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满心以为,林逸既然是来参加选拔,那肯定是为了进入晨星学院,那么从此之后两人就可以在一起了,甚至于,她刚才一直都在憧憬着未来在学院的美好生活呢,却没想到林逸竟然没有通过!

这个情况,实在是令王心妍觉得匪夷所思,别人不了解林逸,但她对林逸的一切,可都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她明明很清楚的记得,林逸乃是五行七属性的逆天资质,怎么现在测出来,突然就变成单一火系灵根属性了?

难道真是检测石碑出问题了?可如果是那样的话,林逸就不会说后面这句话了,他既然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提前做好了打算,想要不着痕迹的放弃选拔,一定是这样!

王心妍虽然不知道林逸具体为何要这么做,但她相信,林逸既然这么做,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故而心中虽然震惊,但并表现出什么异样来。

林逸之后,紧跟着入场检测的是黄小桃,两人在入口处刚好碰头,黄小桃一脸紧张的看着林逸,她知道得虽然不像王心妍那么清楚,但她也觉得刚才那一幕很奇怪。林逸竟然是单一火系灵根属性,林逸竟然会落选,这可能吗?

平京一夫对于索尼,也不是完全的掌控,得益于日苯公司实行的终身制制度,也就是在一家公司干到退休,所以资历这种东西是非常讲究的,即便是平京一夫,在索尼也有比他资历老的一抓一大把。

就包括之前跟他竞争的副总裁吉冈浩等,小外甥是什么号称索尼四剑客的其他人等,都是索尼的高管,即便是他们跟平京一夫的竞争中失败,却依旧是身居高位,光这几位就不是平京一夫能够指挥动的,更不要提其他人了!

虽然包括电视、手机、随身听等业务亏损严重,但支撑索尼的主要业务,电子、游戏主机、娱乐、金融等业务,依旧发展顺利,这让平京一夫安心了不少。

随后电子部门的负责人,站了起来,先是向着织田博之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才向着平京一夫说道,“电子阅读器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已经展示出了足够的潜力,索尼是否要进入这个行业?!”

话音落下,会议室的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向着织田博之的方向看了过去,之前织田博之在媒体前说的话,还历历在目。

织田博之扬言根本不会有人购买电子阅读器,如今却在日苯被疯狂抢购,外界现在提到织田博之的时候,只能用眼瞎来形容了,而且不仅是织田博之眼瞎,连带着索尼都被传言眼瞎!

不过。周围这么多学院工作人员看着,黄小桃有再多的疑惑。也不敢在这时候问出口,只能用眼神询问林逸。

从刚才到现在,林逸都没有告诉她具体打算,只说让她正常发挥即可,其他什么也不用担心,但是现在林逸自己已经铁定出局,叫阿姨是侄子还是外甥而她却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若是跟林逸一样没被选中,那虽然令人有些失望。但对黄小桃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因为那样她就可以继续跟林逸在一起,可万一她要是被选中了呢,照葛巍所说的,那样可是连拒绝都不能拒绝的啊!

难道从此跟林逸分开,独自一人去远赴东洲,去晨星学院进修,从此两人天各一方?

“做好自己,不要有顾虑!”林逸忽然走上前来,拍了拍黄小桃的手。温和一笑。

“嗯……”黄小桃点点头,知道这时候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深吸一口气之后。在林逸的目送下,迈步走向检测石碑。

她是谁?台上王心妍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愣神,心中随之有些吃味,难道是林逸新认识的红颜知己?

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黄小桃的这一抹火红色,跟林逸刚才那一抹有着本质的差别,因为她的这一抹火红色,就跟置于空气中的火苗子一样,是不断来回摆动的。

“这难道是……”学院工作人员不禁面面相觑,一个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此刻,根本不需要他们来宣布,台上一众学院大佬看到这一幕,眼睛就陡然放光了,甚至于,院长凌远清和副院长卫赫北,都同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虽然之前已经录取了两个人,但无论是楚木青的三系灵根属性,还是刺猬头的四系灵根属性,小外甥可爱的说说句子都没有让这两位开山期巨头出现任何惊喜的表情,即便卫赫北最终收下刺猬头,那也是纠结犹豫了片刻,才最终做出的决定,而且还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记名弟子而已。

但是此刻看到黄小桃的灵根属性,饶是这两位开山期巨头,都已经坐不住了!

“火风双系灵根属性!”学院工作人员惊愕了许久,这才掩不住惊喜的大叫了一句。

话音未落,全场顿时一阵哗然,甚至于一旁已经被录取的楚木青和刺猬头,脸上都是满满的震惊之色!

郑东升原本还有个晨星学院次席炼丹师的身份,结果后来自己作死,被踢出东洲,郑天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从东洲来到中岛,否则的话,正常人谁愿意离开东洲的啊?

“你事儿还挺多的啊!”钱小洞不满的砸吧了一下嘴巴,随即挥挥手道:“算了算了,这事儿先不提,刚才有两个小子得罪我了,黎叔拿我老子压我,叫我不要惹事,你去帮我看看,那两个小子认不认识,有没有什么吓死人的背景的?”

黎叔苦笑摇头,钱小洞天赋是有的,要不然也不会成为西兴学院的天才弟子,只可惜从小被他老子宠坏了,所以性格上面比较嚣张霸道,一点亏都吃不得。

刚才那件事说穿了根本就不值一提,起因也是钱小洞自己去挑衅人家,言语冲突两句,又算得什么大事了?偏偏他不依不饶的,不杀了那两个年轻人还不肯罢休了。

这事儿他也不好多劝,外甥是谁的孩子只能先顺着钱小洞的意思办吧,刚好有郑天擎三人过来了,或许可以借他们的手办事,也免去了许多的麻烦。

黎叔心中计算已定,就没有开口说话,郑天擎则是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连钱少都敢冲撞,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钱少,那两个不开眼的东西去哪儿了?”

“温流被砸到了,先救人!”看到有一个身影过来,朴太衍开口,身影看了下立刻也在边上伸手帮助支撑铁架。

“承焕哥,吧温流背出去。”

朴太衍看着开口的曺圭贤撇撇嘴。

SJ经纪人承焕也冲了过来看着先他一步撑铁架的曺圭贤:“呀,你们3个给我小心点,注意安全。”说完直接背起温流就像后撤。

舞台上金泰妍死死拉住林允儿。

“你疯了啊。”

“可是。。”双眼喊着泪允儿话都说不完整了。

走了没多少路,就是一群等着上舞台,最北最后总结舞台上半年歌曲一位的,后补是少女时代的《Gee》,sj的《sorrysorry》还有ss501的一首歌,反正和朴太衍没什么关系。

视线看到前面故意慢慢拖后的林允儿,撇了下嘴加快几步走了过去。

“咔。”一声轻微的移响传入耳中,朴太衍脚步没停,疑惑的看向自己右侧灯光架,接着撇撇嘴心里吐槽了一下,朋友圈晒小外甥怎么写他可是mbc音乐中心PD啊,要是这种样子的脚手架搭的灯架,在他那边更定是被他一顿骂的,搭的这样高,灯光都装一侧上方,也不怕倒了。

“呀,看什么呢?”朴太衍不断地前行,林允儿故意落后,两人会和在一起。

“在计算这个灯架倒下来,砸不砸的到你!”朴太衍把手上花移到另一边,不给探头过来的林允儿闻。

“有病啊你乱说什么话,这花给我准备的?”直接伸手就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紫色郁金香,不知道谁喜欢?小埋买来的。”皱了下眉看着又要拍他的林允儿:“呀,你个麻烦精不要害我啊,这么多sone在看着。”

黎叔的反应就完美的诠释了章力钜的影响力,郑东升好歹也是东洲略有名气的炼丹师,但人家压根就没有在意,如果不是丹堂这两个字,估计最多就是对他们两个点点头招呼一下就完了。

郑天擎却丝毫不理会自己二爷爷的心思,笑着点头道:“正是正是,黎先生听说过的啊?我二爷爷就是丹神章力钜创立的丹堂副堂主,在中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了。”

说到这里,郑天擎又转头对他两个爷爷说道:“这位是钱小洞钱少,东洲西兴学院的天才弟子,同时也是奔流城的少城主,黎先生是奔流城的客卿长老,受城主委托,贴身照应钱少的。”

郑东升原本还有些不满,这两人居然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才知道,原来人家的来头似乎如此之大,当即就满脸堆笑,放低了姿态道:“原来是钱少和黎先生,久仰久仰!”

西兴学院在东洲声势极高,比起郑东升原本所在的晨星黄阶修炼者学院还要强上半筹,只不过地理位置比较偏,和晨星完全是在东洲的两个方向,所以没什么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