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柳溪的小脸直接一绿。看夜雨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那我就跟姐姐一起嫁过去!”柳溪气鼓鼓的接过夜雨递来的电话说到“其实都没必要给我妈妈打电话的,打了电话她会担心的.......”柳溪犹豫了一下说道。

“姐姐带着手机呢,要是妈妈回家发现我们没在家的话,会给姐姐打电话的啦。”柳溪想了想又把手机递给了夜雨。

“那敢情好啊,买个姐姐送给妹妹,买一送一,还是性感的小姨子,哈哈哈哈,绝了。”王豪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也就只是当作是一个小玩薛而已........从这里就可以看的出,王豪同志不过就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富二代而已.......

“那.......那就等等柳云放学吧,然后咱们去吃饭。”夜雨想了想确实有道理,反正有自己看着能出什么事儿。

“那咱们怎么去啊?你看我,我,我媳妇儿,你,你媳妇儿,柳溪柳云,六个人,你有车吗?”王豪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随后说到“不然我叫来俩司机?”

“真不愧是富二代啊,张口就是叫司机,算六个人还得掰着手指头算?您真是天才啊.......”夜雨无奈的说到,若宠入骨小八老爷19楼车他确实没有,不过啊他有一头能坐下大家的狼,就是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坐啊,夜雨怀疑要是二哈变身的话,柳溪可能还好点,柳云可能会被当场吓晕过去.......

“那不然咋办嘛?打车?”王豪无奈的说道“总不能是地拐着去吧?我可告诉你离得可远了,欸,对了,你想不想吃烤羊?那还有烤全羊呢。”

“烤全羊???”夜雨突然觉得自己的口腔之中开始分泌口水这种东西,这东西貌似自己也仅仅只是听过啊,还没有合适的机会品尝这种美食,相比于涮羊肉来说,豪放的啃个羊腿貌似更符合自己的口味哦~

夜雨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眼睛开始发亮的问到“欸,你说的那个地方,风景怎么样?”

王豪愣了一下“风景?挺好的啊,我说的那个地方是个私家菜馆子,羊肉都是从内蒙草原弄来的鲜羊,现吃现杀。那边有个湖,有柳树啊什么的,晚上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倒是挺好看的。还养了几只天鹅,但是天鹅不能吃啊!若宠入骨全文小八爷那个老板还是挺有实力的,我爸看到他都挺客气的。”

“真是奇怪了,我头一次见到这么抗造的商务车。”

这样说着,李全福打开了商务车的车门,探着身子朝里面看去。

他越看越是震惊,猛地收回了身子,用不可思议的双眼看向了车主。

“这车是你的?”

李全福瞪着牛蛋一样大的眼睛问道。

“车不错吧?”

秦惊龙笑眯眯的反问道。

“不错,不不不……你在戎部什么职位?”

李全福结结巴巴的问道。

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辆车的不凡,乃至面前这位车主的不同寻常。

商务车撞了法拉利,却丁点事没有,这本就让李全福感到奇怪。

如今细细观摩车里的内饰、中控台等等地方。

李全福有了进一步的猜测,这是戎部的专车,整个龙夏怕是都找不出第二辆。

“你猜猜看!”

秦惊龙淡淡说道。

李全福:“……”

他心中瞬间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谁知道,她没把他撩的欲罢不能之后,自己潇洒的拍屁股走人。倒是正中他的下怀,差点被他收了!

等等。

那他们结婚的时候,他还一副“各自安好,各自独立”的表情干什么?纪茉季若尧是亲叔侄吗还有他们前不久的接触,他都是一副“妈妈不让我跟你玩”懒得搭理她的样子!

所以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一方面看不起她,一方面又想睡她,真的是太狗了!渣狗行为!

“薄言,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

她也被他高冷禁欲的外表给骗了,什么高冷男神,分明是衣冠禽兽!

“我知道。”薄言居然还点头,一脸的理所当然。

“但是。”薄言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眼睛离她很近,桃花眼明明显得有点轻佻。但长在他的脸上,却无端端多了几分薄凉的情绪。可现在,这双桃花眼却异常的笃定、平静,好像他说的都是什么亘古不变的真理似的。

“我只想睡你一个人。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

费县,距离金都不远的一个县城。

县城不大,但是人口挺多。

面包车行驶到一个老旧的街区,街道很窄,但是街道上的人非常多,面包车只能缓缓前进。

林云坐在面包车的副驾驶,望着车窗外。

“嗯?孤狼!”

林云突然发现,刚刚自己目光扫过的一个人,长相和身材好像孤狼。

因为车子前行,林云只是看到了一眼。

“老哥停车!”林云连忙大喊一声。

孙亚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将车停下。

林云二话不说,连忙拉开车门,然后往后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黑压压的人群,若宠入骨为什么找不到林云目光不断寻找,却已经完全找不到。

“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我产生幻觉了?”林云揉了揉眼睛。

“嘀嘀嘀!”

这时候,跟在后面的一辆车,已经按起催促的喇叭,林云只好坐回到面包车副驾驶。

“林云,怎么了?”孙亚楠开口询问。

虽然夏思雨很讨厌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但是因为他吻得太温柔,导致她也没有那么反感。

一个吻之后,两个人都气息咻咻的。夏思雨歪着脑袋,毫不扭捏,一脸严肃的问他:“薄言,你是不是早就想对我下手了?”

薄言勾起笑容,点头:“是。”

妈的!他竟然回答是!

这个死男人,早就心怀不轨了!

夏思雨气的咬牙:“什么时候?”

是不是那时候,他们两个睡在一起,她不小心扒了他裤子那次?

记得在那之前,他看到她都是一脸嫌恶的。

薄言说:“在跟你上过床之后。”

那不就是七年前吗?

那也就是说,在他们发生过关系之后,他就天天想跟她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

妈的这个死色狼,大混蛋!他竟然骗了她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告诉她!

她之前甚至还口出狂言,想要看看薄言被她诱惑的样子。因为他看起来太过冰山,越是不想接近,她就越是想要去撩他。

“等一等!《叔途同归》傅青珩阮软”林云叫住他。

“大哥,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光头墨镜男有些紧张的看着林云。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别看这光头墨镜男之前气焰嚣张,看到林云有枪,他立马变怂。

“我们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既然把你车撞坏了,当然要赔。”

林云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兜里摸钱。

摸了半天之后,林云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一元钱。

“这是赔你的钱,钱收好,事儿也就两清了。”林云淡然说道。

看到林云拿出一块钱,墨镜男的脸色很难看,这摆明了就是在调戏他啊,但他看到林云有枪,只能干笑点头。

“谢谢哥。”

墨镜男接过钱,然后灰溜溜的就走了。

“呼……,好险。”

面包车司机孙亚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紧接着,孙亚楠扭头看向林云。

“林……林云,你那枪……”

非常清脆,非常悦耳。

与之伴随而来的,则是徐静兮轻叫了一下,随后她立刻俏脸通红,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姑娘,说道:“小梧桐,你干什么啊?”

得,那个喜欢打姐姐屁股的小辣椒又来了。

尤其是……喜欢当着苏锐的面来打。

“姐,你的屁股又翘了!”小梧桐说道。

这丫头一边说着,一边雀跃着,开心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