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现在看来,自己的父亲和奥利奥吉斯早就认识!

虽然妮娜之前常常听到老爸提起这个地狱高层,可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双方之间的关系竟然比自己想象中要深的多!

“可以啊,实力长进到可以接住雪崩之刃的程度了。”奥利奥吉斯冷冷笑道:“看来,你没有对不起你这一身天赋血脉。”

“这终究只是一把武器而已,并不是什么有特殊象征意义的东西。”卡邦看了看手中的雪亮宝刀,摇了摇头:“殿下,我想,你应该知道,很多事情都过去了,如果我们不去给这一场人生赋予什么特殊意义的话,那么,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会活得轻松很多。”

听了这句话,妮娜从地上爬起来,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种时候,卡邦当然不会给奥利奥吉斯灌输什么无意义的鸡汤,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意有所指的。

“卡邦啊卡邦,没想到,你现在已经会和我讲道理了。”奥利奥吉斯冷冷笑道:“我曾经问你要的东西,你不愿意给,现在,我只好自己来取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是两大文明家族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支混血后裔!

当然,不幸的是,无论是亚特兰蒂斯,还是利莫里亚,似乎都没有把这一支部族纳入本家族的意思。

“爸爸,这是真的吗?”妮娜看向船舱的方向。

而卡邦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他的手里面还拎着雪崩之刃呢。

“当然是真的,我的孩子,但是……这是个秘密,整个皇室,除了我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晓此事。”卡邦说道:“每一代,只能告诉一个人,这是曾曾祖父留下的规矩。”

不过,此刻,这个规矩已经被打破了。

因为,妮娜这一代人之中,有两个正在船上,并且都听到了这句话!

一个是妮娜,我成了班里的公共汽车另外一个则是……泰皇巴辛蓬!

不过,巴辛蓬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半死不活的躺在甲板上,至于听到这样的重磅消息究竟能够给这位泰皇带来多少心情波动,那就尚未可知了。

“这个消息……知道的有点晚了。”妮娜摇了摇头:“利莫里亚不是已经被黑暗世界联手灭族了吗?”

“为什么呢?”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担心这一次见面会变成一场鸿门宴?”

“你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天神,而这个黑暗耶稣也掌握着非洲黑暗世界的力量,说实话,虽然西方世界的大佬们看不上非洲地下世界这一块的利益,可是,认真的追究起来,这块大陆所能够产生的利益体量,还是相当恐怖的。”

对于这一点,苏锐当然知道。

“黑暗耶稣一定会对你有所防范,甚至说不定会趁机把你控制住,以此来跟其他黑暗世界的大佬谈条件。”比埃尔霍夫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根据我的判断,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你在非洲的活跃程度太高,所以他会认为你可能威胁到了他的蛋糕。玩具bl体育生攻学霸受

“我对他的蛋糕可不感兴趣。”苏锐摇了摇头:“我找他是要谈合作,不是与他为敌。”

比埃尔霍夫还是提醒道:“这是你的想法,不是他的想法。”

“你看起来对他很了解?”苏锐问道。

“不,我并不了解他,只是非洲黑暗世界的一些事情让我觉得此人喜怒无常,行事全凭个人喜好,根本无法判断他到底会朝着哪个方向做选择。”比埃尔霍夫继续说道。

“是你?什么事?”林逸看到站在门口的李政明,不由微微一愣。

李政明表情略微有些纠结,期期艾艾了一阵之后,似乎才下定决心道:“林逸兄弟,我听人说奖励给试炼第一的灵玉,都是上等好灵玉,不知我能不能跟你换一块?”

“你想跟我换灵玉?”林逸这才明白李政明的来意,心中暗笑不已,孟觉光这帮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十块灵玉刚到自己手里,就急着派李政明来打前站了。

“不错,上等灵玉除了辅助日常修炼之外,对于筑基也有一定的好处,所以我想储备几块。反正林逸兄弟你已经是筑基初期高手,对这个应该没什么需求了吧?”李政明紧紧盯着林逸表情道。女主是精壶公共厕所

他这次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当然不是换灵玉,换灵玉只不过是孟觉光给他安排的一个可以接近林逸的借口罢了,若不然林逸一天到晚躲在洞府里不出来,他就算想要试探也无从下手。

“蛊?”

顾志远惊的差点站起来:“苗疆蛊术?这个应该不存在吧?”

“不知道。”

安宁摇头:“不过,你能不能让我见一下你堂姐,也许我能看出点什么呢。”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真的能看出来吗?”

顾志远怀疑的看着安宁。

安宁笑了笑:“你要知道民间有很多隐士的,就比如说神婆什么的,我们那边就有很多,我也见过,小的时候调皮捣蛋,经常去一个神婆家里玩,倒是跟她学了挺多东西,这些东西嘛真说不好,反正不管真假,你让我见见也不亏啊。”

安宁是真的对顾雪晴好奇了。

她总觉得如果见了顾雪晴,说不定就能搞清楚一些事情。

“好吧。”

顾志远想了想,觉得安宁说的很有几分道理,就先答应了下来。

事情谈完了,俩人也都饿了,就开始吃饭,俩人用餐礼仪都很好,足球队长被改造成公厕12吃饭的时候都没什么声音,很快吃完了饭,安宁去结帐,顾志远抢着道:“我请吧,毕竟我堂姐的事情说不定要麻烦你的。”

林逸心中一动,随即当机立断取出来一颗上次炼制的筑基破障丹,二话不说塞进了口中。

片刻之后,筑基破障丹的药效随之发作,相比于筑基金丹之前那阵阵噬心之痛,它这前兆可就温和多了,林逸几乎没什么感觉,便直接感受到了它的效果。

不知从何处凝聚,林逸体内蓦然生出一股庞大的力道,无比霸道地冲击着每一处筋脉,其力道所过之处,无论大小筋脉都明显涨了一圈。而与此同时,之前触摸到的那一丝壁障,也随之开始慢慢消融。

“这就突破壁障了?”这个过程顺利得让林逸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但此刻体内持续不断快速上涨的磅礴真气分明表示着,那一层壁障确实已经被筑基破障丹的巨力给涨破了!

突破壁障之后,林逸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真气无论是精纯程度还是雄厚程度,较之原来都明显暴涨了一截。而一直到这时候,体内真气还在不断上涨,虽然强度已经不如一开始那么猛烈,但还是上涨得非常明显,这分明是筑基金丹的残留效果!

这个过程。一直有持续了足有一炷香工夫之后,才终于渐渐归于平静。而这时候,林逸体内的真气较之他刚刚突破壁障的时候,多出来足有三分之一!女友成为学校的性教具

“这个你不用担心。”顾薇君轻哼两声,“机会已经来了,昨天晚上你爸打电话给我,说顾家因为得了京城那两个顶尖家族的帮助,已经隐隐有接触S洲的迹象,还说最近S洲要来个什么重要人物,顾连准备去见面,只要我们在其中搞一点手脚,让姜沫破坏掉这个见面,不就心想事成了?”

听到这里,辛瑞雅微微捂住嘴。

“S洲?顾家已经这么厉害了吗?”

在她的印象中,S洲基本上就是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她也是因为从小生长在顾家,又是京城豪门这个圈子里的,这才知道一点。

听说那里毗邻三个洲,行业大佬多,但是黑恶势力也多,鱼龙混杂,警方也管不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三不管区域。

但那里也是人脉和资源以及权力的象征。

在S洲有了一席之地,也就代表你在国际上有了话语权。

总之,就是个很牛掰的地方。

顾薇君脸色也不好看,脸上有隐晦的嫉妒划过:“是啊,这不是多亏了霍齐两家吗?要不是攀上了这两家,顾家哪能发展得这么快?连辛家都快赶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