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什么?刚还说什么罢工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小九九。”方凡本不想揭穿二哈的伤疤的,那知道这只死狗不上道,那只好对不起了。

“我…………”二哈本想说我没有的,但瞬间明白了是嗜血鬼虫告诉了方凡,这该死的小虫子,以后有机会拍扁他。

“好了,方凡,二哈还是蛮听话的,你看现在又可爱了许多,就别说她了。”罗月琪见方凡一直在罗里吧嗦的就抱起二哈道。

方凡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说不了,只好带着三人继续前进,心里想到有机会把这二哈的屁股给打爆。

当看到魔兽大军的时候,方凡冷哼一声,然后一股威压发出,这些魔兽大军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就看到一群人冲进了一最里面的洞中。

方凡就觉得奇怪,这群人怎么现在才进去?

帝子感觉很郁闷,因为现在太子就要被那傀儡耍死了,这时候只要他再等一段时间,那太子一定会死,到时候这洞府的传承就是他帝子的。

那知道他感觉来了三个人,而且其中一人很强,就那点威压和咳嗽声就把这魔兽大军给震退,而自己和太子一群人牺牲了多少兄弟才闯过来的。

除去这是神州敬老爱老的节日外,天都城某个圈子里的人还赋予了他另外一个意义。

去年重阳节之前,大风冰雨,在香山,有一家人跪在香山某栋别墅的门口。整整跪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位冠军侯就在电视台三联播,成就最辉煌的霸业。

而一年过去,那位冠军侯再进一步,成为手握实权的一方巨擘!

在那天都城最早到现在都不过时的豪宅群里,那最靠后也是最大的豪宅内正是灯火通明。

豪宅后面是三百平米的花园,前面则是一望无际的人工湖泊。

里面不仅仅有最珍贵的黑天鹅,岸边还有前些年引进过来的草泥马羊驼。

这地方当时不贵,最大的豪宅也不过三千万。父子误会反虐训诫

那时候地也不贵,开发商也很讲良心,这里绿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绿地比豪宅都还要多几倍。

后面天都城的豪宅虽然越来越多,越来越豪华,但绿化环境比起这里来,依然差了一个档次。

豪宅的大书房里,几个老人正坐在紫檀椅子厚实的垫子上,表情极为凝重严肃。

向碧婷提醒了一下李枫。

“等咱们的手表出来,让你大哥赚几万块钱问题不大。”

李枫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他要开发的这款手表,是市面上完全没有的。

他有一种预感,只要这款手表上市,绝对会被抢疯的。

“别说几万了,能让他赚点就行。”

向碧婷现在觉得李枫跟之前的变化的确有点儿大,也在试着慢慢的接受他。

不仅生活慢慢的有所好转,连她娘家的人也扶持上了。

只要李枫有这样的一个上进心,即使赚钱没有那么多,向碧婷也是不会轻易放弃这段感情的。

他现在唯独担心的是李枫,如果生意再次失败,会不会又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因为之前李枫性格大转变,就是因为做生意失败了。

所以她宁愿钱赚的少一点,父子训诫古风只要李枫能这样一直维持下去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斌便开着车到了李枫所住小区的门口。

二人在路边儿吃了个早点,便开着车往杭城而去。

傀儡似乎有感觉,也感受到了危机,想躲开去躲不开,眼里立马寒芒一闪,然后一道强大的刀芒劈向了太子。

接着傀儡被符箓包裹住拖向了刚出现的一道细小的空间裂缝,帝子高兴了,成功了,终于成功了,而太子却面如死灰,随后死死的看了一眼帝子。

最后无奈的捏碎一张符箓,然后消失不见。

帝子一见成功就朝那个传承跑去,一到那个洞府中,一个巨大的雕像出现在帝子面前。

那藐视天下的气势,压得帝子差点跪下。

“剑帝?没想到是剑帝。”帝子欣喜若狂,然后一滴精血滴入了剑帝的眉心。

接着帝子整个人和雕像消失不见,方凡带着罗月琪和于娜还是晚了一步。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雕像消失,表面虽然没什么遗憾,但心里还是十分遗憾的。

“方凡,那传承被别人得到了,父子亲情虐反虐 胃癌我们走吧。”罗月琪受不了这里的血腥气息催促道。

刚她们一进来,就看到到此都是尸体,只有一小部分和帝子带来大部分人在打斗着。

“哪个商家疯了?哪有这闲工夫把自己的消息放到电脑上?”

张斌是完全的不相信啊。

李枫摇摇头,果真是老一辈人,思维是非常的顽固。

他知道现在解释再多是没有用的,等自己做出来之后,张斌就知道结果了。

到了杭城之后,二人没有过多的停留,便直接开始找着厂家。

好在杭城做电子产品的都在一起,李枫二人便挨个儿问能不能做了他们这种手表。

前面几家都是做不到的,就在二人将要失望的时候。

有一家的经理看了看李枫自己画的图纸,不住的点着头。

“二位先生,你们先等一下,我叫我们老板过来。”

说着,经理便出去了。

大概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经历领着一个看上去快要40岁的男人过来了。

“这是我们的老板吴总,刚才你们说的这些我不太懂,少主重训诫罚跪还得我们老板亲自跟你们谈。”

经理介绍着。

李枫二人急忙站起来介绍着自己。

之后的好些天里,所有的研究员都进入阵中,然后又进入安宁所布置的那个时空阵法之中,他们感受到了时空阵法的奇妙。

真的是在里边呆十天,相当于外边的一天。

还有,进入那个时空阵法还能在入梦的时候学到好多东西,那些研究员大喜过望,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如果能够把这个时空阵法研究透的话,完全可以提升整个国家的教育水平,可以让华国的国民比别国多出十倍的时间来学习。

另外,还有其他的各种好处。

还有那个大的阵法,如果能够研究透彻的话,用处也特别的大。

他们赶紧跟上边汇报,不出两三天就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多的军人还有科研人员。

而安宁在帮他们了解了这里的一切之后,就被接到了京城。

她到了京城之后就见了几位领导人,那些领导人感谢安宁为国家做出的贡献,问安宁想要什么的时候,安宁就直接说了:“我想以后能够带一个人进入那个时空阵法当中学习。”

这个是可以有的。

在他们的中间,那个叫于扬的青年帅哥站立笔直,脑袋低垂,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在桌上,还摆着一份价值不过四万两千块的合同。父子亲情虐隐忍后悔

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老人们的目光也都凝聚在这份最微不足道的合同上。

合同上那两个非常难看的两个字,却压得所有人都快要喘不过气。

“确定是他的妹妹?”

“是的。亲妹妹!”

“小威说过要封杀她们的公司?”

“是!说过。”

简简单单两句话出来,书房里便自没了任何的声息。所有人就跟死人一般,连呼吸都已停止。

中央空调吹来的热风,却是叫人感受不到半点的暖意。

“现在怎么办?”

短暂的沉默后,一个老人轻声说道:“打断小威的两只手,或者,两条腿。”

“给他表个歉意。”

“可以!”

“同意!”

几个老人齐齐点头,一边的赖紫威听到这话顿时就吓晕了过去。

这时候,于扬轻声说道:“我不同意。”

这话出来,几个老人齐齐望向于扬。

“还不够!?”

“那就让小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