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失手了,不但试炼不能参加了,还违反了冰宫的试炼规则,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很多人都有了一个同样的想法,那就是林逸要是参加试炼,就离他远点儿,千万别让他赖上了。

“另外,试炼的整个过程,都会被记录在我一会儿发给你们的电子卡片上面,包括你们的积分,也会在电子卡片上显示!”客栈老板说道:“包括试炼的时候,你们手中的药材如果被人抢夺,那分数也会发生相应的转移!但是一定要注意一点,千万不要因为争夺而损坏药材,那样不但不会加分,而且会给当事人扣分!”

“卡片?不是玉石么?”下面有个家族的子弟显然之前也是听说了试炼中的记录装置是一块玉石,并非电子卡片,于是下意识的问道。

“玉石是以前试炼的东西,科技在进步,我们冰宫的记录装置自然也改成了科技设备,可以记录信息的玉石的成本太高。”客栈老板解释道:“好了,还有没有谁不明白的?没有疑义,那么我就要给你们登记造册,收取保证金了!书院读书np女扮男装”

“没有……”众人都纷纷摇头,笑话,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参加试炼,怎么可能因为试炼规则有了小小的改动而放弃呢?那不是白来了?

因为许羽抱着洛雅,洛雅的脸上飞起了一片红霞。但从她的动作来看,似乎十分地享受。

馆长对洛雅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

洛雅刚进来图书馆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她。

她学历高,性格又好,长得也漂亮。

因此,洛雅很快就被提升到了馆长助理。

哪怕是馆长,也未尝没有一亲芳泽的意思。

可是,很快洛雅就被查出了肺病,而且这种肺病还具有一定的传染性。

以洛雅那么虚弱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支撑起这么强的工作量。

所以馆长让陈助理替代了洛雅的职位。

可惜的是,洛雅已经进入了编制里边了。

馆长也没有办法让洛雅离开。而洛雅的医药报销,也占据了图书馆支出的重要一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洛雅在做什么丢脸的事情了?”许羽冷冷地说道。

“呵呵,你们现在的模样难道不像是一对狗男女?”馆长冷冷地说道。

“砰!”

二人的身体砸在床上!

张春菊在下,叶飞在上,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四唇相对!

这一刻,二人同时僵在了原地!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张春菊想要挣扎,可是感受着那浓郁的男人气息,她竟然丝毫也提不起力气!女扮男装军h

叶飞想要站起来。

可是怀中的温润,让他一时间又有些不舍。

就这样僵持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妙曼的身影走了进来。

“……”林逸瞪大了眼睛,无语的看着陈雨舒:“她怎么变成骚狐狸了?”

“她在医院里……不是和你……”陈雨舒即使平时说话很给力,但是说到这个,还是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事实上,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林逸苦笑:“那天我腿上有伤,她也只是想惩罚我一下,于是就去按我的伤口……”

“原来是这样啊……”陈雨舒了解的点了点头,心道,看来是自己误会宋凌珊了,还以为这女人熟透了开始发春了,不过她怕箭牌哥,倒是个事实!恩,虽然不是箭牌哥的女人,但是箭牌哥也有征服她的潜力,不错,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陈雨舒安慰自己。

林逸和陈雨舒在后面嘀嘀咕咕,宋凌珊是听得一清二楚,幸亏刘王力在开船,离这两人近的也只有自己,不然让别人听到,估计要丢死人了!

听到陈雨舒居然说自己是骚狐狸,宋凌珊真想掐死这小妞,自己怎么就成骚狐狸了?女扮男装穿越书院读书自己从来没传出过绯闻好不好……呃……不对!陈雨舒接下来那句话,可不就是自己的绯闻?

自己和林逸在医院的事情,都在警局传遍了,弄得那几天,自己的同事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

宋凌珊当然清楚他们在想什么!恐怕都会觉得,自己这个暴力女居然会为男人做那种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她饭也没吃,连忙赶了过来。

“没事,刚好路过,哪有不救之理?”

叶飞笑着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要不是你,小悦恐怕,恐怕就完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叶大夫的,这钱您拿着。”

张春菊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沓红彤彤的票子递给叶飞。

见状,叶飞连忙摇头:“春菊姐,这可使不得,这钱我能要。”

“不行,这钱您必须收着,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张春菊开口,就把钱往叶飞的口袋里塞。

叶飞哪能要?

连忙止住了张春菊的手。

可郑春菊也是个倔强的脾气,叶飞不要,她非要给。

两个人就这么撕吧了起来。

可似乎是因为用力过猛,或许是张春菊没有站稳,她脚下一滑,直接朝着床上倒了过去。

而她的手拉着叶飞。

叶飞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手被张春菊这么一拉,顺势就倒了下去。

“好,那从这边一排开始吧,一个人一个人的上前来登记造册,刷卡缴纳保证金!”客栈老板对距离他最近的那几个试炼者说道。抗战女扮男装gl高h

“是!”最前面的试炼者起身走了过去,在客栈老板给出的资料册上填写了自己的资料,正准备刷卡缴纳保证金的时候,客栈老板却是摆了摆手。

“把手伸出来,我要测试一下你的实力!”客栈老板淡淡的说道。

“我自己运行一下修炼心法不就可以了么?还用伸手么?”那试炼者一惊,问道。

而此刻,林逸也眯起了眼睛来,这个试炼者,林逸没有见过,显然也是来了之后,就躲在房间里没再出来的,直到客栈老板召集大家,他才出来的!

不过,让林逸注意的不是因为这个,而是这人,居然是一名地阶初期的内家高手!已经超出了试炼的参加条件,怪不得客栈老板要检查实力的时候,他那么紧张!

“不必,伸出手来!”客栈老板淡淡说道。

“这……”那试炼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不过暗中却是运起了内功心法,并且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了玄阶后期巅峰,并没有将地阶初期的实力展露出来!

“我这是神器!”

“我的神器也给你用过啊,你就是抠门!”

“你才抠门呢!”

“是你才对!”

“明明是你才对!女扮男装丞相高h

。。。。。。 。。。。。。

不知吵了多久,两个老头吵累了,缓了气后,便大眼瞪小眼死死的盯着对方了。

“你给不给我酒喝?!”

“你说不说逆刃的劫数是啥?!”

“我就不给你喝又怎样?!”

“我就不说又怎样?!”

不久后,两老头又吵了起来。

“说不说?!”

“给不给?!”

“哼!”

“哼哼!”

“哼哼哼!”

“哼哼哼哼,哼!”

“劫数么?”季风辰抱着手臂疑惑道,想着天机前辈的那句话:若是失败,则会入魔。

“我会入魔么?”季风辰皱着眉头问道。

“老爸你怎么会入魔呢?入魔的都是坏人,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入魔啊”小宝说道。

“是啊父亲,也许他只是在危言耸听呢”小蛇附和道。

“久闻天机前辈预感极强,从未出过差错,他也不像是会危言耸听的人啊。况且他跟师傅关系密切,更不会对我这样了”季风辰喃喃道。

“风辰!想啥这么入神啊?”范忠伟猛地一拍季风辰肩膀说道。

“没啥”季风辰站起来换范忠伟去吃饭。

“我来看吧”萧梅说道,随后便坐了下去。

“辛苦了”季风辰道“等他回来你去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的”萧梅道。

“林林”季风辰将手搭在太阳穴上。

“咋了?”张林菲回过头看了一眼季风辰,也将手搭在太阳穴上。

“刚才天机前辈说我不久后会有一个劫数,要是失败,则会入魔”

“放心,你不会入魔的,你一定能很好的度过去的”张林菲看着季风辰,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