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已经听允儿说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林长生苦笑,这些小辈,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好吧,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林鸿无奈答应下来,抱着狐白走出屋子,他对这件事真的是有些头疼。

“解铃还须系铃人吗……”走着走着,林鸿突然停下脚步,再难迈出半步,因为他感觉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你是,什么?”

林鸿试探着问,莫名之间有些紧张,似乎是本能很害怕与其交流。

“我就是你啊,桀桀。”

脑海中的声音似乎是在笑,可笑的很阴沉。

“系统,我的武力值?”林鸿皱眉。

【宿主目前武力值为:41000】

“奇怪,不是系统……这到底是什么?”林鸿有些慌了神,他之前还以为这是系统的小玩笑。

“我就是你,而且,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吗?”

声音再次传来,带着轻蔑,它,是由基因药剂而诞生的“怪物”,等到时机成熟,他就会吞噬掉林鸿的人格,取而代之,让其变为彻彻底底的杀戮怪物。

“你秘书很牛啊?”

泰妍压低声音问道。子宫进东西会有感觉吗

朴太衍当然也注意到这点了,他看的出那些问候绝对不是对着妹妹去的,而是对着金秘书去的。

眨巴了下眼睛,朴太衍也没明白过来。

洪正焕转过头,他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他们都不够格,平时接触不到小埋,虽然里面小埋身份最重,可是大家只和金秘书打过交道,而艾艾作为你们的明面上掌权人,是今天第一个到的大佬级人物。”

“这样吗?”泰妍不好意思的缩了下脖子,接着看着老公:“怎么办啊,以后都不好意思拜托人家艾艾做事了,好像都是做些小事啊。”

朴太衍也是心虚不已,平时不是让小家伙安排,他也都是麻烦人家金秘书的啊,比方安排私机和司机什么的,前面的私人飞机也就算了,平时喝多没法开车,或者要用车什么的,他们家好像都养成习惯一个电话通知金秘书了,不止是他,泰妍和允儿都是如此。

一群女人直接就在众人的视线中来到了他们这一桌,金秘书看着坐着的三人,立刻挑了一下眉,第一时间抢在小埋之前,在泰妍身边坐下。

“洛大师,这种木材要怎么处理呢?”

洛柠回道:“全部抱去荒郊或者垃圾场烧了就行,问题不大。”

“这么长时间还没用,想必他们也是不准备真用在修建商场上,只是故意造成一段时间的问题,异物如果进入子宫怎么办让你焦头烂额下。”

她很快就猜出了原因。

那一对母子,还要害死朱总继承产业,这商场也就被他们看做是囊中之物。

所以只想给朱总造成一些麻烦,让他分心在这些公事上。

等将来朱总死后,他们将这些木材处理了,再请风水师来布置下,商场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朱总也是聪明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们想的还真周到。”他觉得很讽刺。

然后吩咐人将木材拉走去烧了。

洛柠又让他的秘书却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帮商场布置了一个聚气的风水。

商场嘛,最需要的就是人气。

人气旺了,这个地方也就跟着旺了。

朱总全都照做完,一个劲的对洛柠感谢。

谁知道他是不是和张乃炮、冯逆天一样,喜欢抢夺别人的天材地宝呢?就算不抢夺,要是万一和他看中了同一件天材地宝,那也是没有必要的冲突,还是离得越远越好为妙!

林逸找了一个安静避风的地方,将身上的冯笑笑解了下来,平放在身旁的雪地上,而林逸则是盘膝而坐,对天雷猪招了招手:“过来!”

天雷猪不知道林逸找它做什么,还以为又要给它输送真气呢,顿时十分的开心,就扑到了林逸的身上。

“这小东西是上古灵兽?倒是挺好玩的,是个宠物吧?”赵奇坛不知道天雷猪是干什么用的,不过他左看右看,也没觉得天雷猪有什么攻击能力,或许只是个宠物而已。阴道进异物会有啥症状

“恩……”雨冰淡淡的应了一声,也没有多解释,现在和赵奇坛不熟悉,雨冰自然不可能将什么事情都告诉他。

而杨七七,对于不认识的人,一直都保持着冷酷的态度,小脸酷酷的,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赵奇坛存在一样。不过赵奇坛也不恼,谁知道这小酷妞儿和林逸是什么关系?万一两个人真有什么关系,自己得罪她反倒不美了,而现在,她既然不搭理自己,赵奇坛也不在乎,只要不排斥就好了。

毕竟钱是买不到健康的。

朱总一听笑容满满,“那感情好啊!”

洛大师送的东西,应该不会差。

洛柠对他问:“需要去你家帮忙看看吗?”

对方这么上道,她也就比较负责。

朱总摇摇头,“这倒是不用了,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那地方以后都不会再踏进去。”

所以要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留给那一对母子去用吧。

这次的家具等,全都是他亲自重新去选的,然后让秘书盯着送回去。

也就避免了对方做手脚的可能。

洛柠点点头,龟头顶到宫颈什么感觉“也行,我看你的印堂已经恢复正常,运气和身体将渐渐的恢复。”

“要是有事,你再联系我吧。”

朱总笑着说:“好。”

洛柠帮朱总看完风水就回家了,没过多久朱总的秘书将转包公正合同送了过来。

看了看时间,洛柠给陆洵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洵正在特殊部门开会,见是洛柠的电话,他让大家先休息几分钟,自己拿着手机出去。

果然只有一枚啊!林逸不由有些失望,他本来还想着能跟上次炼制筑基破障丹时候一样,能够多爆出几枚呢!

不过回过头想想,这次毕竟只有一份材料,如果能够成功炼制出来一枚就已经是万幸了,再想要更多的话,那未免有些贪得无厌,这可是会败人品的。

盘膝而坐,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确保精气神恢复到最佳之后,林逸这才开始运转轩辕驭龙诀往神农药鼎之内灌注真气。

毕竟他这一次只有一份材料,如果失败的话不zhidao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一株噬心玲珑草了,所以这一次,就算神农药鼎之内如何变化他无从插手,但至少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日天色大亮的时候,林逸才终于长出一口浊气,缓缓站起了身子。深入子宫是什么样的感受

看着神农药鼎平板电脑上显示的那一句话,林逸心底不由一阵庆幸:“恭喜林逸哥哥,成功炼制一枚。”

筑基金丹不比其他,这在所有四品丹药之中都算是极品的存在,仅仅靠着一份材料。就能够成功炼制出来一枚,除了赞叹韩静静这个天才改造的神农药鼎之外,剩下的,就得感谢运气了。

“没用的,哈哈,天真。”

心魔在嘲笑,实在是林鸿太不了解它,他的确是心魔,却不是普通的心魔,是被基因药剂制造出来的心魔!

“走着瞧吧。”

林鸿说完便不去搭理他,从储物戒指拿出经书阅读,这是修心的经书,是前几日林允抄写出来给他的,他一边走一边在嘴里面嘀咕,莫约几分钟之后,他突然停下脚步。

“我念这玩意干嘛,东皇钟他不香吗?”

林鸿哑然失笑,心魔说白了就还是邪祟罢了,而东皇钟专治各种邪祟,他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盘对坐下,随着东皇钟变大,便直接落下将他笼罩。

“狐白,敲钟!”林鸿大喊一声,命令东皇钟外的狐白。

狐白应了下来,然后用身子去撞东皇钟,只听钟声响起,林鸿顿时瞪大眼睛,喷出一口鲜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魔突然惨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