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一方面内部搞整顿,严肃纪律,而关键还是要和黄土坪多谈!现在就是能不能谈的问题,怎么谈的问题……”

秦吉春道:“不管怎么谈,南北贸易都必须关闭,这一条是底线了吧?如果南北的茶叶贸易不关,这怎么谈?你们和湘北的茶叶企业一起抢雍平的资源,这行不行?”

周小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感到压力大的地方也在这里,因为作为云马茶叶,他们绝对不能接受南北贸易的开通,而作为黄土坪的干部来说,他们要干的事情就是通南北贸易,这个问题怎么妥协?周小林现在找不到妥协的办法!

秦吉春道:“不知道黄土坪会安排人和你们谈,你们又安排什么人和他们谈!我觉得这个谈判要重视,态度上一定要诚恳,要让陈书记看到你们云马茶叶的诚意!”

周小林道:“我明白了,那这一次谈判我亲自主导,我亲自参与怎么样?”

秦吉春点头道:“你呀,是该少一些矜持了!公司这几年发展得不错,你也飘得厉害了,是不是?”

拦住还要继续劝自己的唐菲菲,杨云帆道:“大妹子,你别说了。东子是俺兄弟,昨天做梦,俺还梦到东子了,俺在梦里答应东子,一定会照顾好你们兄妹的。俺怎么可以让你卖房子?”

说着,杨云帆拍了拍胸脯,笑道:“大妹子,你放心,俺可是练过的,十个八个的人,都不是俺的对手!要知道,俺没当兵前,跟着俺家师傅,那可是连挑少林武当,江湖人称‘鬼脸叶东’。没几个人是俺的对手!”

“鬼脸叶东?”

唐菲菲狐疑的看着杨云帆,看不出他居然还有那么拉风的外号。

杨云帆嘿嘿一笑道:“俺上面那个话,第一次相亲对象想睡虽然有点吹牛。但是你放心,俺真的有这么个外号,不信,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顿了顿,杨云帆又道:“你不用担心,俺只是帮蓝姐打一场。赚到了五万块,咱们立马就走。俺不喜欢这里。”

这时,见杨云帆和唐菲菲已经谈的差不多了。

蓝玫瑰走过来,笑道:“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二愣子,你打不打?只要赢,姐说话算数,立马给你五万!这个比赛,咱们老板三爷可是主办方。如果你打得好,入了三爷的法眼,那你就飞黄腾达了!”

乔宏才这个筑基初期高手,都被它愣生生留下了数道深可见骨的爪痕,其战斗力之凶悍,可见一斑。

“老大,这头幼崽是不是还不会飞啊,否则怎么还不赶紧逃走?”一边旁观的萧然忍不住疑惑道。

越是强大的灵兽,其成长期就越是漫长,像鬼眼金雕这种虽然看着个体已经不小,实力也已经有天阶初期,但距离其成年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这种时候还不会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逸若有所思道:“可能吧,不过鬼眼金雕这种凶禽不仅实力强大,而且极为阴险狡猾,我总感觉这头幼崽没安什么好心。和相亲男的第一次睡觉”

“不会吧,你意思是这小家伙没有赶紧逃走,是故意想钓住我们,等成年鬼眼金雕回来?”萧然闻言一脸见鬼的表情。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种实力层次的灵兽,灵智已经非常高了,玩弄阴谋诡计什么的不在人类之下,千万不要小看它们。”林逸感概道。

上次新人试炼,无论是差点杀掉他的鬼眼金雕还是被他杀掉的九尾穿云豹,其中展现出来的心机都让人不寒而栗,林逸这么揣测眼前这头幼崽,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允儿到手的胜利果实又消失不见,心里肯定有很多不爽和压抑的,不过这也是和之前巨大的幸福感来对比,至少她之前长时间的看不到任何希望来着,在做着垂死挣扎。

“你为什么不让你哥,进集团下面去?”

朴太衍不想和妹妹说这个话题,他还是心疼小家伙的,虽然表面没心没肺的,可是她在他们之间才是最为难的一个了。

“去什么去,一会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的傻瓜,老实的待在全州不是很好,看着你们几个就累死我了,还要管住他?”小家伙立刻一脸嫌弃的开口。

昨天明显看出原本金爸金妈,是想让金志勇去首尔的,朴太衍当然是一口答应下来,不过小家伙就反对一万个不愿意。

“你妈妈她。。。”朴太衍问道,之前他看的出是金妈妈的意思,相亲一个月就睡一起了可是后来对方好像也不想麻烦他了。

“因为欧尼事情所以态度变了,你不用在意。”

朴太衍皱了下眉头。

“老妈不会管你和欧尼的事情了。”

此时看着这些桃子,周宇都忍不住想要摘一个尝尝,不过想想,还是等成熟之后再尝吧,那个时候,这些水蜜桃一定会汁甜如蜜。

在桃园里跑了一会,他带着虎子它们回到了院子里,开始做起饭来,除了炒菜之外,他还煮了一锅米粥,所用的自然是昨天收获的灵稻米。

昨天吃了灵稻米饭,而今天他要尝尝灵稻米粥的味道如何,等到菜弄好之后,周宇分给了虎子它们,同时又准备了一个饭盆,给它们各自倒了一些灵稻米粥。

用灵稻米所煮出来的粥,那种香气,比米饭还要浓郁,十分的粘稠,而且经过水的滋润,也更加变得晶莹剔透了。

虎子它们在闻到了米粥的香气之后,迫不及待的开始喝了起来,等到喝了几口之后,才扭过头吃另一个饭盆里的菜。

周宇也是尝了一下米粥的味道,面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这灵稻米所煮出来的粥,味道与米饭各有千秋啊,不过香气却是更浓了一些,吃起来也是更舒服。

等到吃完饭,忙完了聚灵阵的一些事情后,他想了想最近要做的事情,基本上除了参加表彰会之外,也就是聂文山那个朋友宋耀军的病了。

“她们两个也达成协议了,跟相亲对象几天就开房了好像欧尼答应她私下不单独和你见面,所以允儿同意她和你上节目。”

“这样啊。。。”朴太衍难怪觉得奇怪,不过嘴角翘了一下,至少这个在往好的发展。

原本想要打开搜索引擎的朴太衍,突然看见qq被人了一下,看着那个账号他呆愣了半天。

“怎么了?”

“不知道,允儿在书友群我,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病。”朴太衍摇了摇头,书友群不知道潜水了多久。

他点了进去,接着快速的往上拉,不知道允儿找他干嘛,还是在这里找。

快速往上移动,才发觉原来胖韩快要完结了,然后一群人在争吵女主人选来着。

【来了没啊,我和他们说泰妍要结婚了,他们不相信。】-朴太衍的女人

朴太衍嘴角抽搐,不知道该不该应和允儿,这没事的跑来逗粉丝有意思?

【他,泰妍私生饭,你们不相信问他,他说不是,我爆照给你们看!】-朴太衍的女人

“你们抓的这伙人,可真是大场面,这种案子,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搞过了。”孙局长拿出一盒烟,抽出来给白松递了一根:“白队,第一次和对象住宾馆看你这年龄,不到25吧?”

“谢谢孙局,我不抽烟”,白松连忙摆了摆手:“嗯,我今年23岁。”

“嗯?”孙局长点烟的手一抖,“23?”

“对…”白松摸了摸头:“不过我已经工作两年了…”

“到底是大城市的…从上午去那个院子,我们局里就收到了情报,从头到尾我也看在了眼里,确实是英雄出少年啊。”孙局长轻叹一口气,吸了一口烟。

“您过誉了。”白松有些不好意思:“对了,孙局,桥下那个基地怎么处理的?”

“那个啊,市里面已经调了一艘船吊过去,打算整体打捞,一会儿还得过去一艘。这些年国家大力发展风电项目,海上风机的建设,需要不少的千吨级船吊,咱们长江附近就有船吊的生产线。”孙局道:“美中不足的就是咱们这边的几个桥洞通过能力不够,技术人员分析了一下,两艘300吨船吊配合一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