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因为隐城乃是隐世修炼会的大本营。

隐世修炼会所有人几乎在一瞬间的功夫就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作为维持小世界和世俗平衡的势力,

隐世修炼会虽然自从前任会长消失后,实力每况愈下。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隐世修炼会大本营还是有着上千位武者的。

其中元丹境,元婴境级别的强者不少。

甚至人仙境级别的供奉长老都冒了出来。

他们全部在八大隐世长老的指挥下朝着楚风和其手下攻击而去。

显然他们今天是打算将楚风给彻底灭杀在此了。

一时间,楚风他们的情况变得十分不妙。

九大古医门和狂龙卫队的成员损失巨大。

其中那几大臣服于夏流的地级佛道势力也出手了。

但他们的人也只是杯水车薪,

难以抵挡各方隐修势力的庞大队伍。

巨无霸,夏流,他们一行人全部都受伤了。

虽然说也请了专业数据公司跟东方网那边,民国军阀强取豪夺云霏霏做了市场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五五开,最大的可能就是保本,虽说风险可控,可如果不问问陈楚这边的意见,魏孟祁总感觉心里没底。

看了一眼魏孟祁,陈楚略想了一下,冲浪终归是属于小众运动,不见连属于奥运赛事中的帆船,这么多年在国内也是不温不火的,毕竟国内属于内陆国家,帆船估计还没龙舟比赛受欢迎。

连帆船比赛都如此,冲浪更不用提了,但小众运动,并不代表不受欢迎,只要运营得当,还是能存活下去的,但前提是必须存活下去才行!

“可以试一下,冲浪运动馆可以当做是燕京体育俱乐部的一项品牌进行推广,实行会员制,慢慢经营这个运动!”陈楚向着魏孟祁说道。

听到这里,魏孟祁脸上露出喜色,“这么说来,老陈你是同意了这个计划,你同意了秦哥那边肯定没问题!”

陈楚愣了一下,哑然失笑的指了指魏孟祁,没想到他竟然会玩这一手,恐怕秦长青那边,也不看好这个冲浪馆的项目,所以魏孟祁才想把陈楚给拉出来,有陈楚背书,秦长青那边肯定不会反对。

在大佬的想法当中,无论怎么说,股票上市都是好事情,可是,这个李忠信怎么就不想上市呢!

很多时候,他们作为领导,是不能直接以命令的一种形式来强迫着李忠信他们这些私营公司做一些事情的,因为他们清楚,糙汉肉多强取豪夺他们要的是和谐社会,要的是私营企业的蓬勃发展,而不是政府去介入其中,那样做的话,会起到很多反面的作用。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通过大佬对李忠信所讲的那几方面的事情的分析,他逐渐想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

首先,忠信公司是一家私人的公司,上市以后,对于忠信公司没有什么好的影响,他们公司也没有发行什么股票,员工手里也没有股票,只是他们公司当中的高级管理人员有一部分股票,实质上基本都是属于李忠信和王波他们几个人的。

他们把公司上市,对于他们来讲,并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们忠信公司下属的企业当中就有中国第五家正式的大型银行,他们如果需要钱的话,直接从忠信银行那里就能够拿到钱,也不用和其他的银行借贷。

哪怕是不涉及到这个方面,忠信公司也不用如此,忠信公司的主营业务基本上都是赚钱的,可以这样说,忠信公司不愁现金流,哪怕是进行扩张,也不用贷款或者其他,他们自身的发展已经足够用。军阀大帅的出逃四姨太

公司上市这种事情呢!其实是把公司的资产分成了若干分,在股票交易市场进行交易,大家都可以买这种公司的股票从而成为该公司的股东。

说白了,上市就是一个吸纳资金的好方法,公司把自己的一部分股份推上市场,设置一定的价格,让这些股份在市场上交易。

股份被卖掉的钱就可以用来继续发展,所以说上市是公司融资的一种重要渠道。

而非上市公司的股份则不能在股票交易市场交易,也就只有这样的一个差别。

但是,公司一旦上市了,那么,上市公司需要定期向公众披露公司的资产、交易、年报等相关信息,而非上市公司则不必。

李忠信的忠信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他们自然不希望披露什么公司的资产等等东西了。

在获利能力方面,并不能绝对的说上市就好,或者是上市就不好,上市并不代表获利能力多强,不上市也不代表没有获利能力,当然,获利能力强的公司上市的话,会更容易受到追捧,只是,按照忠信公司现在发展的势头,这种明星效应和追捧,李忠信真的就不需要。

“那他最后怎么还是背叛你了啊。”

“那还是不是又出现了一个贱人,那贱人接吻的技术比我还好呢,所以他就又喜欢人家去了呗。”

“哈哈。”胡雅琪乐了:“这事你之前都没跟我说过呢。民国军阀高hhh

“那不是怕给你说了丢人嘛,今天反正喝多了,现在脑子有点不正常,你想问啥就问吧,我也打开心扉跟你好好聊聊。”

胡雅琪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发卡女:“那你说,张鹤川会不会也喜欢吻技特别好的人啊?”

“这每个人的爱好都不一样啊,有些人喜欢吻技好的,有些喜欢床技好的,还有些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对……”话刚说到这,发卡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也干脆翻过身看着胡雅琪。

好半天后她说道:“不过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是喜欢接吻的吧?张鹤川应该也喜欢,要是你跟他接一次吻,而你接吻的技术又特别好的话,我想他会一下爱上你的。”

看到这的时候,张鹤川忍不住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摇头,心想:

此时蒋毅鹤竟然敢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蒋青鸢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无论日后家主之争如何惨烈,自己都决计不会投蒋毅鹤一票!

“好你个蒋青鸢!竟敢打我的儿子!你给我站住!”这个时候,一道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蒋青鸢一回头,只见到一个颧骨很高的中年女人朝自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满脸都是怒容!

想都不用想,这是自己的嫂子,蒋毅鹤的老妈——王琴。

任何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挨打都会心疼,男主是日本人强取豪夺更何况是王琴这种出了名的刻薄女人!

“蒋青鸢,你是不是以为我儿子喊你一声小姑,你就能为所欲为了?”王琴尖声喊道:“你自己办不成事情,却把火气发泄到我儿子的身上!真是没用的女人!”

蒋青鸢闻言,冷笑一声,并不作答。

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冰冷,当你被推出去帮这个家族应付困难打理一切的时候,你是他们的英雄,而当你同样遇到挫折一筹莫展的时候,你却要遭受责备甚至谩骂,那些骂你的人总会忘记,这本身就不是你的义务,只是你选择了主动担当而已。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形象简直是充满了一身正气,而且是最浩然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做那种服务的?”这个女人不仅没有站起来,反而笑吟吟的问向苏锐。

她翘着二郎腿,两条长腿紧紧的交叠在一起,把私密的部位遮挡的严严实实,而她的手臂则是挡在胸前,勉强算是不走光了。

可是,这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做会更增诱惑力吗?

“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苏锐终究还是暴露出来了他的小受本性,眼神往天花板上看去:“我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任何鄙视你的意思,我也尊重每一个行业,毕竟你们挣得都是辛苦钱,只是,我真的不好这一口,所以”

听到苏锐说“你们挣的都是辛苦钱”的时候,这个女人扑哧一声便笑开了,笑容显得非常的灿烂,似乎让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满了春天的感觉。

苏锐被她的笑容所吸引,发现这个女人还挺好看的。

她保养的不错,具体年龄看不出来,但应该在三十岁以上了,眼睛很有神,可笑起来却是弯弯的,别有一番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