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不置可否,指了指里面:“走吧,先进去。”

“嗯。”黎沁点点头。

两人并肩进入国贸商场,一阵阵高档与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

但令陈放诧异的是,他的眼前光芒闪烁,好像来任务了?

顿下脚步,打开系统界面一瞧,还真的是。

【任务】:国贸商场消费计划。来到了燕京顶级的奢侈品聚集地之一,你的目标就是买买买,如果不能花上八位数的钱,你也好意思说自己开挂了?

【任务要求】:在离开国贸商场之前,至少消费1000万。

【任务奖励】:1张未知的返现卡。

【任务惩罚】:没有任务奖励。

“你怎么了?”黎沁见他突然停下不走了,连忙问。

“没事儿。”陈放快速扫了眼任务,然后关掉系统,对黎沁笑道:“你今天真好看。”

“刚才就说过一遍了,不用再说第二遍。”

黎沁傲娇地回了一句,嘴上不以为意,但心里却喜滋滋的。

关金鹏亲自给李佳欣做着示范,甚至在楼梯扶手上划了一个记号,让李佳欣一会儿把手搭到这个位置,这样设置在二楼楼梯拐角处的镜头正好能拍到她的手和露在袖子外面的半条胳膊。

“Ready!”

“Action!”

李佳欣和贺新两个人一前一后上楼,拐角处,李佳欣往楼梯扶手画记号的地方一搭,画面中正好出现她那戴着闪亮戒子的手和半条纤细雪白的手臂,看到这画面坐在监视器前的关金鹏不由嘴里“啧”了一声,有些暗自得意自己安排的这个镜头巧妙。

然后就就见李佳欣走到拐角处,我的教师刘雨卷珠帘回头跟贺新笑道:“我上一次跟你说的那些话,居然没有把你这个好朋友给吓跑了。”

贺新手挎着包,抬头看着前面那个妙曼的背影,道:“我想你一个人,可能收拾不了这么多东西。”

说着,也微微一笑道:“现在是不是还乱七八糟的吧?”

这时两人正好走到二楼拐角,面对镜头,李佳欣回头,再次在画面中展示她那如汉白玉雕刻的完美侧脸,抿嘴一笑道:“你都猜对了!”

第一次体会到死亡恐怖的天冷雪缓过神来,压低声音询问,“什么是瘟疫天灾?”

我在她耳边轻语,“七大害里最神秘最恐怖的一位,没人知道他的样子,甚至是男是女,排在国际杀手榜第一位。被他盯上就像是遇到瘟疫或是天灾般不可抗拒,只能是等死。”

“我的天,他干什么把咱俩杀了哦!”

我心有余悸的回应,“是咱俩倒霉。”

“都怪我非要带你散步,我这下寿命成了负数。”

见她如此自责,我笑着回应,“也有好处,你的伤立刻复原,找个没人地方咱俩试试,或许羊肠小路变公路了。”

“滚!”

天冷雪赶紧离我远点,我脱了染血的上衣丢一边,脑子里却突然响起老板的话语。

“阿浩,你来我这一趟。”

我心里一惊,赶紧跟几人说了声,他们要跟着却被我拒绝。

暗处还有个瘟疫天灾呢,可不想他们出事。

山火还在燃烧,小西的美颜教母山河续写46一些区域火势已经很小,苏丽丽动用水系能量将我包裹,这才有惊无险的穿越火海来到山涧边缘。

刘浩递给了阿豪一根香烟,微微一愣后,身为老烟枪的阿豪还是接了过来,就在刚刚拿过香烟的阿豪,正准备在自己身上找打火机时,刘浩这边一句将点燃的打火机放在了阿豪的面前。

阿豪微微一愣后,就忙用双手捧着火,将叼在嘴边的香烟给点着了。

抽了两口香烟后,刘浩再次开口了:“阿豪,刚才我说话的语气是有些不好,不过我说的意思是没错的。我不惜盯着丢工作的压力来为你的妻子做手术,是我自己真的很想去救出现在我眼前的病人,这是我的一个责任,所以呢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的,因为这是我自愿的。”

刘浩再次抽了一口后,继续开口:“将你妻子的手术偷偷换了一台价格便宜的手术也是因为你没有钱,但是现在呢,你去拿着钱来给我送,这是什么呢?这不就是在打我的脸吗?”

听到刘浩的话后,阿豪的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刘浩继续开口:“你说你总共就八万来块钱,现在的我帮你将手术换成了微创的阑尾切除手术,可这后期的护理费用下来,也是要花个几万的,而且你好要留着钱回家,如若我在拿你的这个钱,你觉得我的良心能安吗?”

没把尸体丢弃在山涧底部,而是背了上来,我的美母校教师李诗芸瘟疫天灾可是位列通缉榜前三,赏金高达十个亿。

一爬上来心里立刻感觉很温馨,天冷雪众人竟然不顾劝阻来山涧边缘等我,一个个穿越火场时又变得灰头土脸。

见我背着一具尸体,一个个惊讶不已,得知是瘟疫天灾后全都瞪大了眼珠,一脸不可思议,紧跟着是狂喜。

尹心怡赶紧跟副总裁汇报,他很快乘坐直升机赶到,不等直升机降落就打开舱门跳了下来。

他对尸体检查的很仔细,终于确认是瘟疫天灾没错,兴奋的一拍我肩膀。

“你这次可立大功了,想要什么奖励?”

我一脸笑意,“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只是把尸体背上来而已,我老板说了,他只要魔指。”

见他一脸为难,我又补了一句,“我老板还说了,你们要是不给,他就亲自去拿。”

副总裁的脸色更难看了,苦笑着掏出卫星电话拨打,很快有了消息。

“那你们在这等等吧,魔指会送过来。”

我心里一喜,再加上这根,老板就有了五根,已经凑够了一半。

没有干等,山涧里还有几具异类尸体,都可以领取奖金,其中一头妖兽还可以食用。

岩石被烧的有些滚烫,好在还能承受,随着降低高度也不再烫手,安全的来到山涧底部。

下面有不少摔死的动物,我的美母英语教师看来都是为了躲避大火慌不择路坠落,甚至有几只异类,我立刻挖了内丹。

进入山洞里,感觉外溢的能量更加狂躁,来到最里面有石塔的地下空间一愣。

不光老板在,还有个白胡子老头正跟他下围棋,这老头竟然是我外公!

我忍不住惊呼,“外公,你怎么在这?”

他翻翻眼皮,“我怎么不能在这?”

老板淡淡一笑,“他是来送手指的。”

果然是外公偷了花羞的魔指,我简直无语,这样算的话老板得到的魔指已经有三根。

一个光球向我飘来,老板一边下棋一边淡淡低语,“还有个灵体送手指,竟然敢对我不敬,已经抹去了意识,让你饲养的灵物吞噬了吧。”

我心里一惊脱口而出,“您把清明怨女杀了?”

外公笑了,“清明怨女鸡贼的很,派了个叫冬梅的侍女过来,可惜所托非人。”

这完全不同于他初见周讯、江姗时的心情,那是激动,而现在却是害羞、拘谨,就如同当初到中戏报名时第一次看到程好时一样。

李佳欣或许见惯了这种在她面前一下子变得拘束的男生,我的美教师番外珠帘篇载落落大方的主动向他伸出手,再次笑眯眯地说了声:“你好!”

“哦,你好!”

他没敢唐突佳人,手稍稍一搭便随即放开。

关金鹏原本还想跟李佳欣说两句,但当看到两人开始互动的时候,他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来,镜片后面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们。尤其是贺新,这一幕让他突然想起了蓝宇,当蓝宇再次遇见陈捍东的时候,好象也是这样,神情紧张、拘谨,而眼神中却充满了炙热。

关金鹏兴奋了起来,拍摄进度很紧张,一方面他是担心李佳欣跟贺新的配合问题,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贺新能不能尽快进入状态。

而此时贺新在面对李佳欣时所流露出来的那一丝细腻的东西,正好和戏里田守信这个人物是契合的,他在面对潘玉良时,正是这种炙热、害羞和拘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