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下自己第一首MV还是中文的,不过那首虽然也发在YouTube上了,可是点击量没有进击的巨人这首《红莲之弓矢》红。

一个是天朝对上YouTube限制还是很严的,都要翻墙去上,所以那边看这首歌都是在天朝国内视频网站上,他现在又没有像少女时代天朝死忠粉那样,去刷YouTube的。

还有个,就是制作MV问题了,这个在YouTube上人家是看小电影去的,不是听歌了,反正点击量还是比较高的,当然和在日本国内火的程度还是没法比较的。

连续一周保持在日榜冠军,上一周周榜应该也是他的,不过今天到第二去了,他刚才在手机上看的就是今天的冠军歌曲,少女时代的单曲。

刚才和小家伙网上聊了一会,她分析的原因是本来朴太衍在日本人气就没她们高,而且最主要的问题是,MV红过歌曲,而且他又没宣传打榜,能坚持一周很了不起了,对了已经发布3首歌了,可是他专辑还是没有发售。

今天发布的歌曲是histle口哨,这首MV是在济州岛一起拍的,MV女主角是金泫雅,这个是他像小埋提议的,一个是穿比基尼泫雅的身材的确惹眼,最主要的问题是,一首江南style和允儿合作,一首trouble maker和西卡合作,猎户家的小娇娘这两首歌前世可是都属于小野马金泫雅的。

这种表现不仅仅是给他自己长脸,也是给《经济家》杂志社长脸,说得更大一点,甚至是整个华夏长脸。

所以即便社长等人不理解,李长风还是要坚决将李枫带来,参加这次的论坛。

在酒店放下行李,稍事休息之后,李枫看了一下美利坚的当地时间,是下午一点二十分,时间还很早,距离明天的会议还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既然时间十分充裕,李枫觉得还是先去找林玉婷。

酒店距离林玉婷所在的威廉商学院很近,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李枫入驻酒店之后,便购买了当地的手机卡,给林玉婷打了个电话:“喂,我是李枫,我已经到酒店了,其他的人都开始倒时差,不过我睡不着,想来你们学院参观参观,你没课吧?”

林玉婷接到了李枫的电话,显得相当高兴,声音十分轻快:“李枫,你终于到啦,嘻嘻,我下午没课,你赶紧来吧,我请你吃好吃的,然后带你好好玩玩。”

“这次万里迢迢到了美利坚,可得狠狠宰你一顿。”李枫说道,“我住的酒店距离不远,大约半个小时就能到了,你赶紧准备准备,迎接哥的到来吧。对了,之前你联系的那位投资人下午有没有空,方便的话让他也一起来。”

“什么!”林逸震惊的无以复加,嫁给深山猎户住山洞如果不是因为接触了福伯这么久,知道他不会轻易骗人,林逸甚至觉得,福伯是在编故事了!

“我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一直暗中调查事情的真相,不过却是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些年,报仇的心思也淡了,看到楚小姐,我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一样,所以我用心的照顾她,也算是找到一些慰藉。”福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

林逸没有避讳的点了点头:“你原来是内家高手?”

“经脉俱损后,我隐姓埋名重新修炼外家,当时一心想重新站在巅峰,为妻女、门派报仇,可是现在,仇家是谁都不知道,就更别提报仇的事情了!”福伯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给你,也是憋在心里面难受,你且当故事听了,听了之后,也就罢了!”

福伯也没指望林逸能帮助他什么,这些秘密憋在心里面太久了,让他整个人都有些闷闷的,现在说出来,倒是松了一口气。

林逸知道,福伯说的语言不详,有很多细节他没有提,只是大略的讲述了一下他曾经的事情,但是林逸虽然疑惑,也不好询问,毕竟这都是福伯心中的伤疤,林逸问出来,只会让福伯更加的伤心!

“去吧。”殷少擎指了指那边,声音里带着蛊惑一般的怂恿。

“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说什么么?”路南弦挑衅似的抬起头,目光嘲讽,“殷少擎,她可是你的情人,这你也舍得。”

停顿了下,共妻小福娘又道:“可别说什么为了儿子,我想小辰在你心里并没有什么分量。”

话里话外透着自嘲,同样令别人也不好受。

许久没听到回应,路南弦狐疑转头,正巧对上殷少擎阴晴不定的脸,那道锋利的目光,让她浑身一颤。

“路南弦,我对你,已经够忍耐了,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进去里面之前,路南弦问守在门口的一名保镖要了个手机,后者征求殷少擎的同意,殷少擎果真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哐啷。”铁门关上,路南弦这才完全看清楚这间暗室的构造,本以为关押齐思蕊的地方,最起码得有张床吧,没想到里面就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连壶茶水都没有。

“你来干什么?”路南弦进去之前,齐思蕊正呆呆的坐在那儿发呆,身上绑着绳子,一见到路南弦,她立刻警惕起来。

“贱人,贱人,我没错。”齐思蕊露出几分讥讽,“路南弦,我早就知道你的存在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真的勾搭上了殷少。”

“啪!”路南弦毫不犹豫就是一巴掌,猎户家的小萌妻齐思蕊的脸都被打偏了。

她颤巍巍转过脸,唇角挂着一丝血迹,脸部的肌肉因为牙齿紧咬而微微发抖,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这贱人竟然敢打她?

她到现在都记得,那次在酒吧见到路南弦的时候,她正被殷少擎推出去应酬,完全就是一副玩物的样子,当时她丝毫不将这个女人放在眼里,甚至还有点可怜她。

谁能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风水轮流转了。

“你敢打我?”脑子里思绪万千,到嘴却只有一句话:“路南弦,你这贱人竟然敢打我?”

话音未落,她面前的路南弦直愣愣站了起来,锐利的目光足以射穿她的身躯。

“你想做什么?”齐思蕊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愤怒与恨意,这令她咽了咽口水,却不敢承认自己害怕了。

下一秒,她的肩膀传来一阵剧痛,路南弦竟直接割了她一刀。

“那你喊依晗一块过来啊,中午在这吃饭,吃过饭想做什么再去做。把繁星留这里,我帮你带。”

繁星不满瘪嘴,“繁星也想去。”

“真的不行,时间来不及的。”陈暮星摇头。

“有什么来不及的,到底什么……”

“好啦清月,年轻人的事你管这么多干嘛。”

吃完饭主动收拾碗碟的聂闻宣出声打断她,何以共清欢by家嬷嬷“以后又有的是机会,明天再让暮星过来不就行了。”

“好吧。那明天再过来,我一早起来去买超市最新鲜的蔬菜。”

“好耶,明天又可以出门了。”

繁星开心的欢呼,江清月只顾着逗她,根本就没有注意陈暮星只是笑着根本就没有点头同意。

大概玩了一个多小时,在陈暮星第三次提出要走,在第三次两老的依依不舍中,她和陈繁星终于站到了门口。

“别出来了,外面冷。”

她背好自己的书包,对着江清月夫妇说。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还背这么大个书包?”江清月问,“可别在户外待太久啊,太冷了。”

碧月湾离她们的住处很近,陈暮星依旧背着她的书包下车,和繁星一起找到江清月家的楼栋敲响了门。

“谁呀?”

江清月夫妇正坐在桌边吃早饭,纳闷这么早会是谁。

“我去看看。”

聂闻宣起身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眼。

“是暮星和繁星。”

赶紧打开门。

“外公早安!”

繁星站在门口打扮的像个年画娃娃一样漂亮,奶声奶气的冲着聂闻宣甜甜的喊。

“诶,早安宝贝!”

聂闻宣宠溺的一把将小家伙抱起来。

“你们怎么来了?”

江清月也是一脸惊喜,赶忙将暮星拉进屋里。

陈暮星知道他们不喜欢自己太过客气,所以也没有问有没有打扰到你们,而是笑盈盈的说:“繁星今天醒的比较早,在家也是无聊。我记得你们说是住在这里的,所以就带她过来了。”

“外婆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