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他们低着头不说话,可林凡却点名问道:“李二狗,抬起头来,告诉我,你为什么低着头,不敢看我!”

被林凡点名的李二狗,浑身一颤。

身体竟然下意识的颤抖起来。

此刻,不仅不敢回答林凡的问题,反而将自己头颅低的更深了。

“怎么?怂了?你的血性就这么点?”

“林某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我面试你的时候,你似乎告诉过林某,这辈子无论面对谁,你都可以昂首挺胸的对吧?”

“那么现在,你像个软蛋一样,是给谁看呢?”

“是给林某还是给你那死去的老娘看?”

“是想让你的老娘看看你这个怂蛋的模样吗?”

林凡的这番话,说的可谓是重到了极致。

李二狗天生家贫,当初为了他能够有出息,他娘卖了家里的种猪给他凑得路费。

让他习武,未来能够报效祖国。

天见犹恋,李二狗也没有让他的老母亲失望,喝酒后把别人当老公成功入选黑煞。

但这一次不同了,他们居然想让你说出你的专利设计。

前者是只想要你的命,后者是既想要你的钱,又想要你的命。”

“这还真他娘的有所不同啊!”林子柔气得都骂脏话了,当然不是针对刘剑锋,而是对那些杀手。

“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刘剑锋道:“有着前后的变化可以得出几个结论,第一,前后两次的杀手可能不是同一伙人,前者可能是黄泉组织,一心想要你的命,后者是利益竞争者,想要你的专利技术。

第二,他们还是同一伙人,只是突然改变了计划,想要人财两得。

第三,就是有人突然介入进来,改变了原定计划,想要从你身上获取利益。”

“这第二第三有什么不同吗?”林子柔问。

“当然有不同。”刘剑锋道:“你是总裁应该清楚,有时候下属员工做的很多事儿,都是在实现领导的个人意图。

也就是说,这个黄泉组织就是单纯的想杀你,但突然组织内出现一个领导,觉得白白杀了你可惜了,从你身上榨出点利益价值,岂不是两全其美。”

可实际操作方面,却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成本。

从委国抽油的成本就暂且不说了,把油运过巴拿马海峡这块才最让人头疼。

这了解了巴拿马运河的运费之后,肖锋不由破口大骂这国家也忒特么黑了。喝酒多被别人进入了

当然这钱最后肯定是进了他们美国大股东的口袋,所以应该是美国人忒特么黑了。

这条运河现在每年通航大概有1.7万条船,通行6亿吨的货物,而这其中百分之三十八都是华国货船,一年华国企业在这里交的通行费,就要交一百多亿软妹币。

一艘船过运河,会按照邮轮,货轮等不同种类来收费,货轮的收费标准非常高,一艘一万只标准箱的货轮过河,收费都是78万美金起步。

而目前世界上巴拿马运河最大的两个金主,就是米国和华国。

不过巴拿马运河背后的大股东就是米国人,所以米国人交钱,无非是左手换右手而已。

但华国不一样,那可是实打实的挨宰啊!

现在每年华国光是在巴拿马运河这边交的过路费,都有差不多两百多亿美元!

林子柔自然知道,他就是那个枪支走火打死同伴的‘匪徒’,最后对匪首的致命一枪也出自他的手臂,是他再一次将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林子柔不懂战斗,却也能理解刘剑锋在当时,既要消灭敌人,又要保护自己,还要顾及其他无辜者时的心情有多么纠结,能做到这一切,他需要付出多么大的精力。

确实,刘剑锋的疲惫主要来自于精神消耗太大,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我给儿子生了两个孩子他发现了几个乐手不对劲,凭借高超的伸手,他在第一时间搞定了一名匪徒,他要审时度势,要和匪徒斗智斗勇,一切都需要他在电光火石见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应对。

最艰难的还是最后那一枪,他故意扔掉右手的枪,让匪首出现松懈,突然放开江山,以便用左右开枪。

可当时的环境昏暗,匪首挟持着林子柔,身前有江山始终在挣扎,这一枪,不管是匪首动一下,还是林子柔动一下,或者江山动一下,都可能会影响到这一枪的效果,可能会打死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进而还可能造成匪首开枪扫射伤及无辜。

他俩一离婚,郑绍秋的名声就臭了,在香港成了人人喊打的负心汉,没有哪部电视剧敢用他的.最后他只能是远避台湾,然后等几年后香港这边骂声小点的时候再回来.

而沈殿霞在受了情伤后很快就会淡出娱乐圈,移民加拿大的.所以,不管是沈殿霞还是郑绍秋,乔峰都没有劝阻挽留的心思.

在看了一会拍戏后乔峰觉得无聊了,于是又闲逛着到其他几个剧组转了转,然后顺便把韦家辉和曾化倩都给搞定了,时间也到了中午,他离开片场然后到了浅水湾属于林清霞的别墅.

过完正月十五从内地回到香港后,林清霞就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她本就不是喜欢特喜欢热闹的人,加上回港的时候虽然武装的很严实,但还是被有些眼尖的人给认了出来,妈妈生日喝多了我可以然后报纸上好一热闹,香港吃瓜群众都震惊了,久不露面的林清霞竟然有了孩子.

刚开始的那几天,香港报纸那是连篇累牍的报道,好在这时候不像后世人人自媒体的时代,手机在手天下我有,谁都逃不掉被拍的厄运.

“你怎么了?”杨云帆不由奇怪道。

那男子有些羞于启齿道:“杨医生,我只有两千块钱,可能不够……我……”

“我还当什么大事呢?钱不够,孩子的治疗费,我先帮你垫着。等以后,你手头宽裕了,慢慢还我。没什么关系的。我们医院还有专项的治疗基金,我也可以帮你申请一部分。”

就像在学校里,男生宿舍不可避免的会讨论女人,而在女生宿舍,这帮腐女讨论男人,比男生讨论女人更热烈,更露骨。

恋爱中就更是如此了,开始的时候女人总是会端着,会装清纯啊,文静啊,温柔啊,可一旦混熟了,那就来吧……

而这也表示着,两个人从初恋进入到了热恋阶段。”

“切!”林子柔不屑道:“我这叫见人说人话,酒后错把儿子当老公见鬼说鬼话好不好,你看看刚才我在宴会上,照样优雅端庄,那是因为周围都是高素质的人,对你……”

“那你看我是什么鬼?”刘剑锋笑道。

“色鬼。”林子柔说道,手还没从胸前放下来了,大庭广众的她根本没机会去把后面的搭扣系上。

“呵呵,就是这感觉,男女二人开始相互打趣,吐槽,开玩笑,就是进入热恋的表现。”刘剑锋一本正经的说:“你知道恋人再进一步,就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会有什么表现吗?”

“什么表现?”林子柔还真的很好奇。

“表现有很多,举一个大家都公认的例子,那就是放屁。”刘剑锋说:“当两个人进入到夫妻状态后,可以在彼此面前肆无忌惮的放屁,响的,臭的,放完之后并不觉得尴尬和窘迫,这就是彼此间没有任何隔阂,绝对亲密无间的表现。”

“没有啊,林逸根本没有靠近你,我们看到的是,亮哥你莫名其妙的就摔倒了……”高小福说道。

“不会吧?这么邪门?我明明腿上一痛,好像被人打了一样啊……”钟品亮想了想,觉得林逸这家伙实在是邪门了,不能用常理去判断,摇了摇头道:“算了,别想这些了,看来我们之前想的太简单了,收拾收拾,我们这两天就准备上山,回明日复明日教派!”

“好的……”高小福也不敢多言了,点了点头。

……………………

隐藏赵家,一个老者十分兴奋的拿着一个小盒子来到了赵老爷子的面前,汇报道:“老家主,这次修炼者坊市拍卖会上,我们收获颇丰啊!这一次,小聚气丹的数量很多,以往只有一两枚,以我们隐藏赵家的财力,都抢不到,不过这一次终于抢到了四枚!当然,这也是我们家族最近赚了不少钱的缘故,手里有钱了,心中有底也敢叫价,不然以前,只要过了一千万就只能放弃了……”

隐藏赵家以前其实没有什么钱,不然也不可能让赵奇兵去世俗界想办法捞钱,就算李呲花再赚钱,赚的钱维持整个隐藏赵家的运转,也必须要精打细算,所以拿出一千万来买丹药,还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