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水炮的降温,人在这种环境下怕是几分钟的时间就会被蒸熟!

“阀体在那!”

泵房之中,迅速的确认了一下环境,企业消防队的消防员惊喜的伸出手,指向了泵房中间耸立着的两个直径足有三米的管道。

对立而置的管道上,分别有一个汽车方向盘大小的泵阀。

“两个阀体需要同时拧,对着拧!”

“好!”

得到了信息,肖成栋和贾浩毫不犹豫,立刻冲上了前去。

不顾已经被烤的发红的阀体扳手,开始奋力的拧动阀门。

一圈,两圈,三圈.....

很快,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看着似乎丝毫没有动的阀体,肖成栋回身看了眼站在门口水龙下的企业消防员。

“兄弟,怎么干拧不动?”

“这就不知道了!之前全是电子控制的,我只知道断电之后需要手动操作,但是具体怎么操作,这个我们都没试过!”

带着一丝狐疑,肖成栋将肩头的对讲机按了下去。

这奥斯卡评选搞公关本就是奥斯卡允许的,还有各种明的暗的规则在,不公关的是傻子.

公关基本到了每一年的年底就开始了,这时候各家电影公司就开始大力宣传自己公司力推的一些影片,因为奥斯卡的评选是分为两部分的,第一部分就是由学院下属各部门负责提名,首先各电影公司得把自己公司力推的电影推到学院下属部门的人员那里,得让人家知道看到记住,让人家给你投票,这样你才可能获得提名.

虽然每一年的奥斯卡评选的影片会是上一年一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演的影片就可以,可是要真说等过了十二月三十一日再搞公关那就是傻子.

公关是要时间的,是要游说的,不能说那边都快要开始投票提名了你才找人公关,司机在车上要求那就晚了.

必须要提前,提前和那些公关公司定好的,当然这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和公关公司基本是长期合作的,每个月都会付公关公司几千的费用,这就当给发工资了,当时候用的时候人公关公司才会接你的活.

否则,你零时找的话,人家是不接的.

主要是因为夜明珠外壳的附带价值,让其有了一定的升值。

而这把铁剑,虽然看不清楚真正的来历,但毕竟是件古董,两者相合卖个一百万,张凡也亏不太多。

然而,这两位大佬一个比一个出价高,直播间内立刻有人领会到了。

“不对呀,为什么刘馆主也出了价格?难不成事情出了反转?我今天要被打脸了!”

“我去,之前我还以为张凡被打眼了,难不成,这把剑真的是观台定秦剑?”

“各位可不要小瞧了这两位老学究,一个是古玩协会会长,天生老贼,另一个火眼金睛,现在可是博物馆馆主,无论是在考古研究上,还是在历史文物鉴别上,那可都是祖宗级别的人物,他们两个都出了价格,估计事情,真有变化!”

“张凡先生应该不会卖出去吧?”

“夜明珠都上交了,没赚到什么钱,这把剑风险太大,我看出手是最好的。”

“张凡先生到底是为什么才把那颗夜明珠上交的?你们有人猜到没有!”

说罢,还真就缠上了陈放。

陈放被逗得一乐,滴滴注册司机要交多少钱伸手滑了滑她的小翘鼻,“没问题,那我就养你一辈子,做鬼了也养,哈哈……”

在恒大华庭呆到下午三点,陈放叮嘱江秋朦好好休息之后,才起身离去。

而江秋朦,则疲惫地瘫着娇躯,脑袋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

想了下,打电话把妹妹给叫了过来。

“秋樱那妮子,有时候说话做事不知道分寸,这次还好,如果下次没处理好,指不定会让陈哥对我产生意见,那时候就糟糕了,我得好好和她说教说教,免得她脑子一热把我坑了……”

尽管这次和陈放摊牌后,结果让江秋朦十分满意,而这件事的起始是因为妹妹来给自己打小报告,但江秋朦可没因此而感激她,反而还埋怨她不知道分寸,差点把她也给带偏了。

也得亏是陈放没生气,要是生气了,一脚把她给踹了,那她不得肠子悔青都没用了?

帅不帅都另说了,关键这么大方的男人,江秋朦不认为自己运气好到这辈子还能遇见第二个,如果放走了他,将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听到赵洪波这么说,佐藤小建刷得一下变了脸色,一时间整个人方寸大乱。

“哈哈,佐藤先生,我怎么知道的就不用你费心了!”看到佐藤小建的反应,赵洪波仰头大笑道。滴滴对车辆的最新要求

“不过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把佐藤纯一郎被杀害的证据拿出来,你以及你的佐藤化工恐怕是过不了这个坎了!”

“再说了,佐藤先生,此前你之所以暗中搜集佐藤纯一郎被杀害的证据,不也是想替佐藤纯一郎报仇吗?”

“今天你把证据给我,我帮你把仇给报了,让凶手以命偿命,而且你还不用抛头露面得罪人,何乐而不为呢?”

“这......”听到曲伟这么说,佐藤小建的思想有些动摇了。

刚才赵洪波说的没错,自从踏上华夏土地的那一刻起,佐藤小建就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为佐藤纯一郎报仇!

要知道,佐藤纯一郎可是佐藤小建迈入商场的启蒙恩师,当年佐藤小建就是跟着佐藤纯一郎一步一步学习成长起来的。

“估计是为了名望吧,毕竟像张凡先生这种人,拥有很高的学识,以及很高的现实地位,但他们更需要的应该是名望,也就是知名度!”

“我看不大像,如果不是因为李晓晨今天凑巧和张凡先生碰到,私家车怎么加入滴滴估计咱们根本都不可能知道有人上交夜明珠!如果是为了名望实在太牵强。

估计张凡先生,真的是遇见了国宝,觉得出手之后会贬值,才选择这样的方式上交了!”

“不管怎么说,仅仅是以不让国宝贬值,无价之宝变成有价之物,而大公无私将这样的宝贝奉献出去,这种本领和态度,就值得我们敬仰了!”

“没错,我支持张凡先生,这一定就是观台定秦剑!”

看着直播间内的评论,由衰转盛,许多人,结合之前的事情,再一次为张凡人设上增添了光辉。

即便就连张凡都不免微微摇头!

“谢什么谢,别那么见外。”

陈放道:“这套房子呢,你先住着,物业费和水电费什么的你不用管,我来处理。

你要是还觉得不行的话,我给你个承诺,乖乖跟我五年,五年之后,我就把这套房子过户到你名下,到时候怎么处理,随你心情。”

“这……”江秋朦闻言呼吸急促,睁大水涟涟的双眸不知所措,结巴道:“你,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乖乖跟你五年,你就把这套房子送给我?”

“怎么,不信?”陈放笑了笑。

“不是不信,而是,我有点懵,滴滴客服电话人工服务你真的要送我房子吗?这个地段的房子价格可不低,这套房价值应该一千多万呀,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说要送我,我有点慌……”

陈放伸手捏了下她那嫩滑的脸蛋,道:“慌什么,我说过,跟着我,你不会吃亏的,除了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但物质上的一切,我都能满足你。”

“嗯呢,你对我太好了……”江秋朦开心坏了,连连点头迎合陈放的话。

陈放接着说:“另外,除了房子,回头看情况我再送你辆车开,你喜欢什么车?法拉利喜欢不?”

毕竟。

这一次,要赌的,是舒舒啊。

拿着她的生命来冒险,说实话这事最难以抉择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我们不妨试一试。”

代号C的女孩,此时终于开口,她倚靠在墙壁上,看着女护士:“这一年来,我们走了很多地方,所有人都告诉我们,这样的手术没法做,所有人都说,这样的病不能开刀。”

“我不懂医,但懂看人。”

“我不知道他那一份计划书里面到底是写什么,事实上看了也看不懂,但我看到了你看着计划书时,眼中生出来的强烈希望,以及无数的震惊。”

“我知道,这个医生,或许真的不一样。”

“可是…这个萧阳没有任何从医经验,甚至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女护士摇头。

“他没有行医资格证,你有吗?”却见代号C突然展颜一笑。

这话,让女护士瞬间沉默了下来。

确实,她也没有行医资格证,那东西需要考试,需要一系列的流程,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