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昊刚刚进入龙尊的领地,他就感觉到一丝威压向自己袭来。

显然这是龙尊在对自己示威,只可惜陈昊本身的血脉也不弱,他将自己的血脉释放以后,竟然可以和这位龙尊分庭抗衡。

在气势比拼上,两者拼了个不相上下。

在结束气势的对拼后,陈昊有些可惜的在自己的心中暗道:“可惜了,小麟不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以他的圣兽血脉或许能够和这龙族血脉拼上一拼。”

和蛇尊不一样,虽然龙尊拥有龙族血脉,可是他本身的血脉也很稀薄,更别说他向来高傲的很觉得没有任何一个妖族能够承受住自己精华,所以他并没有子嗣。

其实就算是有子嗣,也不一定遗传上他那一些微博的龙族血脉,甚至有可能是一个残疾的。

不过现在轮不到陈昊来想这么多烦心的事情,现在他需要想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应该怎么做才能够将自己面前的这个老东西打败。

没错,龙尊并不是以龙族的形态出现在陈昊面前的,他也有自知之明,虽然自己身上有龙族血脉,而且他常年也已龙族自称,可是他终归不是龙族,就算是变成原型,他也只不过是一头长着犄角的蛇而已。

只可惜,虽然陈昊洞穿的龙尊的心脏,可是他实在是太小看龙尊的生命力了。

如果是普通的妖族,或许当场就会被陈昊利用这一手偷袭而是,可是他刚才偷袭的是龙尊,暂且不提他的实力有多强,单单他拥有龙族血统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的生命力翻几个层次。

果然,在洞穿他心脏以后,陈昊发现龙尊不仅没有死,甚至他还活的好好的,在这个时候陈昊就已经明白了,龙并不是那么容易杀的。毛笔轻轻刷扫花珠

因此他赶紧抽身向后退去。

下一刻他就看到已经破碎的心脏慢慢拼凑起来,心脏回复如初的龙尊,大口呼吸两口空气,接着他对陈昊说道:“虽然我和真正的龙族相去甚远,但你不要忘记,拥有龙族血统的都没有一个简单的家伙,更别说我本来就不简单。”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昊明白了一件事,以自己目前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是此妖的对手,他想要获胜,要么使用人族的法宝,要么就利用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段。

可至始至终陈昊都不打算这么做,因为若是他这么做了,那就正中龙尊的下怀。

所以出现在陈昊面前的是一个看这像五六十的男人。

虽然他没有自报姓名,而且还是人族的形态,可他们二人之前经过了气势的比拼,所以就算是他没有自报家门,陈昊也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其实就是龙尊。

他略微有些讽刺的对龙尊说道:“没想到堂堂的龙尊大人竟然有一朝一日会变成这样。”

“你没有必要讥讽我,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虽然你的修为看着不强,可是你的本事却让人瞠目结舌,如果不计任何手段,我必死无疑,我说的没错吧,人妖之子陈昊。”

龙尊并没有称呼陈昊为叶星奇,不过这很正常,毕竟陈昊在妖族内部用的就是自己的本名,可下一刻,龙尊继续对他说道:“就是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当人族的星主,用毛笔扫小核肉以你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挑起海蓝星的星主大梁。”

陈昊义正言辞的对他说:“这就不需要你老人家为我着想啦,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好一个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过我害怕你把我们妖族带向灭亡的边缘。”

又带人来吓唬我是吧!

天天被人用棍子骚扰,过得提心吊胆的,朱古力有点受不了了!

本来以为来动物园是享福来了,结果过得还没野外自在舒心呢。

“朱古力?朱古力?”

方野笑吟吟地唤了两声,见它只是透过小房子的入口偷窥自己,欣慰道:“好!很有长进啊!”

林颖见到笼舍中间栖架下掉落的一根棕黑纹路的羽毛,眼睛一亮,打开门走了进去。

把羽毛捡起来,笑道:“不错,又是一根!园长,那我走了啊!”

方野点头道:“嗯,去吧去吧!”

他知道,林颖这是着急去处理一下这根羽毛。

对猛禽来说,想在竞争激烈的野外生存下来,最重要的能力就是飞行,而羽毛直接决定着飞行能力好坏。

特别是初级飞羽和尾羽,掌握着飞行方向,飞行动力和刹车这些极为重要的功能。如果这些羽毛断了,就算还能飞,也就没可能生存下去了。

所以对猛禽救助来说,保留下猛禽的羽毛,可以建立羽毛银行,帮助到同品种、同年龄因为羽毛受损而无法回归自然的猛禽。毛笔扫花蒂

这是需要积累的,当然,或许当一个非常合适的契机出现之后,也就能顺理成章的促成这件事情了。

等到苏锐离开之后,海神波塞冬从房门外走了进来。

他看着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电视的妹妹,问道:“你跟苏锐表达了你的那个想法了吗?”

“表达了啊。”苏叶的眼睛还盯着电视屏幕,从她的脸上并不能看出此时内心的情绪,没有沮丧,也没有兴奋,有的只是放松与自然。

“那苏锐怎么说?”波塞冬问道。

苏叶扭头看了他一眼:“其实你都已经猜到结果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波塞冬咧嘴一笑,他在听到了妹妹的答案之后,心中竟是有些放松了:“确实,如果他真的答应你了,他就不是那个阿波罗了,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被自己的欲望支配行为,这很难得。”

如果苏锐真的答应了,那么波塞冬这个当哥哥的说不定又要觉得苏锐是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少不得要找他打上一架了。

“所以说,用毛笔轻轻刷过花珠某些人认为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这个观点其实是不对的,至少在我家苏锐这里不成立。”

“我家苏锐”,这个词被苏叶说出来,显得如此的自然而然。

说完之后,苏叶扭头看了自己哥哥一眼,随后眉开眼笑,竟是没有半分沮丧的意味:“其实苏锐这样的决定,反而会让我更喜欢他,毕竟,这样的男人更有责任心,也更能激起我的征服欲望。”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叶的眼睛里面真的出现了跃跃欲试的眼神,那种火苗可绝对不是能轻易被熄灭的。

从这兄妹两个的对话之中就能看出来,关于“和苏锐要孩子”这件事情,苏叶其实早就和自己的哥哥通过气了,而且,波塞冬对此应该也是默认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对,甚至还主动给那一对男女创造空间。

在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之后,这兄妹俩对于“人生和自我”都很能看得开了,人活一世短短几十年,谁也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到来,那么不如就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既然苏叶想要孩子,那就试着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能够看到这世间有一个孩子长得像你又像我,这是一件多么浪漫和奇妙的事情。

羽毛银行的羽毛,来自一些被鸟网困住死掉的猛禽,或者是动物园自己饲养的,救助站救助的猛禽换羽的时候自然脱落下来的。

林颖最近也是刚刚学习制羽,惩罚拉珠毛笔冰块生殖腔能有一次稀罕的练手机会开心得不行,拿着羽毛一溜烟就跑走了。

……

晚上!

等天黑了下来后,朱古力也变得活跃起来,从小房子里飞了出来,站在鸟舍中间的栖架上。

“呜~呜~”

先是试探性地低沉叫了两声,接着发出一连串的怪声,像是阴森的诡笑一般。

“卡、卡、卡、卡、卡……”

方野、蓝鲤和林颖几人也走了过来,为了不让朱古力感觉太紧张,蓝鲤和林颖俩人就留在后面远处,远远观察。

林颖当然要过来观察做记录,蓝鲤就是被他拉着来凑热闹的。

“斯彦!”看到他突然来到,舒念有些惊讶,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工程的启动典礼上么?

“拿开你的脏手!”

而傅斯彦大步走来舒念身边,第一件事就是把顾景卓攥着舒念的那只手一把拽开,顺势将舒念搂进了他臂弯里。

“产检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应该陪你来!”看向舒念的时候,傅斯彦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柔软了下来,如果不是司机老陈打电话告诉他太太来医院了,他都不知道她今天产检。

看出他有些自责,舒念只好如实说:“我知道你今天有重要的工作,所以不想打扰你,再说我现在月份还小,一个人来产检没问题的。”

“这不是有没有问题的事,而是我想陪你,因为你肚子里怀的是我们俩的孩子,所以我必须和你一起见证他孕育与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对我来说,再重要的工作,也没有你们重要,知道么?”

傅斯彦凝视着舒念清澈的眼眸,坚定的每一个字里都是他对她深沉的在乎与宠溺。

他的话感动了舒念,眨了眨水光熠熠的眸子,于是小鸟依人般的把头靠在了傅斯彦宽阔的肩膀上,柔顺的说:“知道了老公,以后我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