步自然不灵光了!

武学宗师又怎样?还是没法和子弹硬抗!那些肌肉已经化成了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

陈祖新落地之后,看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腿,心中骇然!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

薛家老佛爷已经回到了祠堂内部,她远远的看到了陈祖新受伤的样子,简直震惊到了极点。那被炸碎了的血肉,极大的刺激到了这位老太婆的神经!

可,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陈祖新还未站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然撕裂了空间,罗刹公主的成年礼乱无声的杀到了他的身前!

陈祖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受伤的小腿上,因此,当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道杀气腾腾的乌光之时,已经……有些晚了。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公主成年礼的疯狂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刀疤脸顿时紧张起来。

杨云帆看他神色惶恐,不由继续道:“你这人虽然做事不怎么地道。不过,既然你给我面子,我也提醒你一句,最好去做个全面肝脏检查。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恶化成肝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什么?肝癌!”

癌症的威力的是巨大的,一听自己可能得癌症,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什么都不说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上了车就直接往医院方向开。

刀疤脸手下的小弟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老大都走了,自己等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也都纷纷离开。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