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然间,他的眼眸中泛出一道金芒。

灵眸开启之后,他的眼帘内顿时映照出目光所在方位的一切。

二楼的某间办公室内,一共有三个人。

其中两人是站着的,而另外一个则是躺着的。

灵眸并非是透视,只能够倒映出人的血气,无法捕抓所有的细节,可饶是如此,肖舜却依旧确定了宋灵儿此时所在的地方。

将灵眼敛去之后,他淡淡的说着:“有两个高手在看守灵儿,看来还真是够谨慎的啊!”

对于肖舜而言,那两个高手根本就不值一提,他有把握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结束他们的性命。

真正让他有所顾虑的,还是那名“野蛊人”啊!

肖舜之所以找到宋灵儿的下落之后,依旧不敢轻举妄动,无非就是在忌惮此人罢了。

这时,他的手机又一次振动起来,依旧是蒙猜打过来的电话。

“你在仓库门那儿那么久搞什么,难道是想要趁我们不注意强行出手救人么?”

打开办公室的门后,朝上皇上拉肚子憋不住刘浩就将钥匙给拔了出来,递给了李自强主任,李自强主任再接过钥匙后也是摇头叹了口气就走进了办公室。

紧跟着进入到办公室的刘浩则是轻轻的将办公室的门儿关上后就来到了李自强主任办公桌的旁,看了一眼低头坐在办公椅上沉默不语的李自强主任,刘浩想了想随后开口问了一句:“主任,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身体生病了?”

本来还是沉默不语的李自强主任再听到刘浩的这句问话后就猛地抬起了头,一脸气愤的道:“生病?我有什么病?我能有什么病!?别忘了,我可是一名医生,我自己得了病,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不就是拿错了一把钥匙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看着眼前李自强主任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起了这么大的火,这也让一旁的刘浩有些惊讶,“不好意思啊,李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

很显然,李自强被方才刘浩的那一句话却是给气的不轻,过了好一会儿,李自强主任才对一直傻站在自己身旁的刘浩说了一句:“去,别站再这里了,给我坐到沙发上去!”

闻言,肖舜放下手中的电话,朝着大门口右侧看了过去。

那里有一道红色的小光点在闪烁着,是红外摄像头。

冲着摄像头勾了勾嘴角,肖舜随手将手机扔了出去,一把推开仓库的大门,王妃吃坏肚子拉稀走进了那荒凉之中。

仓库内亮着几盏灯,微弱的光源不足以驱散这几百平方的区域,但是却将在场的人都映照在了灯光下。

肖舜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人!

“哈哈!”

一阵嚣张的笑声,从仓库内来回飘荡。

阮金水坐一张椅子上面,咧着嘴看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肖舜,戏谑的说着:“肖盟主,咱们又见面了啊!”

自从南荒集市结束之后,他便已经获悉了肖舜的身份。

当时的他十分的震惊,想不到自己竟然招惹到了这样一个来头甚大的存在。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报仇无望的时候,宋灵儿既然跟随着夏璃一同来到了老瓜。

于是,他觉得自己报仇的机会又来了。

怀揣着满腔的愤恨,阮金水花了大价钱收买了夏家的一名佣人,以此来获取肖舜的情报。

在这过程中,他终于是确定了肖舜的行踪。

在集市上,肖舜师徒的实力让阮金水无比的惊骇,深知凭借自己即便是有了宋灵儿当做把柄的话,也不一定会是肖舜的对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立刻就联系了老瓜的某一位蛊界大拿,利用对方的关系,找到了强悍的“野蛊人”。

有了这样的强援,阮金水再也不用担心肖舜的威胁,自信今夜必定可以将这个让自己颜面丢尽的家伙,葬身于异国他乡。

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肖舜缓缓的走到了距离阮金水十米处的地方。

他正欲继续往前走,却不料被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皇上拉肚子没人管视频

“在往前走一步,小心你的脑袋!”

一位端着M4的光头大汉威胁道。

肖舜收回了那只迈出去的脚,他并不惧怕子弹的威力,但却也不敢刺激敌人们的神经,以免坏事。

见他一副投鼠忌器的样子,阮金水心里可谓是痛快不已,轻笑道:“呵呵,肖盟主现在怎么不嚣张了?”

肖舜并没有理会他的嘲讽,而是直勾勾的看向了阮金水身旁的一名干瘦老者。

这老者身穿白色长袍,带着一顶由稻草编织而成的圆形草帽,装束十分的奇特。

老者见肖舜打量自己,淡淡的笑了笑。

阮金水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无视了,无疑让他十分恼火,忍不住冲着肖舜怒吼:“混蛋,老子跟你说话,你没听见么!”

“嗯?”

温沫指了指电话,对苏赫露出抱歉的表情。

“过来。”

穆斯年扔下两个字,直接挂了电话,还把车窗给摇了上去,黑色的车窗倒映出周围的环境,温沫看不清里面。

这是怎么了?

等得不耐烦了?皇上拉肚子不止

温沫将手机放进包里,语气十分抱歉地说:“苏赫,我老板喊我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微信联系。”

苏赫摇了摇手中的手机。

可接着,温沫像是想到了什么,歪着头看着苏赫,心里有个种子已经破土而出,好奇地生长着。

紧接着这颗种子在她心里放出五彩斑斓的烟花。

不是吧!阿si

穆斯年!是不是!吃醋了!

被冷落的日子就要到头了吗!

她的复仇大计要实现了吗!

温沫已经掩藏不住自己的笑意,随手薅了薅头发,脚加快步伐,十分淑女范地朝那辆劳斯莱斯走去。

何威整个人开始尖叫起来,发狂一样的抖动着,剧烈的疼痛感在他的意识当中产生。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看向这边的时候,眼睛里都充满了惊讶的神色。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恐怖的男人又对威哥做了什么?

威哥疯了吗?

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了疑惑,可是他们更是对方川充满了恐惧。

他们现在明白,方川不只是一个战斗力爆表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拥有着各种手段的人。

“啊——啊——”

威哥简直是生不如死,方川的乱神术在疯狂地折磨他,王爷拉肚子要出恭幻境里的时间流速受方川的控制,他仿佛自己已经被折磨了一个月了一般。

不过,方川的乱神术里有一个意识,就是让他答应去见虎哥。

但是,这个意识是在他被折磨得感觉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才产生的。

“我带你去,我带你去!”何威顿时求饶了。

“呵呵。”

方川不由一笑,然后松开了手,看着全身都在发抖的何威:“怎么样,爽吧?”

打开车门时,她是激动的,是有些紧张的,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但笑容是真的由内而外的,量谁见了也会觉得这姑娘笑得可真喜庆。

温沫坐上车,关好车门,“嘭”的一声,似乎将外面的声音与车内隔绝。

温沫笑咪咪地看着穆斯年,追问道:“穆总,怎么了?”

来吧来吧,说你不开心!说你吃醋了!

穆斯年这才将注意力从手机放到温沫身上,他将后座与驾驶坐的隔板拉下,目光轻扫过温沫的脸庞。

“你带的实习生去哪了?”

“轰”,温沫的心里的烟花变成了闪电,一道一道地劈下来。

她的笑意僵在脸上,“穆总想知道是吗?我帮你问问。”

所以这么着急叫她上车,又是为了叶千语!

啊啊啊啊!

温沫从包里抓出手机,背对着穆斯年,她不能被穆斯年看到她气得快吐血的表情,在通讯录翻找了几下,找到叶千语的电话,拨了过去。

叶千语在发布会场地旁的咖啡店,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喝着咖啡,她没有和温沫一同上发布会的台上,而是悄悄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