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天才的林子柔在这方面的研究已经领先很多了,这才让他们疯狂的想要抢夺林子柔的发明。

如果得不到,他们不介意杀死林子柔,这样他们的研究就成了独一份了。

所以,此时此刻的林子柔非常的危险,刘剑锋甚至怀疑,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林子柔引到这里来。

隐藏在暗处的刘剑锋看着林子柔,而林子柔也在四处寻找着她,晶莹如玉的脸上满是期盼的神色,就冲这份深情厚谊,也要好好的守护她。

其实对刘剑锋来说,现在才是真正的关键时刻,从他第一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林子柔,发展到今天,敌人的目的仍然是林子柔。

刘剑锋非常有耐心,即便林子柔再怎么着急,即便蜘蛛在自己面前织网,即便小燕子在自己身边做窝,他都一动不动,作为狙击手,时机稍纵即逝,也许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万万不能分身,更何况关系到林子柔的安危。

王珊珊和他请假说出去和同学们玩一会儿的时候,王强并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的心中,王珊珊如此乖巧,几个同学约出去玩一会儿,就能够回家了,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天已经黑了,这个就太过分了。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黑的天,在外面是很容易出事情的,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要是出了事情,吉林白城一办公楼倒塌那一切就都毁了。

“爸,您说什么呢?啥叫我不想好了?我这次和同学们出去,可是和您们说过的。同学们把我送回来的,能有什么危险?”王珊珊直面王强,不服软地对王强说了起来。

王珊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错误,她出去和李忠信他们做活动,然后出去吃饭的事情,她和母亲张洪清说了,而且张洪清和王强同意了她的要求。

现在她刚回到家,就被父亲横眉冷对地一顿批评,她举得,父母在这个事情上,有些过了。

“让你出去参加什么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是我答应的,因为我听你小舅说了,他现在就在那边工作,活动很好,还有一些礼物。可是,我也没有让你出去这么晚才回来啊?”王强眼睛瞪得浑圆,更是气氛地大声说道:“我是让你参加活动去了,不是让和一群男女同学出去这么晚才回家的。”

“那行吧,我先睡觉了,泡面不吃了,也不饿。”王亮眼睛都是红的,刚刚又处理了一个小问题之后,整个人都没了一点精神。

“好...”白松也没什么胃口了,这几天都是泡面或者面包,吉林办公楼倒塌他现在也一样,最想睡觉。

“对了,明天孙杰婚礼,去不去?”王亮进屋之前,转身问道。

“去看一眼,合个影,喝杯水吧。”白松叹了口气:“找个拷贝录像的时间。”

“喔...”王亮屋子的门,轻飘飘地关上了。

...

凌晨两点多,白松定好的第二次闹钟把他自己闹醒。

起床之后,白松看了看被搬到他床边的电脑,发现电脑还在继续运行,心中大定。

他根本不知道这样大海捞针到底有没有意义,但是能做点什么,心里就很充实。四五天过去,加起来白松睡了也不到20个小时,但是这样做,才能让他的心情稍微稳定一点。

当然,只有一点而已。

按照这几天的经验,如果这个系统连续运作四个小时都不出问题,那就一般不会出什么太大的bug。

外面的人很多,校园里有一百名学生,外面就可能会有六百名家长,四二一模式啊,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一定都会来到现场的。

想要混在人群中实在是太轻松了。

一会做操结束,白城倒塌楼事件校园大门就会打开,家长们就会蜂拥而至去迎接自己的孩子,场面一定会出现混乱,即便警方在场,也不好阻拦。

而且,危机解除,警方人员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松懈。

所以,如果人群中还有杀手,那么一定会在这时候对林子柔下手,这才是真正死士该出手的时候。

只要能杀掉林子柔,浪费一名死士是非常值得的。

一路追查过来,刘剑锋一惊掌握了很多信息,首先就是对方的目的是某高科技产品,估计应该是某种领先时代的高科技武器,已经上升到了国家机密,顶级军工的高度。

而黄泉组织内部也在研究这个,并且控制了林子柔的师兄,可能还有她的老师。

但研发是创新,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全新发明,是发明者在丰富知识基础上的奇思妙想。

静谧的楼道里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踢踏踢踏,脚步轻灵,节奏感极强。

女教师脚步轻快的走到大教室门外,忽然深吸一口气,惊声尖叫道:“啊,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她尖细而又高亢的声音,就像电视中奥特曼正殴打的怪兽的叫声,顿时惊动了教室内的匪徒,他连忙推开房门,一看女教师瞬间一愣,立刻走了出来,边走边伸手要抓她:“你他妈怎么跑出……”

砰!白城信用社倒塌事件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枪响给掩盖了。

紧接着,他的天灵盖被掀飞了,脑袋少了一半,鲜血混着脑浆四下迸溅,尸体轰然倒地。

走廊的另一端,刘剑锋正以绝对标准的站立射击的姿态瞄准着这里,枪口还冒着烟。

那女教师一下愣住了,滚烫的鲜血正沿着额头划过她白皙的脸庞,少了半个脑袋的尸体就在她脚下,这是何等的恐怖啊!

“啊……”女教师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闭上眼,白松很快的就要进入睡眠状态,临睡着前最后一秒,白松习惯性地微微睁开一点眼缝,发现电脑已经停了下来。

一丝不知道是什么的激素在白松身体内被激发出来,神经也绷住了一会儿,白松强迫着自己,睁开了双眼。

bug了。

起身,看了看,白松松了一口气。

不是什么大问题,一段10分钟的视频,解码失败了。

这视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就是解码失败。

让刀箭门和青龙帮互相争斗互相消耗,然后江龙会在一旁静待,从中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这刀箭门最终的下场会怎么样,王勤富和江龙会可完全不在乎!只要能把青龙帮给干趴下,白城办公楼坍塌那么过程怎样不是无所谓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王勤富准备把自己的这个主意发消息向江爷做汇报的时候,宋副掌门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四大弟子是我刀箭门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四个人,他们代表了整个门派的未来与希望!可是现在……什么都完了!”宋副掌门的声音之中透着浓浓的不满:“青龙帮和张紫薇,实在是太狠了,这个仇,我刀箭门一定要报!”

“宋副掌门,你尽管放心,这一次,青龙帮打的不仅是你们刀箭门的脸,更是我江龙会的脸!我想,这一次江爷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王勤富说道。

他身为信堂堂主,此刻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默默等待着江爷的消息,同时寄希望于青龙帮不要对他采取任何动作。

“如此,就多谢江龙会了。”宋副掌门面色凝重的说道:“而且,经过此事之后,相信刀箭门的掌门人很快就能出山,我掌门师兄的箭术和刀法已经出神入化,倘若他亲自出手的话,那么青龙帮根本无人能够挡下他来!”

王勤富闻言,眼睛一亮:“如此甚好!我相信,以贵派掌门人的身手,青龙帮必然会干脆落败!”

其实,在此时的王勤富看来,这无异于一个借刀杀人的好办法。

然而,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砰!

一声枪响!

李先华只感觉到一股狂猛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肘部!

随后,无穷无尽的剧痛从肘部产生,迅速蔓延开来,把他全身都笼罩在内!

李先华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胳膊飞上了高空!

狙击枪!

有狙击手在远处埋伏着!

维多利亚并没有站在原地,而是往旁边闪开了一步。

她之所以闪开,并不是害怕李先华展开二次攻击,而是为了避免让对方肘弯处所喷出的鲜血溅到自己的身上。

一旁的邵梓航看着此景,忍不住的低低说了一句:“两个疯子。”

嗯,他这句话,所指的就维多利亚和狙击手白蛇。

刚刚那种情况下,只要埋伏在暗中的白蛇稍稍偏出半毫米,那么最终子弹所打爆的就是维多利亚的脑袋了!

可是,维多利亚偏偏可以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