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夸奖他他可以坦然接受,但戚薇的夸赞他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靠的其实终究还是系统,学霸技能的加持让他成为了真正的学霸,论起真实的本事,他即使是脑袋削尖了也比不过戚薇。

这个女孩的神话即使是前世萧阳都知道,那是正儿八经的学霸,称霸整个紫荆三年,甚至整个宁海她都是顶尖级别的学霸。

萧阳岔开话题:“你外婆怎么样了,这几天好点了吗?”

“我外婆好多了。”说起外婆,戚薇越发轻松了:“今天早上医生说,外婆现在已经出现了复苏的征兆了,估计就这几天就能醒过来了。”

“哦?那可是好事!”萧阳一笑。

“恩,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萧阳一笑:“谢什么,等外婆醒了,我去看看她!”

说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听到这话的戚薇却忍不住一阵脸红,她注意到萧阳也称呼自己的外婆叫做外婆,虽然感觉萧阳可能是无意的,但心里没由来的还是一阵喜悦。

杨云帆有一些紧张。

他尽量将自己的状态,报告爹地妈咪要逃婚调整到最佳。

等到情绪和身体状态,彻底都平稳下来之后,他再度闭上眼睛,心神缓缓沉入到丹田之中。

与此同时,他身体之中的360个道穴,齐齐运转,将源源不断的道之气息,输送到丹田之中。

“哗哗~~”

很快,他的丹田之中,再度充满了道之气息,滋养在那些绿莹莹的嫩芽上。

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

为了让这一切,变得万无一失,杨云帆宁可慢一些,把握更足一些,也不愿意急功近利,导致最终演化失败。

道之气息的灌注,让鸿蒙神树再次开始生长,一些嫩芽开始缓慢的抽出枝叶来,让光秃秃的鸿蒙神树,再一次出现了树冠的雏形,那氤氲紫气也越来越浓郁了。

看到这一幕,杨云帆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咔!”

就在杨云帆心中念头转动间,那承载着【番天符印】的嫩叶,突然传出了一道细微的咔嚓声响,虽然这道声音颇为微弱,可落在杨云帆耳中,却是让他紧张不已。

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上,再翻上好几倍,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而这,就是蒋青鸢的能力!

如今,蒋青鸢已经成为了世界范围内都很知名的人物了,很多以前认识蒋青鸢的首都人,再从新闻或者电视上看到蒋青鸢的消息之时,都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复黑萌宝爹地妈咪要逃婚

尤其是那些将蒋青鸢赶出蒋家的人,更是觉得恍惚。

不知道那些仍旧留在这个没落世家中的人,有没有一点点的可惜与后悔。

如果继续让蒋青鸢坐镇蒋家,那么这个家族现在断然不会是此时的局面了。

用“世界范围内的企业明星”来形容蒋青鸢,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一点儿都不夸张。

她如今已经很有能量了,可是却一直非常低调,能不露面就不露面,所有的采访也是能推就推。

但是,以蒋青鸢的容颜和能力,稍微现身几次,就被很多人惊为天人,拥趸众多。

既漂亮,又有能力,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容易引起男人的倾慕之心了。

很多珍稀植物动物就此灭绝。

病症被钟老太爷找了出来,但要治好闫开宇,却又成了一个难题。

按理说,钟老太爷把病症给找了出来,方子也是现成的,也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方子上的药配不配得齐,那就不关自己的事。

不过钟老太爷却是没这么做,毕竟自己是御医,也因为闫家的关系,面对闫家众多人的哀求,钟老太爷就给了另外一条路。

“可以去找锦城葛关月那碰碰运气。”

“活不活,看他的造化。”

这句话就把葛关月给害了。

葛关月早就金盆洗手的,这回又被钟家老太爷给揪了出来,没法子,现在在业内,就钟家老太爷的辈分最高。报告总裁爹地妈咪逃跑了

他的话在中医界内,就是圣旨。

葛老神医接到命令,也拿到了详细的病情记录,很快拟定出治疗方案。

这种病只得上家传绝技,精绝十三针。

今天就是施针的日子,中间出了个小插曲,那就是葛家传了两百多年的乌金针……

她是打心眼里为萧阳感到高兴,更是打心眼里佩服萧阳。

作为称霸了紫荆三年的戚薇,其实她一直都是一个高傲的人,因为在她所接触和认识的所有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学习上让她崇拜和佩服。

萧阳,是第一个人!

她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而同样的,她也是一个很刻苦和努力的孩子,她将她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别人在玩的时候,她在学习,别人去约会的时候,她在背单词,别人在聚餐放松的时候,她在测试。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凭空获得的,想要获得比别人更加完美的答卷,那就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

但在萧阳身上,她看到了不同之处。

她突然发现,埋头苦读确实有用,但终究只是埋头苦读。

萧阳通晓人情世故,学习成绩比自己更好,知识面丰富无比,似乎任何东西她都能够说出一个一二三出来。

这让她更加佩服了。

但面对戚薇的夸赞,另一边的萧阳却老脸一红。

“我现在立刻联系茵比,让她去阿波罗那边帮我们传达问候。”

“茵比会听你的吗?双胞胎萌宝腹黑首长爹地”西弗茨摇了摇头,似乎是明显有些信心不足的样子:“这个大小姐可很难搞定啊。”

这个家伙的表情……一看就是曾经想要泡茵比,但是却没能成功的。

罗德佩显然知道一些内情,揶揄地说道:“西弗茨,听说茵比最近健身了,我上次一见,觉得她比之前瘦了不少,身材好像也更好了。”

“呵呵。”西弗茨冷笑了两声:“我不喜欢太瘦的女人。”

罗德佩补了一刀:“不好意思,人家不该瘦的地方可一点儿都没瘦呢。”

卢瑟弗听着他们两个的聊天,并没有插嘴,他对类似的话题不感兴趣,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去取得阿波罗的好感。

他可从来没有把这个搅局者当成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毕竟,对方从进入能源领域的第一天起,就是以堪称“巨擘”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

虽然和现在的苏锐分别处于两个大洲上,但卢瑟弗似乎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扑面而来的犀利与压力。

“轰轰轰!”玄武印,很不一般,被困在嫩叶之中,却不肯屈服,金色的灵纹不但闪烁,沈菲菲萧寒予大地母气磅礴浩荡开来,那些灵纹不时化成一只利爪,想要撕破嫩叶的壁垒,不时又勾勒出一

只玄武的头颅,发出仰天咆哮,非常愤怒。

它很气愤!

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杨云帆出卖了。

“这玄武印,挺有意思。”

看到这一幕,杨云帆非但没有任何紧张,反而有一点点的感觉到有趣。

这是生命的魅力!

“呜呜……”

不过,玄武印只是挣扎了一会儿,就被嫩叶之中,无穷的氤氲紫气包裹了。

然后,它就像是玩累了的小婴儿一样,吸着这些氤氲紫气,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这一刻,无尽的氤氲紫气笼罩在它身上,将构成玄武印的道纹,一缕缕的分解开来,然后不断的分析着,去芜存菁。

“呼呼呼……”

在杨云帆特意的控制之下,这两枚神叶,慢慢的朝着互相靠拢。

苏锐笑着点了点头,他说道:“我知道。”

不过,这家伙还在心里面补充了一句——虽然你不混乱,但是你的职业挺混乱的。

在苏锐看来,这两者是绝对没法完全割裂开来的。

“刚刚我搂住你胳膊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你的身体僵硬成了什么样子了,你好老实啊。”苏叶的话语里面带着一丝揶揄。

苏锐尴尬的笑了笑:“说明我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

“好的,洁身自好的男人,你等我一下。”苏叶说着,拍了苏锐的胳膊一下,然后便走进了卧室里面。

苏锐的听力很好,两分钟后,他竟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这是在干什么?

洗澡吗?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晕。

苏叶这外表看起来挺知性的,难道行为能开放到这个程度?

苏锐也没走,就这么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景,随后,便觉得旖旎的心思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