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浅云的一再坚持之下,邓桂芝最终还是收下了钱。

两人联手将杨德坤重新送进了医院。

因为杨德坤情况比较严重的关系,苏浅云还特意给他请了一个专门的护工。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刻。

“妈,这个是我办公室的电话号,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

邓桂芝双手接过写着苏浅云办公室电话号码的纸条,一时之间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竟一把抱住苏浅云嚎啕大哭起来。

……

杨洛在离开医院之后心中也一直惴惴不安,赶到化肥厂的时候,不知不觉额头竟然溢出了不少细汗。

“小杨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啊?”

正在清点货物的王朝阳,回头看见了杨洛。

心说这麦克斯刚刚开业,照理来说杨洛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

杨洛招了招手,示意王朝阳过去。

“什么事儿啊小杨哥?开个小超市怎么经营我这边还忙着点货呢!”

纵然这么多年他对杨德坤和邓桂芝早就已经恨之入骨,可是终归一想到杨德坤蜗居在桥洞下面,苟延残喘的模样,杨洛还是会心神不宁。

但是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自己出面,交给别人他又实在是不放心,所以只能找到了王朝阳。

了解到事情的紧迫之后,王朝阳二话不说,放下手中的活儿立马赶往了医院旁边的桥洞。

结果却并没有发现杨德坤和邓桂芝的影子,四下打听之后方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在前一刻住进了医院。

“医生,我想请问一下杨德坤的病情怎么样?顺便给他缴纳住院费。”

王朝阳在医院找到了杨德坤的主治医生,一个四十岁左右名叫杜宪明的中年男子。

“杨德坤?他的住院费已经有人交过了,还一次就交了一万块钱。”

杜宪明心想,前段时间杨德坤一家人还在为钱的事情犯愁。

结果不来则已,一来就来了两个不差钱的主儿。

王朝阳眉头微微一皱,什么人会为杨德坤交了一万块钱的住院费呢?

当他的配置内饰在大屏幕里展现出来的时候,很多小众收藏家富豪们兴致一下子起来。

随着弗里恩的话音落地,古董劳斯莱斯从十万刀飙升到五十万刀,短短半分钟后就飙涨到一百三十万刀。农村小超市的经营方法

一百三十万刀打破了金锋创下的一百一十万刀的记录,人们纷纷鼓掌祝贺。

吴向明的虚荣心得到了异常满足,这个逼装得还不错。黑黑的脸上挂着一抹得意,故意的朝着金锋的方向注视了几秒,挑衅意味十分明显。

七世祖毫不客气冲着吴向明竖起中指。顿时就将吴向明气得脸更黑了。

都在南海曾经建过国的两个大家族,七世祖还真不怕吴向明。

当年的包家还曾经跟吴向明家通过婚,轮到辈分,吴向明还得管七世祖叫阿叔。

敢在阿叔面前装逼,分分钟就给你收拾了。

没规矩。

这当口,劳斯莱斯的价格飙升到一百九十万刀,最终落槌成交。

这个价格再一次刷新了新的记录。

介绍完虎子和大宝,周宇指着道:“对于小宝,你们应该深有体会了,它的性格就是调皮捣蛋,爱玩爱闹,而在剧本里,它起到的作用就是开心果,制造出各种的笑料,所以,你们要对它抱有耐心……。”

之前的二部猫狗大战,其主角都是一条狗,基本都是新手状态,一脸懵逼,什么都不懂,而这三条神犬就不一样了,虎子的领导气质加上大宝的沉稳,二楼商铺适合开什么店与小宝的调皮捣蛋配合在一起,堪称完美。

等到讲述完三条神犬的性格之后,周宇笑着对虎子和大宝道:“虎子,大宝小宝,去跟你们在电影里的主人打声招呼,熟悉一下吧。”

此时,布莱德回到了这里,笑着说道:“周,它们现在的名字,已经不是虎子,大宝小宝了。”

周宇顿时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石头,米修,米菲,快去找你们的主人去吧。”在电影中,虎子的名字叫做石头,看起来很不起眼,可是却能够在关键时刻,挥出极强的能力,拯救世界,而大宝和小宝,就是叫做米修和米菲了。

虎子和大宝都是站起身子分别朝着自己在电影中的主人走了过去,而小宝听到这个名字,颇为不满的挥了挥爪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朝着周宇汪汪大叫着,似乎在说,这名字太挫了,你要给我换个名字。

“这是浅云,咱们的儿媳妇儿!”

当说到“儿媳妇”三个字的时候,邓桂枝很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因为作为公公婆婆,这个称谓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受之有愧。

实际上,杨洛和苏浅云在泗水县的生活情况,他们一直以为来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了解。

本来杨德坤这事儿要是就以前情况来看的话,邓桂枝即便脸皮再厚,也绝对不可能去找苏浅云。

可最近这段时间,杨洛和苏浅云在泗水县可谓是大红大紫。

加上杨德坤又危在旦夕,小型超市所以邓桂枝不得已才想到了苏浅云。

而实际上,她去找苏浅云的本意不是要钱,而是借钱。

“这里有两万块钱,你们先拿着,要是不够你再托人来找我。我们先送爸去医院,他的病不能再拖了。”

苏浅云将自己怀里的小包塞到了邓桂枝的手上,这种没有钱只能看着等死的无助,苏浅云在杨依染生病的时候就已经深有体会。

要自己无能为力那自然另当别论,可现在自己有办法,如果坐视不理,她一定会良心不安。

要想富,先修路。

路太窄,致富速度自然慢。

“临江公社一直都想兼并咱们的一大队跟二大队。”严劲松也是叹了口气,“他们公社书记石建中跟乡长白兴义,一直在谋划这事情。”

“想吞并咱们公社的,又不只有他们公社,青山公社不是也有想法么?”刘福旺无所谓地说道。

刘春来不吭声。

马文浩既然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询问自己意见。

想要拓宽这条路,就必须得临山公社点头。

临山公社就在省道203上面,往左是通向洪山镇,往右是去县城的方向。

马文浩看着刘春来,“我觉得之前你们修建通向望山公社道路的方案很可行,利用招工名额换取他们的支持。”

“马乡长,招工名额的事情,可以提供一部分,在前期不会太多。”刘春来也没拒绝。

这就让马文浩心中有数了。农村开超市的技巧

就怕刘春来不同意。

招工肯定要符合条件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电梯终于恢复了正常。

刘梅回到寝室后,便直接上床睡觉了起来。

“干嘛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回到寝室后,见叶飞不在,于是疑惑道。随后将电脑打开,玩起了游戏。

一小时后,看见叶飞上线了,想必是回来了,于是将帘子拉开伸头看了一下,但并没有看见他。

“自己的电脑不玩,偏偏要去网吧,哎”季风辰摇摇头说道,随后将帘子给拉上。

叶飞正在秦洁的不远处坐着玩游戏,时不时的往秦洁那边看去。

你那呢?季风辰在游戏里私聊叶飞。

网吧呢,就咱们去的哪个网吧的隔壁一家。叶飞回复刀。

下午的体育课你去上么?季风辰问道。

去吧。叶飞说道。他自己也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我下午去上课,你也去一下吧。季风辰说道。

好。叶飞答应道。

突然间没有兴致玩游戏了,于是季风辰便关上了电脑,到床上睡觉去了。

公社小无所谓。

反正不指望公社这点钱来给四大队配套。

基础投资啥的,最大的来源是县里财政补贴,那是地方统筹跟上交提留款构成的。

不并入其他大队,这些收入,县里也是不会少的。

“你们来得正好,正要找你们呢。”刘福旺父子两人来找严劲松跟马文浩的时候,两人正要找他们。

马文浩这个新任乡长,确实也当得憋屈。

连个独立办公室都没有。

放眼全国所有乡镇,也就只有幸福村能看到这情况了。

严劲松本来就拥挤的办公室再加上一个乡长办公,拥挤情况可想而知。

刘春来有些意外,难不成也是为了吞并周边公社的大队而找自己?

“我们计划拓宽从公社到203省道的这5公里道路,你看如何?”马文浩直接问刘春来。

203省道距离幸福公社五公里,去县城,必须经过这条道路。

省道是双向双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