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雕像适当的站出来,引领着杨云帆,如何调整状态。

“你们几个,也跟着我一起呼吸。记住这种感觉,可以帮助你们提升血脉潜力。”玄武石雕指点了杨云帆之后,又看了青铜仙鹤,金太郎一眼,最终目光落在杨老爷子的身上。

杨家的两个后人,才是它真正关心的。

“好!”

除了杨云帆,大伙儿也都感觉到十分的疲惫。

这个不周神山,到处都存在奇特的场域,压制他们体内的神力运转,别说是神力外放,就连维持着体力,都非常艰难。

“呼,吸……”

一行人在某一处山峰的脚下,暂时停留了一会儿,跟着玄武石雕学习呼吸吐纳,一个个胸腹起起伏伏,口中不时吐露着璀璨烟霞气息。

“咦?”

“这呼吸吐纳术,有点效果。”

“就这么几分钟下来,我好像不累了,体力几乎都恢复了。”

刚才,一行人胸口灼烧无比,就连大口呼吸都很痛。

“恭喜老爷子,破开枷锁,踏入神境。”看到这一幕,青铜仙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喜无比,忙不迭的跑过来,对杨老爷子大拍马屁。

“爷爷,恭喜你!”

杨云帆也很高兴。

杨老爷子跟着他一起爬山,虽然疲惫了一点,可一下子就冲破了枷锁,踏入神境,这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要知道,地球上,除了他之外,目前踏入神境的,可都是举世无双的天才,杨老爷子哪怕有着自己的帮忙,可能够这么快踏入神境,也是不简单了。

“只是运气好,运气好而已。”

杨老爷子谦虚了几句,叫老公不叫做到你叫为止心里也很是高兴。

他知道自己的情况,距离神境还很遥远呢,怎么来了这地方,爬了一阵子山,就莫名其妙的突破了?

这地方,不愧是仙域啊!

就是不一般。

“我虽然没有突破的征兆,可体力确实好了不少。”

“这呼吸吐纳术,不简单啊。”

另外一边,杨云帆暗暗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虽然他实力提升不大,确实有一些效果。

当时朱棣的老脸都黑了,一旁的徐皇后嘴角直抽,这个儿子,真是太有才了。

朱棣当时就进了聊天群。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陈通,你不要老是数学思维。”

“整点人能听懂的,比如举例说明。”

............

陈通翻了个白眼,没有数学思维的人,真的很可怕。

陈通:

“很简单的例子,这里有一百万钱,你跟十个人一起分,你的得到的多?”

“还是你跟一百个人分,你得到的多?”

............

朱棣想也没想,这问题还用问吗?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当然人越少,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分的越多。”

他经常去草原打秋风,抢来的牛羊经常分给手下,这事门清啊。

......

陈通一拍双手,果然只有说钱,这道理才懂得快。

可是,他们跟着玄武石雕呼吸了一会儿之后,便感觉到嗓子生出津液,滋润了不少。

就连身体内部,也有一股奇异的能量,从血脉之中分泌出来,让他们的筋骨的力量,跟着提升。

这其中,杨云帆和杨老爷子的感受,最深刻!

毕竟,他们都是杨家的血脉,拥有修炼【混元无极圣体】的潜力。

“轰!”

突然间,九天之上,有一道道劫雷闪烁。

无尽遥远之外的次元虚空,更是浮现出了一丝奇异的法则之力的波动。

到了某个程度,法则之力化成了一份天道赐福,直接降落下来,落在了杨老爷子的身上。

“哗!”

杨老爷子被笼罩在一层棕色的光芒之中,整个人神采飞扬,其背后的虚空之中,更是弥漫出出淡淡的玄武虚影,他额头上一抹棕色的竖纹,缓缓开启,神眸流转,最终在其灵魂深处,凝聚出了一枚暗棕色的神格。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

众人都没有预料到,杨老爷子会在这路上,踏入神境。

“这……这是灌顶!”

红袖惊呼而起。

灌顶大法是一种神魂的传授方式,教导者把自己的某一段记忆导入到受教者的脑海中,每次做的时候都叫得大声这种传授方式最是伤害元神,尤其是教导者,这种感觉就像是把自己的脑细胞抽取了部分给别人使用,自己被抽走了细胞自然就没了。

所以这种灌顶大法,不是教导者知道自己寿元将近,命不久矣,轻易都不会使用。

红袖万万想不到风行烈居然直接就给自己使用了灌顶大法,尤其是风行烈的兵魂本来就已经虚弱,还强行“移植”一段记忆给自己,这岂不是伤上加伤!果然,风行烈再次传来的声音已经变得更为颤抖:“红袖,我有意传授我的衣钵给你,你可愿意?”

“师傅!”

风行烈的本事红袖自然知道,比自己血煞宗老祖只怕还要博学得多,她那里会不答应;而且她也是切身体会到风行烈对自己的关怀备至,就算风行烈不收自己做徒弟,红袖的心目中也是把他当作自己家中老人一般尊敬。

“好……好……”风行烈收的佳徒,连声叫好,又感觉说道:“你感觉撑着现在好好感悟‘天魔雷音’,我虽然是已经把功法灌顶给你,能感悟到多少,还看你自己的悟性!”

沈白露听见谢继宁这话,委屈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她用手背抹了下脸庞下的眼泪,为自己辩解道:“我想你、想见你、想……”

谢继宁冷冷地讥笑出声,“沈白露,看来你还是没有清醒啊!”

想他?

这可是他今年度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做到你身体记住为止

“我从来没有这一刻清醒,我后悔了,继宁!”

“谢继宁,我后悔和你离婚了,离婚后的每一晚,我都是想着你才能睡着的。”

“继宁,我们复婚,好不好?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女人的。”

沈白露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自己最想说的那句话。

我们复婚吧!

谢继宁都懒得看脑子不清楚的沈白露,他侥有兴致的看着这阁楼里挂着的那件男式大衣。

“那,程隽怎么办?”

沈白露莫名其妙道:“程隽只是我从小到一起长大的哥哥,我和程隽,是清白的,我并没有背叛你,背叛我们的婚姻……”

谢继宁看着面前这一张娇花一般妍丽的脸庞,突然有一种恶心到想要作呕的冲动。

苏锐走在苏炽烟的身边,觉得极为的不自然,手好像都不知道 该往哪里放。

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像极了小朋友初次到学校报名的样子。

苏耀国走到客厅,伸手指了指沙发,说道:“坐。”

事实上,这个时候紧张的不仅是苏锐,苏耀国也是一样的。

他事实上也有些不自然,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炽烟,烧水沏茶。”

在最初的喜悦过后,老爷子发现 ,自己竟然也不知道 该说什么好了。

毕竟,在这之前,父子两个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相处过。

苏炽烟连忙起身泡茶,她都感觉到了浓浓的尴尬,不禁苦笑不已。好想弄坏你又叫

苏锐盯着苏炽烟的动作:“喝什么茶啊?”

苏炽烟的身材饱满,从上到下都是魔鬼曲线,充满弹性的臀和腿被包裹在紧紧的牛仔裤里面,因此,这种弯腰烧水的动作,真的是很能吸引男人的眼球。

当然,苏锐也只是在不自然之下,无意间瞄到这个画面的。

“隋炀帝的人口大爆发,或许就是,大力度的清查了这些人口,才造成了人口的增加,并不是自然增长。”

“人口增长,并不能说明,修建大运河没死那么多人!”

…………………………

皇帝们顿时一愣,对呀,你也不能排除这个方面!

毕竟,世家门阀为了少交税,经常会隐匿人口和田地,从而造成纳税人口的减少,也使得封建王朝自己统计的人口,大大的少于实际人口。

汉武帝的末期就是一个非常大的例子。

反神先锋(上古人皇):

“陈通,凡事都要用统一标准衡量。”

“你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咱们要严谨啊。”

………………

幻海之心:

“对,你刚才的推论,就存在这个漏洞。”

“我给你个机会,修补一下漏洞。”

…………

陈通没有任何意外,因为,隋朝的人口暴增,是有一方面这样的因素,这也是人们对隋炀帝功业的一个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