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最近以来,苏锐在这种事情上的顾虑越来越多,虽然他身体很渴望,但是精神上的强大力量还是不断的给他压力。

天知道他是怎么抗住的。

最关键的时刻,苏锐咬了咬牙,迟疑了一下,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小受就是小受,在这一点上面和正常男人完全不一样。

由于苏锐的“退缩”,再加上张紫薇是个黄花闺女,在这方面完全没什么经验,光是和苏锐的接吻,就已经抽走了她身上的所有力气了。

至于主动和苏锐进行那种事情——张紫薇也欠缺了一点勇气。

对于张紫薇而言,她能够鼓足勇气和苏锐走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所以,两个人就这么各自懵逼的洗了个澡。

在整个洗澡的过程中,两人你不敢我不敢苏锐简直比小受还小受,比女人还女人。

如果围观群众得知真相的话,简直会无力吐槽。至于那些觊觎张紫薇美色的男同胞们,恐怕一个个都会气个半死,恨不得拿刀把苏锐给活活劈了——尼玛,见过浪费的,没见过这么暴殄天物的!

追剧追哭了并不准确,准确形容应该是追崩溃了,追傻眼了!

“就这样自杀了?没了,大结局了?啊——”

抓狂不已。

这一夜注定是被这部古装剧给搞崩溃了。生姜放菊花里

“臭楼酥婉竟然敢骗我!”

哽咽着盯着屏幕,又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想到心塞的大结局,胸口就堵得慌。

还记得几天前空空送楼酥婉和商言言去机场的路上,空空抱怨:“你们两个回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又该无聊了。”

古灵精怪的楼酥婉灵机一动,说:“那你追剧吧,追剧我发现一部特别好看特别甜,甜齁了的古装剧,想到大结局我就腻死了,你看了保证喜欢。”

“当真?我最近就想看那种甜死人的剧来调调胃口。说吧是什么剧,待会我回去就追。”

“绝世甜剧《东宫》,甜死人不偿命的那种,我都追了三遍了,我回去都想再看一遍。”

现在想想当时楼酥婉那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空空气得真想大半夜打电话过去把她骂一顿。

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海纳直接投足1亿美元,后期不否认有追加投资的可能。这让原本对剧本也十分看好的投了1000万进来掺和一下的鲍勃都觉得自己这一次是不是太冲动了一些。

所以一开拍海盗船长2,和的顶着华夏电影名字海纳拍摄的达芬奇密码瞬间吸引不少的关注度。

不过影迷和业界关注海盗船长2,基本上的都是好评。有人开始猜测这又是怎样一部票房大卖的电影,可以达到怎样一个惊人数字。

对于达芬奇密码,基本上都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的。甚至有人开始列出海纳这几年投资的收入报表,罚出眼泪的方法 特疼看看如果这部电影遭遇滑铁卢,一毛钱的本钱都挣不回来。那海纳公司会不会破产。

可这个列表已公布,瞬间不少原本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傻眼了。因为据不完全统计,海纳这几年光在在投资电影上面就赚取到了大约67亿美金。

要知道这几年虽然电影市场大热,可就算好莱坞的巨头公司,每年的在电影上面的收入也仅仅只是在20亿美金左右。

也就说从海纳投资好莱坞电影开始,虽然没有自己一部作品,甚至没有去签约一个巨星和知名导演,更别提有什么编剧的情况下。

她伸出手,环住了苏锐的脖子,微微的踮起脚尖,吻住了苏锐的嘴唇。

好似有一股电流,从苏锐的嘴唇之中传递进来,迅的蔓延至全身!

有些时候,身体本能的力量会强大到远出精神的控制范围,至少现在的苏锐便是。

当张紫薇的身体贴上来的时候,他便本能的伸出手,抱住了张紫薇的后背。

…………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

苏锐和张紫薇才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已经洗的干干净净了,彼此的嘴唇都有点微微的红肿。

说来可能会没有人相信,在刚刚过去的那一个多小时里面,两个人真的是很纯洁的洗了个澡。

是的,很纯洁。

比起那种干柴和烈火的事情来,姜罚是什么感觉会痛吗真的纯洁多了。

这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是的,苏锐现在每每遇到这种时候,脑子都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几乎处于无意识状态的和张紫薇吻了很久,从淋浴之下吻到了浴缸之中。

“谁死了!”赵灿陡然站了起来,想到武亥也一把年纪了,莫非是武亥死了?

“空空你节哀顺变,我这就赶来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武空空哭声突然停止,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片刻后破口骂道,“你爷爷才死了,赵灿你故意的吧,我把你从小黑屋里放出来,你心里不甘,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咒我爷爷死,是不是?”

“不是,你刚才说什么死了,哭得那么伤心,我以为……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那你大晚上哭那么厉害,这……叔叔身体一向很好的啊……”赵灿想到了武旦。

“……赵!灿!麻烦你现在立刻来我家!”武空空紧皱眉头杀气腾腾。

“嗯,我这就赶过来,你要坚强!姜罚与风油精哪个更疼我会陪你一起挺过难关的,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哎……”赵灿悲痛万分。

武空空一时间呆滞在床上,胸口的怒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太可恶了!太恶毒了!

一字一句的骂道:“赵灿,我全家好的很,大过年的你咒谁死啊!赵灿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个毒妇,心肠歹毒的毒妇,我家人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挨个咒他们死,别让我再见到你,要不然我一定把你千刀万剐活埋啦!呜呜呜呜……”本来就看的心态崩溃,好不容易把赵灿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就开始诅咒,空空哭得更是伤心。

“当然不会!我只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假如,我落在刘家的手中,你不要回来救我。你回来,只能是无谓的牺牲。”

血饮冷笑了一声,道:“你把我血饮想像成什么人了!你拼命救了我,我怎会弃你于不顾,我血饮不是怕死之徒。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这句“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说得铿锵有力,毫无回旋的余地。

陈小刀向血饮伸出手,笑了笑说:“好!那我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啪!”

血饮伸手与陈小刀紧紧相握,姜罚的姜需要多长两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入夜!

银珠的房间里。

银珠见卓旗右手受伤了,心里暗暗高兴,表面装作关心的样子,说:“你这伤是怎么弄得?”

卓旗怒哼一声,说:“田家洼子那帮刁民,跟我耍诡计,我一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儿。”

“这件事情我听说了,昨天晚上的爆炸声,就是他们弄出来的吧?”

“对!”卓旗咬牙切齿地说:“这帮刁民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待我找到他们,非得把他们处死不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然有法可行!

“陈羽,发生什么事了是么?你这么凝重!”

唐芷汐的声音在陈羽的身后响起,陈羽连忙转身,阴沉的脸色一扫无余。

“没事,芷娇那丫头怎么样了?”

陈羽搂着唐芷汐问道。

“我和琴姐用热水给她擦了身子,这丫头都喝断片了,睡死了,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是还有气,我都怀疑她把自己喝死了。”

唐芷汐一脸嫌弃的瞪了客房的方向,接着道:“你在哪把她捡回来的,这丫头是不是又惹麻烦了?”

“没事,咱们都住在天琴湾一号了,你老公还能怕什么麻烦?”

陈羽笑呵呵的揽着唐芷汐,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早,唐芷娇睁开眼的时候,入目是刺眼的阳光,舒适的大床,宽敞明亮的落地窗。

接着她猛的坐了起来,感觉后背凉凉的!

反手一摸,皮肤细腻,毫无阻隔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