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不知底不知底。

虽然彼此的关系很纯洁,但是也不影响苏锐对其达到了这种程度的了解。

那一次,还是在苏锐接受了将星之后,两人驱车离开,结果张斐然在陆特总部的山区里面迷了路,遭遇了袭击,被歹徒撕破了衣服,浑身上下只剩一件而已。

那一次,还是苏锐把自己身上的白衬衫脱给了她穿,才避免出现了春光无限好的局面。

那次袭击是张家大管家张立越所安排的,两人在化险为夷之后,彼此也从所谓的敌对状态彻底的站到了同一阵营之中,苏锐陪着张斐然回到了张家,将所有暗算她的人都踩在了脚下。

其实,现在回想一下,张斐然本来就是整个张家内部对苏锐敌意最少的人了,毕竟,在苏锐当年踏平张家、废掉张起航的时候,张斐然正在国外读心理学的博士呢,并没有亲历那一次的流血夜。

至于后来,张斐然参加了苏锐的授衔仪式,更是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她万万没想到,一个看起来那么随和、甚至有点玩世不恭的人,竟然能够立下这么多的战功,为这个国家付出到如此地步。

雪儿第一时间拿起电话给倾城和佳佳所在三人微信群里发起了视频聊天,倾城和佳佳看到视频聊天的时候很是淡然的接受,当他们看到雪儿红肿的眼睛,倾城感觉奇怪的说:”雪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昨天不是把家里才给你收拾的干干净净,孙晓东回家看到那样应该是高兴的,可是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佳佳听的之后很是对于雪儿情况也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平静说:“是呀,倾城已经把家里帮你收拾的很干净,你们关系应该有所缓和,为何你眼睛红肿了,那臭小子跑哪去了是不是欺负你了?”

雪儿听够愤怒气恼的说:”他能能跑那里去,还不是去找刘玉婷那贱女人去了吗?那个女人在他心中比谁都重要?宝贝放在里面别出来好不好”

倾城很是奇怪惊讶说:“不是说他和那个女人断绝来往了吗?怎么回事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佳佳也是一脸茫然的说:“娜雪儿,我越来越糊涂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勾搭上了呀?”

雪儿无奈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人家压根就一直没有断了联系!故意当着我的面把刘玉婷电话号码拉黑了,微信号拉黑!可是拉黑了有什么用?人家再申请了小号呗,换个名字换个身份加上,人家说是客户我能怎么办?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呀?“

国内的经济能力根本比不上美国,部队的经费水平更是照比美军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算想建高水平的维护保养设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只能尽可能的依托现有的维护保养体系,来保障下一代作战飞机,如此才是符合实际的应对方式。

除此之外,下一代作战飞机最大的应用场景可能就是东南沿海的军事斗争。

然而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的环境高盐高湿,天生对吸波涂层这类隐身材料极不友好。他叫我自己弄硬座上去

如果执行一次任务,回来就要机身上的涂层全都刮掉,重新来过,先不说成本多少,但就这耽搁的时间也未必是部队能够承受得起的。

毕竟下一代作战飞机按照总部的要求,可是未来进攻部队的敲门砖和马前卒,一声令下就要顶上去的,绝不能拉胯。

正因为如此,总部对下一代作战飞机的要求除了国际上的通用指标外,着重的加了一个我军的传统艺能,那就是皮实。

即:能够在恶劣条件下,隐身涂层脱落的情形下,不能从根本上影响整机的雷达隐身效果,继续执行高强度连续作战。

“哈哈哈小伙子说的没错,老头子我再有个十年八年,就得入土了,那是自然,不过,你要是能让老头子我这几年不被病痛折磨,老头子已经感激不尽了”刘振虎到了这个年纪,对于死亡已经不是很恐惧了,林逸说的也没错。

最为关键的是,刘振虎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儿媳妇,从一开始就得罪了林逸,而儿媳妇的侄子,又得罪了林逸,人家还能给自己看病?

“治病啊?看在老人家您的面子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治一下吧,不过要收费”林逸唯一觉得不错的,腿抬高就不疼放下就疼就是刘振虎老爷子了。

不管怎么说,这老头知恩图报,之前还邀请自己去燕京玩儿,所以林逸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就这么同意治病的话,林逸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爽,于是就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收费,没问题的”刘天翼一听林逸的条件,忙不迭的点头应了下来,看病给钱天经地义,对此刘天翼没有任何的异议:“请问,小神医,需要多少医药费?”

“一年一千万。”林逸说道。

“一年才能治愈?不过一千万……好的,没有问题”刘天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一千万是个不小的数目,不过和父亲的身体健康相比,就不算什么了。

如果说之前的报道大家都是含沙射影,大家都知道锦园后面有人,但却没有说出来的话。那这一纸诉状直接把隐藏的东西解开。

而且锦园工程拖欠的不单单是张大柱公司建材钱,还拖欠很多其他建材供应商的钱,甚至连拍买土地的钱现在还拖着没有到账呢,之前更是背着银行将近两个亿的欠款,其中一半到时间也没有归还在拖着。

总之一时间锦园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上,男人最后几下为什么很快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袋实名举报的材料送进了纪检委。

这份材料举报锦园在目前锦园工程用地建设投标的时候就暗箱操作,故意抹黑竞争对手,并且用贿赂部分公务员的手段,以比其他竞争者还要低的价格拿到了这片商业用地的使用权。

除此之外锦园还存在谎报注册资金,违规虚报竞争标价,以及非法集资等等问题。并且其之前在其他地方建成的小区,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甚至连施工资格证部分都不达标,属于非法无证经营。

如果说之前对锦园的举报是民间的不满的话,那这一袋举报材料就实打实的开始把这个事件的档次生生拔高到另外一个高度。

“你没病吧?”林逸听了刘天翼的话后皱了皱眉:“我说一年需要一千万,不是一共一千万”

“啊?”刘天翼愣了愣,心中火起,也猜出林逸可能是趁火打劫,但是却毫无办法,直接已经将林逸得罪的死死的了,想要让林逸松口,几乎是没可能的事情,他更不敢将不满表现出来,那样一来,可能给钱人家都不治了:“那,一共需要多少诊费呢?”

“刚才不是说了么?他还能活个十年八年的,你自己不会算一下?”林逸鄙夷的看了刘天翼一眼。

“那……那不是要八千万了?”刘天翼一惊,这可真是一笔大数目了。

“八千万?”林逸不由得乐了:“行呀,你想让你家老爷子八年后突然病发,男人为什么不想带套那就八千万吧,反正八年要是不死,一发病肯定死。”

“这……”刘天翼听了林逸的话后不由得苦笑,林逸看来是管他要一个亿啊如果要一个亿,那就明说好了,这么一说,好像自己不舍得给父亲花钱一样他可不敢保证父亲只能活八年,按照林逸这么说,八千万只管八年,八年后突然病发而死,那他可就是不孝子了

所以杨东旭想象中的阻碍根本没有出现,所有资料往报社一送。现场记者把照片洗出来送给总编,第二天妥妥的各种头条。

而且有媒体还专门开设出来一个专栏出来,主要报道的就是全国给地各种强拆事件,以及各种黑社会团体欺压百姓事件。

然后有深度解剖了锦园建设过车中,各种非法违规的操作。尤其是在拆迁户赔偿款方面,竟然给的钱不足政府规定的三分之一,甚至很多人别认定为钉子户,故意捣乱者一分钱不给不说,人被从屋子里强拖出来把房子直接拆了。

这些报道一出来可以说是举国哗然,虽然很多强拆暴征的事情屡见不鲜,大部分都是只听说没有见到过。

毕竟拆迁的地方只是一个区域,在没有记者跟踪报道的情况下,其他区域的人很难知道一些具体信息,更别说全国人民了。

可这一次却是实打实的报道,甚至还有一些被打的差千户在医院还在接受治疗的照片。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大柱所有的公司,一纸文书直接把锦园告上了法庭,状告对方明确违规却只拖着打官司,仗着背后势力想要把这笔账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