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要是天阶高手也行,那她也就认了,或者林逸是高级炼丹师也行,那更是抢手的职业,有一百个老婆都不稀奇,但是偏偏林逸什么都不是。

“还好吧。”林逸似是没有听出冰糖的讽刺之言,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不就是觉得,我的实力比你差,所以一直看不起我么?”

对于林逸的直言不讳,冰糖顿时有些尴尬!以前倒是没什么,冰糖哪会在乎林逸的想法?但是现在不同了,有冯笑笑这个师妹在,冰糖怎么也要给冯笑笑个面子吧?现在加上唐韵,林逸的身份就等于是冰糖的双重妹夫了,这种身份,冰糖还真是没办法太贬低他!

“是又怎么样?实话实说,现在你的实力,配不上笑笑。”但是冰糖是个傲气的人,现在冯笑笑和唐韵又不在场,她倒是直言不讳。

“那以你的眼界,什么样的人才能配上笑笑?”林逸不怒反笑的问道。

“天阶后期巅峰,或者黄阶三品以上的炼丹师。”冰糖说道。

“哦,那什么样的人才能配上你?”林逸不能总让冰糖调侃,适时的也会调侃冰糖一句。

蒋妈一听特别乐呵的答应了:“好,你坐着,我给你倒茶。”

萧元起身:“我来泡茶吧。”

实在是蒋妈泡茶的手法太不过关了,好好的茶叶都糟踏了。

萧元反正是喝不下去,这次来的时候,他还专门带了一套茶具来。

他把茶具放到桌上,然后拿了一大瓶水,自己烧水泡茶,那手法真是行云流水一般。

蒋妈看的都觉得萧元泡茶的姿势太好看了,好看的就跟一幅画似的,我在大唐当太监让人看了心里都特别舒坦。

“我拿点心,你等着啊。”

蒋妈拿了一些做的小巧精致的点心,又找出安宁买的几个白瓷盘子摆上放到茶几上。

萧元泡好了茶,先端了一杯给蒋妈:“阿姨,您试试。”

蒋妈喝了一口就觉得特别好喝,至于哪儿好喝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比她泡的味道要好。

萧元这边才泡了茶,魏家铭就来了。

他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带花,就是双手都提满了东西。

“没问题!林老大放心!”飞翼赶紧站起来,腼腆的点头答应。

现在他觉得跟着林逸好像确实不错,连辟地期海兽的肉块都能拿出来当食物,可见林逸的强大。

所以能够有表现的机会,飞翼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郝自立等人明白林逸这是不想暴露飞碟的存在,免得引起别人的觊觎,其实在他们林逸未免太过小心了一些,中岛不比东洲,除了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其他人的实力想要强抢林逸,还真未必够格。

不过林逸既然已经决定,他们自然不会去多嘴多舌的说些什么,超级风流太监系统免得引起林逸不快,解毒的日子就更是遥遥无期。

中岛的轮廓已经显露出来,林逸将飞碟停在高空,打开舱门让飞翼先出去,化为山鹰本体之后飞在飞碟下方。

余下的几人一一落在飞翼背上,林逸最后一个出来,顺手将飞碟收起,等他坐下之后,飞翼一展双翅,往中岛极飞去。

少顷之后,飞翼就降落在中岛外围区域,这里除了海兽不能来之外,对其余种族都没什么限制,所以也不会有人来管他们。

事实证明,当地人为了保证医疗队医生们的安全也确实是煞费苦心。在明确了医生们要坐诊的区域后,孙立恩见到几个不知为何穿着切尔西球衣的本地人拎着柴刀和一根粗麻绳走了出来。武装警卫稍稍靠拢了一些做出了防备动作,而他们则把麻绳套在脚上,用嘴叼着柴刀开始爬树。

那棵看上去得有四五层楼那么高的树,他们居然只用了十来秒的功夫就爬了上去。孙立恩对这套技能看的极为眼红,要是自己能这么爬,以后去儿科请老师来会诊岂不是又快又方便?

五个本地人砍光十二棵椰树上所有的椰子,一共耗时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医疗队的医生们就能在保证头部安全的情况下开始接诊了。

孙立恩今天的任务是负责内科问诊——原来预定今天要出诊的内科梁医生身体不太舒服。大唐开局推到长孙皇后听骨科的医生说,可能是走路太多,有点疲劳性骨折的先兆。

至于孙立恩嘛……反正已经拿到了执医证,孙立恩至少可以充满着自信来给人看病了。

·

·

·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不像是肺炎。”孙立恩接诊了几个理应是呼吸内科的病人。主诉基本都是发热,乏力和头部血管跳动疼痛。诊断过程还算顺利,状态栏也确诊只是轻微感冒。全过程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费利佩翻译的有些费劲。

“这些人说话是带口音么?”给这个病人开出了两粒布洛芬后,孙立恩转头对满头大汗拼命喝水的费利佩问道,“我看你翻译好像挺费劲的。”

“他们说的都是本地土话。”费利佩又喝了一口水,“土话里没有那么多用于形容症状的词汇,比如刚才说的那个什么……血管跳动疼痛。”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土话直接翻译过来就是‘我的脑子里有一头瞪羚。’”

当地土话缺乏严谨的语法和足够丰富的词汇。所以当地人会将一些名词原封不动的拿来充当形容词。我在大唐当盗圣比如“瞪羚”,既可以表示跑得快,也可以表示跳得高,甚至可以拿来表示身材匀称或者干脆形容“跳跃状的”。反正怎么用都行,而具体的区分就只能靠翻译自己去理解。

孙立恩深表同情的看了一眼费利佩,看样子今天他得多吃些肉包子才能把消耗的脑细胞都补回来。

而在神州国内,因为战火影响,各种料子价格持续走高,直把翡翠国商人们嫉妒得发疯。

前面三十年的开放让神州积累了数以亿钝的料子,就算现在翡翠绝种不再有,神州拥有的料子都能让神州消耗数十年无忧。

一边是日益走高的翡翠市场,一边是冷冷清清的出产地。天上地下的巨大反差让翡翠国的一手大佬们心急如焚。

被逼无奈之下,矿主和老板们只能舍近求远,把料子从海路绕几千公里送到香江,再由香江送进神州。

一来二去,运费不说,赚的却是比以前的少了。更苦逼的是,香江那边的老板一个比一个黑,第097章吃掉长孙无垢就连彭建彭老大的面子都不买账。

红火了三十年的翡翠生意一落千丈,买方市场大过卖方市场的结果,那就是昔日的金饽饽变成了现在的烂白菜。

每个以做石头为生的货主都希望野人山大战能够早日结束,要不然,那些翡翠也就只能变石头!

但一线矿主大老板们却是知道,就算是野人山大战完结,翡翠再想要进入神州也非常的困难。以前那公斤料都能卖发财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还了。

手术和药物只能治疗一时的疾病,一双鞋只能让他在鞋还没有坏的时候原理沙蚤病。要真正解决沙蚤病,只能让当地人富裕起来,至少富裕到能够购买一双属于自己的鞋的地步。

但这个真正的治病良方,却是医疗队开不出来的。

孙立恩满怀感慨的看着治疗,然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开始给当地人看病。一个小小的村庄,大概也就两三百人口。但几乎人人身上都有病,而且大部分都还是慢性病,这让孙立恩很是诧异。

午餐是当地人提供的椰子和医疗队自带的新鲜采购的鸡肉。在钱益红的建议下,大家一致决定今天体验一下椰子鸡的味道。

清甜的椰汁把鸡肉煮熟,配上自带的酱油和当地的柠檬汁和辣椒,味道竟然还算不错。

“要是有沙姜就好了。”钱医生吃的挺开心,不过还是有些遗憾于条件受限。沙姜就是山奈,作为一种既可以食用又可以药用的植物,在我国南方地区有广泛种植。只可惜在非洲实在是找不到。

大家一起吃椰子鸡,最大的问题就是锅不够用。当地居民看到了医生们的吃法后也开始模仿了起来。鸡肉和椰子都是现成的,但没有酱油做蘸酱味道实在是差了一些。于是用餐开始后大约半小时,医疗队带来的一瓶酱油就被当地居民全都要光了。

孙立恩吃了个七七八八,正准备撕个馒头收尾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有人在呼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