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也是发表了一些感言,感谢众人对神犬的喜爱和支持,他会一如既往的让神犬带来更多的快乐。

听到周宇的话语,许多人充满了不舍,神犬戏份的拍摄完成,就意味着三条神犬要离开美国了,在这一个多月之中,他们熟悉了有三条神犬陪伴的日子,现在一离开,他们也只有在网络上才能够看到了。

从傍晚开始拍摄到现在拍摄完成,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然是深夜了,海滩上的这些人能够留到现在,足可见对于神犬的喜爱。

再次感谢过后,周宇和布莱德等人回到了居住的酒店之中,同样得到了酒店工作人员和游客们的热烈欢迎。

在酒店的餐厅中,他们吃了夜宵,补充了一下拍摄消耗的体力,在吃饭的时候,布莱德和安德鲁回忆了一下这一个多月来的拍摄,到处都是快乐,这绝对是他们最难忘的记忆。

在年轻人蹲下来之后,米菲兴奋的摇着尾巴,扑到了年轻人的身上,不住的用舌头舔着,而之前趴在地上的米修,则是往前移动了几下,爪子灵活的将这年轻人皮带上的游艇钥匙拿了下来。

在得手之后,米修汪汪叫了一声,然后便叼着钥匙,朝着远处跑去,而米菲见状,宝贝儿要用小雨伞嘛也是放开了年轻人,然后做了一个鬼脸,跟着自己的哥哥飞快的消失不见。

年轻人看到这一幕,不禁苦笑了一声,这两条狗是在戏弄他啊,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出了海滩,丝毫没有注意自己身上的游艇钥匙,已经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精彩的表演,布莱德再次欢呼了一下,而周围的观看的人群,更是充满了惊叹,纷纷拍照,虎子和大宝小宝太聪明了,而且拍摄一次就直接完成,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接下来的剧情并没有立刻开始拍摄,而是等到大海中的风浪加大之后,才开始继续拍摄,之前布莱德和美国的气象局方面进行过联系,今天海洋上的风浪会变大,所以,才把拍摄时间定到了今天。

风浪来袭之后,后续的剧情就简单多了,米修米菲和石头汇合,三条神犬一块上了游艇,将钥匙插进去启动游艇之后,石头趴在方向盘上,开着游艇朝着海中而去。

第二天一早,玉阳子起床,在天井里练气,做着各种动作,打得行云流水。

方川见了,就知道,这是高人把炼气的功夫,跟体术融合起来,激发身体的潜力,竭力消化灵气,容纳己身。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灵气充沛,老婆 帮我带上小雨伞打坐炼气比这效果好多了。

但是,因为地球灵气越来越稀薄,所以必须用体术结合起来,把身体当熔炉来练。

“他们的修炼方式,虽然效果不好,但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这样的炼法,没有奇遇恐怕最高不过炼气四五层。”

方川不由摇头,他想了想,打算有空的时候,改良一下玉阳子的炼气方式。

不过,这也不是一拍脑袋就出来,他只是默默记了下来。

“方先生早。”玉阳子把一套内家炼气的功夫打完,吐了一口悠长的气,就来到方川身旁。

方川点点头道:“道长早。”

“方先生。”玉阳子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这一次来赤水县,还是受了刑警队李队长之托,过来帮他办一件棘手的案子。”

不过拍了一会,杜采歌发现主摄像冯灏不能很好地把欧阳立言扮演的特质抓下来,咔了两次后,他干脆把冯灏踢开,自己去掌镜。

这位欧阳立言先生的表演更偏向于舞台表演,宝贝帮我拉下拉链比较夸张,大荧幕经验非常少。

在之前做介绍的时候说过,他只是跑过几次龙套。

但是恰恰是这种夸张的舞台剧表演方式,杜采歌觉得用来饰演冯先生非常合适。

冯先生本就是一个疯子。

杜采歌不需要他演一个生活中的疯子,一个非常逼真的疯子,或者一个非典型、非常有特色的疯子。

而希望他演一个大众认知中疯子的形象。

疯疯癫癫,手舞足蹈,再加上他本来的英俊相貌,那种强烈的违和感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冲突,实在是非常抓眼球。

杜采歌有种感觉,抛开别的不论,仅仅是冯先生的表演,自己拍的这一版本,很可能会超越陈无极的版本。

杜采歌越拍越兴奋,甚至不想停。

但是大家都需要休息。

挨了打的贱民们纷纷把骚包分发下去的百元大钞交在特勤手上,特勤拿到了钱转手就递到骚包手里。

“sir,我们已经把pollute赶走。这些钱请您收回去。这些贱民不配得到您的施舍。”

土得掉渣口语极重的日不落语让骚包错愕,宝贝儿你点的火你负责灭直到金锋在旁边说了两句,骚包这才听懂了对方说的话。

装逼不成的骚包悻悻笑了笑,暗里郁闷得不行,扭头就走。

而那些贱民们则友好的冲着骚包合什感谢,脸上丝毫不见些许的难过。

经过这小小的插曲让金锋骚包和纹葛对这个神奇的开挂的国度有了最直观的了解。

在城里半天都没找到车行,逼不得已只能雇佣了一辆牛车驮着三个人出城奔向下一站。

刚才的施舍事件差一点就让完全不懂天竺语的三个人暴露。金锋狠狠收拾了骚包一顿,骚包赶紧拍着胸口向金锋保证再不会有下一次。

金锋最是不想带骚包出来寻宝,这个事逼总是给自己找麻烦。

“可以。”

次日早上,杜采歌开车,先去接了刘梓菲。

让他有点奇怪的是,刘梓菲住在酒店,而不是她父母家。

“怎么,和你父母吵架了?”驱车前往那处拆迁地点的时候,杜采歌问道。

“是啊。”刘梓菲淡淡地笑了笑,表情显示她在抗拒这个话题。她没有说下去,目光看着车窗外。

杜采歌有点摸不透,宝贝帮我好不好又觉得以自己的身份似乎不该追问。

过了一会,刘梓菲主动说:“昨天我问了同学,如果后期制作把大槐树加上去,保证效果逼真的话,最便宜的公司也要收大几万块。”

杜采歌忍不住扭头看了看她。

她今天穿着深色耐脏的衣服,戴了一顶棒球帽,扎着马尾,显得非常干练。

整个人的形象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或许她之前自己拍《时光》的时候,就是这样?

不过其实这还不够。

坐在导演椅上,拿着导筒,你就别惦记着自己的性别。

进入天竺境内混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金锋那黢黑的脸和皮肤径自跟天竺人近乎完全无二,丝毫不引人注意。

特别是金锋那瘦得不成样的身体,更是天竺低等种姓的标配。

“达斯。看什么看?快点。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到西隆。赶紧去找台车。”

耳畔传来纯正日不落语的叱喝,还有压抑的不满。背着大包的金锋慢慢偏头过来,眼睛一抬就给了骚包一个鹰视狼顾。

穿着一身西装、皮肤白皙头发卷卷留着络腮胡的骚包咳咳两声,给了金锋一个抱歉的眼神却又更加严厉的训斥起来。

“赶紧去啊!我们需要车子。给我买车去!”

嘴里叫着,骚包又对着自己的另一个侍从纹葛大声吆喝。点燃了雪茄烟再拿出最新款的水果手机叽里哇啦飙了一通流利的日不落语。

最后冲着边防特勤点点头大大咧咧的叫道:“他们都是我的侍从。我和我侍从的身份证在这里都被偷了。”

“我要新德鲁打电话,你们就等着被开除吧。”

刘浩和李梦晨在听到明天李自强主任明天就要出院,他们俩也就快速的来到了李自强主任所住的那个单人的病房。

如今的李自强主任的气色可是好多了,看样子也是到了出院的时间了。

而现在的老阿姨正用手扶着李自强在病房里面慢慢的走路,就是这么一瞬间,刘浩感觉到以前的那个李自强主任又回来了。

可是刘浩在认真的看的话后,看到李自强主任的那个双眼的眼神,刘浩也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因为李自强主任的拿个眼神依旧是如孩子似的,有些朦胧的感觉。

老阿姨看着来到病房的刘浩和李梦晨,也是微笑的开口:“呀?你们回来了啊?怎么这么快啊?”

听到老阿姨的话后,李梦晨开口:“嗯, 是的。”

说话间,老阿姨就将李自强主任扶到了病床上,随后就伸手拉着刘浩和李梦晨来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随后,老阿姨就从一个特别豪华的水果篮上拿出水果递给了刘浩和李梦晨,然后老阿姨开口:“这个水果篮是梦晨的爸爸妈妈送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