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做了决定,丹妮娅毫无异议,于是两人继续上路,前往最近的节点位置。

一个多时辰之后,两人顺利靠近了目标节点,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但越是接近节点,黑暗魔兽一族的守卫力量就越是密集。

丹妮娅的实力等级虽然在林逸之上,但潜踪匿迹的手段却远远不如林逸,这时候就显得有点拖后腿了。

两人隐藏在一处隐蔽的小丘背后,看着小丘那边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严防死守的场面,暂时没想到如何才能无声无息的通过这些守卫,到达节点位置。

“司马逸,要不然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把他们带走,你趁机突入进去吧?只要你能顺利完成任务,我们就在下一个节点附近汇合,你觉得怎样?”

丹妮娅力求表现,所以主动提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可行的方案。

若是能因此而成功,她在林逸心中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信任度也将再上一个台阶!

不过林逸并不打算让丹妮娅去冒险,这个节点和森兰无魂那边差不多,黑暗魔兽一族的大军有另外的驻扎地,并没有直接驻守在节点周围。

这里到处都是黑暗魔兽,想要换一具身体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因为有丹妮娅在,林逸不好将之收入玉佩空间,他的腰一直沉进去毕竟玉佩空间是林逸最大的秘密,非绝对信任的人,不可能告诉对方。

放在这里,回头能用就用,丢失了也不心疼。

丹妮娅一本正经的守护着林逸眼中日抛型的身体时,林逸已经悄然靠近了黑暗魔兽一族的守卫阵地。

没有巫灵锁神阵,也没有森兰无魂这种可以感应到元神状态下林逸存在的高手,穿过这个守卫阵地就变得极其容易,可以说毫无技术含量!

很快,林逸就靠近了节点,到了这里,黑暗魔兽一族的守卫反而变得稀疏了,大约是觉得外围那么严密,这中心点就算是绝对安全了。

和第一次的节点差不多,这里依然是六只混乱魔甲虫在释放混乱神识波动。

通过节点上的漏洞,持续向地下魔窟输送这种波动,阻碍人类阵法师修复节点上的破绽。

林逸没有马上动手,而是接近之后利用那个漏洞,瞬间将节点打开了一丝缝隙,然后穿过这缝隙,回到了地下魔窟。

摆脱传送影响的同时,元神凝聚成巫灵体,他强行冲破了她的那层膜抬眼扫了一圈,这个节点上的阵法师和战将都已经进入了战斗戒备状态。

“没事。”

方川笑了笑:“让他们过来吧。”

“他们能闻出我身上的气味!”盖茨比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猎手经常跟他们打交道,身上有他们的血。”

“不怕。”方川摆了摆手。

“打开窗户,出示你的驾照。”这时,两个穿着警服的男子,来到了方川他们的车旁,敲了敲车窗。

当然,盖茨比开车,李虎坐在最前排,方川坐在后排的中间,洛瑶跟祝筠一左一右,给人一种左拥右抱的感觉。

盖茨比非常羡慕。

不过,他觉得,方川这样的强者,是值得拥有这么多,这么漂亮的女人的。

“现在,我们就直接去曼德拉镇吗?”盖茨比一边把车开上了大道,一边问道。

方川点头:“不错。”

“你们去找人?”盖茨比加快了车速,连忙问道。

“对。”方川点点头,“两个很重要的人。”

“恕我直言。”

盖茨比叹了一口气,“你们可能会失望的,因为,曼德拉镇沦陷之后,所有的普通人,都会成为那些吸血鬼、狼人的食物。”

他顿了一下:“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呵呵。”

方川淡淡一笑,“你可能不清楚,我们要找的人,可能已经是黑暗生物了。”

“什么?”盖茨比眉头一挑,“你们是要找黑暗生物?摩托上我从后要了他她

她从杨东旭给自己两个选择上面也看出了眼前这个男人,对于她还是有些不舍的,李莉有这个自信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上都非常自信。

可能看出来对方却有足够的理智去做选择,而不是通过她的意愿再走,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不是说她的掌控欲有多强,而是她这样的女人没有一点安全感。她意识到自己选择第二条可能会获得的更多,但也会被圈禁起来,一旦杨东旭想要抛弃她,她或许能够难道一笔钱,但其他的肯定无所有。

有钱或许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但有些问题却不是钱可以解决的。比如说她那对不省心的父母,还有几年之后出来的弟弟。

“军师,请给我一瓶水。”苏叶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巾,开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她的力气恢复了一些,刚刚痛感太强烈,出了一身的汗,现在该好好补充一下水分了。

军师对着直升机上做了个手势,舱门口便抛下来几瓶水,随后,直升机也开始寻一个平坦的地方,缓缓降落了。

虽然军师已经知道了死神的所在位置,但是由于苏叶的身体状况出现了问题,所以对田宗明的营救也不得不适当的延后一些。扶她的腰缓缓沉下去

拿过瓶子,苏叶一口气便喝光了一整瓶水,这样子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似乎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她憔悴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苏叶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号码,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是调整心情,随后便接通了。

“不是说和我断绝关系吗?不是说让我自生自灭的吗?为什么这种时候还给我打电话?是在展示你的关心吗?”苏叶问道,她的嘴角微微牵扯,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来。

“这种时候你还嘴硬!”海神波塞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带着怒意,带着焦急,但是似乎也压低了些许的声音。

对此,军师沉默了一分钟,才说道:“这是个不容易的选择,希望我们不会辜负你。”

希望我们不会辜负你!

军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凝视着苏叶的眼眸的,那澄澈的目光之中满是认真!

苏叶的所作所为真的很让太阳神殿的每一个人感动,站在军师的立场上,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由衷的!

苏叶笑了起来:“谢谢你,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军师,我自然明白你的新意,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说实话,我不在意你是否辜负我,我在意的是苏锐,他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能忘了。”说着,苏叶对苏锐眨了眨眼睛,眼睛里面开始释放出丝丝缕缕的电流来。

军师摇头笑了笑,苏锐则是一脸的懵逼。

“我们上飞机,稍作休整,然后直接奔袭死神的所在地。”苏锐说道。

既然死神之前要让苏锐等上八小时,那么他极有可能是要在这八小时之内完成一些更加精密的布置,而苏锐自然不能够给对方这样的机会,只有提前完成突袭,才能赢得更多的生机。

这种可贤惠和狂野的风格的确会让很多男人心里骚动不已。尤其是当你感受到对方干练果断做事毫不拖泥带水你男人还要有几分英气之后,突然眼前这种贤惠似乎是因为被你征服才会表露出来的一面,更是让男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虚荣感,然后不知不觉陷入进去。

感觉敏锐的杨东旭知道对方在打量自己,因为李莉虽然在偷偷的看他,但那不经意间似乎怕被发现的小慌张,更是让他之前做好的决定不禁犹豫了几分。

“两个选择,第一,之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我保证楚飞他们不会惦记你手里的东西,你弟弟那边我不在盯着,然后我们之前再无半点关系。”杨东旭放下手里的筷子开口说道。

“那第二条路呢?”李莉一点都不带犹豫的问道。

“第二,把你手里的资源都丢掉,和之前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断的干干净净,该给钱的给钱,该赔礼的赔礼。

总之不要和之前的事情和那些人有任何的牵扯。停了手里的生意,离开杭城想去哪里随你,到处留有还是在一个地方定居你也看着办。”杨东旭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