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刘剑锋立刻咬牙切齿的说:“所以我绝不会让悲剧再度重演,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护你周全。”

刘剑锋一边信誓旦旦的说着,一边反手握住杨帆的手,轻轻拉入怀中,这啪后的温存是非常必要的,既能延续舒畅与快乐,又能慰藉彼此的心灵。

最忌讳就是提起裤子就走,倒在一边就睡,那样多少会伤感情,反而事后的温存会大大增进感情,会让对方觉得,你在她那里获得了快乐和满足,也会让对方觉得,她在你心里如珠似宝般珍贵。

这一次杨帆没有炸毛,老老实实的依偎在他怀里,额头盯着刘剑锋的下巴,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享受着迟来的温存,同时轻声问道:“我明白你想报仇,想保护我的心意,但是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对付职业杀手啊,不过……你这家伙确实有点不一般,就说上次我汽车爆炸的事儿,你是怎么知道会爆的呢?”

“你可别小瞧我,我不是在ktv做过保安嘛,还是老板贴身保安呢,我们那老板是江湖道上的大哥,仇家很多,我遇上过不少事儿呢,练出来了。”刘剑锋说道。

方川此刻心情很好,这黑蛇胆的效果,是他始料未及的。

以前他这副身体,无论怎么改造,体修是不合适的。

可现在,他的体修天赋,能比李跑强一倍不止,随便练一门体修法诀,加上他的真气,仙武双修,也是厉害的。

可以说,他这一趟就算没有得到中品灵石,也是血赚。

“那就恭喜小川你了,没想到这个黑蛇的胆有这么大的作用。用手捏两座山峰”玉阳子由衷高兴。

他又看着方川手里的灵石:“这比钻石还闪亮的石头是什么,是小川你这次来的目的吧!”

方川笑了笑:“不错,这就是修真界的通货币,灵石!”

“灵石!”玉阳子的呼吸急促了一点,一脸震惊:“这就是传说中的灵石?”

“你听过?”方川有些诧异。

玉阳子点头:“我在白云观的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样的描述,据说一块下品灵石,就是无价之宝,能让一个入门者,修炼到……相当于现在炼气三层的境界。”

“差不多。”方川点点头。

啧,某人简直无语。

难怪这两天,夏洛依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是冷漠,就是憎恨,不是顶撞,就是被动。

连跟他暖床时都心不甘情不愿,完了还背着他偷吃避孕药,说是不愿给他生孩子……

咳,想到这些凌风很恼火。

貌似他之前的怒力都白费,他在这女人眼里,已经无法被当作好人,因为,夏洛依嘴上说相信他,其实在心里还是信了唐笑笑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多作解释。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转瞬,他就气得出了门,只是在这之前,不仅没收了夏洛依的避孕药,还恢复了她的女佣身份,让她以后都不准出门。

某女,欲哭无泪……

貌似,她唐笑笑的阴谋得逞!

…………

“来人,去把唐笑笑那女人给我找过来!”

只见凌风忍着一口气,英语老师让我吃他山峰回到凌霄阁就开始对手下人发话,道:“我今天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男人眯着眼,嘴里叼着的雪茄,一身休闲装扮,酷帅的依着房门,悠悠说道:

“夏先生是我满战的人,谁敢在这里放肆!”

满战!

他可是洛丘市说一不二,黑|白通吃的人。

满战只是这么一句话出口,窦强之前耀武扬威的气焰,便瞬间消失不见。

这年头,谁还不会撂几句狠话?

然而此刻,窦强跟个孙子似的,乖乖让开了房门,阴沉着脸小声质疑道:

“战哥,有什么事不是一个电话可以解决?

你亲自带这么弟兄过来,莫不是给我难堪?”

窦强的意思很明显,你做什么随意。

但是,可别让他在自家兄弟面前下不了台。

毕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面子胜过一切。

满战巡视着他的目标,听都没注意听窦强说些什么。

这个窦强太特么自以为是了,劳资女人的面子都不给,竟然逼得李子伊主动请自己露面。胸前两座山山下有条河

柯基此刻,满身伤痕,惨不忍睹,气喘吁吁。

而他的同伴,已经被牛一诚打死。

柯基冷哼一声:“我本来就不是亚历山大族群的,是亚历山大俘虏了我们,强迫我们。他有把我们当成族人吗?没有!他只把我们当成工具。”

他又狞笑道:“就在他危险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拿我们当挡箭牌,对他忠心耿耿的弗莱德,不也被他害死了吗?”

他穷途末路,指着在场的狼人:“你们等着吧,亚历山大迟早会把你们弄死的!”

“而且,他得罪的人,是他一辈子也惹不起的人,我坚信我的眼光,就算我死了,他也一定会死的。”他最后大声笑道。

他那语气,已经视死如归。

牛一诚冷笑:“你们这些人,本来就是奴隶,为什么不能把你们当成挡箭牌?”

“你说的那个人,是方川吧?”

他更加愤怒:“我的力量还在持续增强,就算方川来了,我也能把他打死!”

随后,两座挺拔的山峰他残忍地盯着柯基:“不过,现在,你就给我死吧!”

他说着,扬起了狼爪。

他是特殊血脉,又被上古异兽狼的血液所激活,产生了极大的变异,似乎能随意切换状态。

他能单独把手变成爪子,能把狼人的力量,转移到人类形态上。

唰——

“你可真卑鄙……”林逸听得暗暗心惊,如果真照着徐灵冲这计划走,只要把脏水往自己这个死人身上一泼,死无对证,那还真是挑不出什么破绽。

“卑鄙?哼,只有失败的弱者,才会把这种无知的蠢话挂在嘴边!”徐灵冲顿了顿,转头嗤笑道:“本少这还得感谢林少侠你啊,如果不是你跟岚儿小师妹走得这么近,本少根本都找不到这样的机会和借口,也许再苦苦等上几十年也未必能够一亲芳泽,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得偿所愿,本少终于可以做上官天华的乘龙快婿,你功不可没啊!哈哈哈!”

说罢,徐灵冲迫不及待,从怀中取出一小瓶药水,转身就要灌到上官岚儿嘴巴里。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神仙醉,既然刚才没能让上官岚儿伴着灵酒喝下去,吻上两座山峰gl那就只能现在强行给她灌下去了,现在虽然已经将其打昏过去,但待会保不齐就会醒来,还是让她神智恍惚一点比较保险。

带着一脸狰狞猖狂的笑意,灌下了神仙醉之后,徐灵冲一手扯起上官岚儿的腰带,就要为她宽衣解带,这个动作他已经幻想多年了,在其他女人身上已经练得无比娴熟。

“酒后乱性……”林逸心中顿时一个激灵,虽然之前就已经有这种猜测,但是此刻听到徐灵冲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换做其他女人,他徐灵冲徐大少要多少有多少,可上官岚儿是什么人,这可是冲天阁阁主上官天华的掌上明珠,徐灵冲敢碰她哪怕一根寒毛,下场都只能是一个死字。

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是准备霸王硬上弓,徐灵冲这货到底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精虫溢脑,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

“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本少不该有这么大的胆子?哈哈哈!”徐灵冲得意大笑,阴险地指了指林逸:“林少侠尽管放心,对岚儿小师妹霸王硬上弓,本少确实没有这个胆子,但本少又实在舍不得岚儿小师妹,所以思来想去,就只能让你勉为其难帮我一个忙了。”

“什……什么帮忙……”林逸继续假装迷糊道。

徐灵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起身走向上官岚儿道:“当然是替本少背这个黑锅喽,林少侠你酒后乱性,强上了岚儿小师妹,结果被本少发现一招毙命,再之后么,本少就可以展现出广阔的胸襟,不计前嫌收下已经成为破鞋的岚儿小师妹,怎么样,本少这一招名利双收还说得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