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等舅舅收拾好,咱们就下来退房,吃过饭,我买个手机卡,你们记住我手机号,以后方便联系。”王小花想着自己要趁他们还没走,买下电话卡。

“好,你买了号,我回去好给你妈她们说一下。”田珍想着,怎么也要告诉大姐他们。

王小花听到提起自己的家人,想了想这辈子都不可能断掉的血缘:“好,麻烦你了三姨。”

田珍也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劝说道:“小花,你爸妈不来送你,家里事情多,等你哥哥结婚后,肯定会来看你的,你别放心上。”

“患者癫痫发作,帮我按住她。注射十毫克安定,眼球向右侧斜视。”刘半夏按住了患者的肩膀。

周莉赶忙给患者注射安定,只不过患者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刚刚还那么开心,怎么突然癫痫了呢?”按着患者腿的徐丹焦急的说道。

“典型的硬脑膜外血肿。没有效果,再注射苯巴比妥米那,保护气道,盯着胎儿监护仪。”刘半夏说道。

“我来,给我拿7-0导管。”梁晓琳说着戴上了无菌手套。

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情况的死亡率很高,更何况这位患者还是孕妇,现在就是与死神竞速,千万别跟大叔谈恋爱抢的还是两条命。

刘半夏咬了咬牙,点选开系统,用10点荣耀值兑换了一瓶智慧合剂,直接灌了进去。

叮!服用智慧合剂,获得5点精神值,理解力、记忆力、专注力提高8.92%,持续效果10分钟

随着系统提示响起,他就觉得大脑清凉无比,人也跟着变得镇定下来。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过,患者的状况仍然没有好转,监护仪上的叫声也变得更加疯狂。

刘半夏皱了皱眉,心中有些反感。从这个人说的话里能判断出她也是医生,可是你到了别人家的地盘是不是也得收敛一些?

“一、二、三,抬。”

来到抢救二室,随着刘半夏的口令,急救人员和护士一起帮忙把患者抬到了病床上。

“连监护仪,再推来一台胎儿监护仪。开一条静脉通路。做血液交叉配型,通知血库准备两袋O型阴性血备用。喊魏大夫,预约头部CT。”刘半夏说道。

“魏大夫送一个贯穿伤患者进手术室了,大叔的爱情是无情的我再联系一下石大夫吧。”周莉说着和徐丹直接操作起来。

“不用管我,我真没事。快看看我的孩子。”患者略显焦急的说道。

“大姐,您先别着急,毕竟被安全气囊弹了一下。我们要先看看是否有内出血现象,然后就能知道宝宝的状况了。”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患者家属,请到抢救室外等候。”开完静脉通路的周莉看着黑衣姑娘提醒了一句。

“我也是二院的医生,梁晓琳。”黑衣姑娘淡淡的说道。

“三姐?你们到酒店了?我这就起来,你们过来吧。”田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家姐姐的声音。

田珍啪地一声,将电话挂掉,看着服务员满脸笑容:“谢谢你,我们先过去了。”

“不客气,好的。”服务员也回以微笑。

王小花看着田珍心道:果然,女人的脸,四月的天,说变就变。

到了306房间,房门已经开了,田珍推门进去,田杰正在洗脸。

看到她们进来,田杰问道:“姐,你们怎么过来这么早?不多休息会儿?”

“多休息会儿?跟大叔谈恋爱不用带脑子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已经快十二点了,太阳都要落山了,再来,才不算早!”田珍毫不客气地说道。

“三姐,怎么一来这边火气这么大?是不是水土不服?”田杰嬉皮笑脸地说道。

“都是被你气的,说好的,要好好看看华大,现在呢?吃了中午饭都得走,我和小花在酒店大厅等了你一上午。”田珍说道。

“三姐,你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我一睡觉肯定时间长,你还不和小花一起去转转,再来,我又不会说你们不等我。”田杰毫不客气地怼了回来。

“呵,合着我们在外边等你错啦,就应该转完再来看你,行了,我算是知道了,什么也别说,快收拾东西退房,咱们去学校吃饭,吃过饭,就回去。”田珍将自己的小包肩上一挎就准备出门。

“三姐,三姐,你们等等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你看看,你怎么了?”田杰赶紧走出洗浴间,喊住田珍。

“行了,快洗吧,我们等你。”田珍看他紧张的样子,立即笑了,从新坐了回去。

王小花看着他们相处的样子,千万别和大叔谈恋爱的句子感觉也很可爱,这让她知道,不仅仅是小孩子们相处这样,原来大人也是一样。

“小花,我刚刚只是逗你舅舅玩。”田珍看王小花看着他们,解释了一句。

“三姨,吃过饭,你们还看华大校园吗?”

“不了,小花,中午正热的时候,再一个是下午五点的车,我们得赶紧过去等车。”田珍现在想想都觉的时间紧张。

“行,那你们路上慢点,我就不去送你们了。”想着,他们肯定不让自己送,还是自己说出来吧。

“你对这里也不熟悉,送我们干什么?两个大人还能丢了?”田珍笑着说道。

梁晓琳茫然的点了点头。

“还瞅啥?继续按压胸部,不要停。注射镇静剂,松弛患者身体、找毯子来。”刘半夏吼了一嗓子,又到边上戴上了一幅无菌手套。

“病人已经死亡了……”

“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妈妈死了,胎儿没有死。持续按压,保持血液流动,胎儿还有得救,30周的存活率很高。妇产科的医生呢?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刘半夏瞪了刚刚开口说话的梁晓琳一眼,然后又扫视了一圈。

刘天厉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归根结底,刘天厉觉得,自己是太想让刘家脱离林逸了,永远别跟大叔谈恋爱的说说急于自己给刘家寻找出路!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如果刘天厉没有私欲,是绝对不会和小纯洁合作去做什么香烟生意的,正是他的贪欲,才让催眠师有机可乘!

商人逐利,楚鹏展被骗了倒是有情可原,毕竟鹏展集团是个多元化的集团公司,而鹏展集团又是楚鹏展自己做主。楚鹏展的贪欲,正好被催眠师给利用了,钻了空子。

但是,刘天厉被骗,却没有什么可开脱的,目前的刘家,所有的业务都是全力辅佐林逸的关神医医药公司,这也是刘振虎老爷子和刘静涵一致为刘家未来定下的基调!

只是刘天厉总是觉得,靠着林逸,万一林逸哪天完蛋了,刘家不也跟着完蛋了么?于是,私心作祟,刘天厉正好被催眠师给钻了空子,成功催眠!

不然的话,如果一个人没有私心,哪怕催眠师再厉害,你的意志坚定,也不会着了道。

刘天厉捂着脑袋,有些郁闷,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如今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怎么和家人说才行?最为关键的是,要怎么面对林逸?

这事情,怎么都透露着古怪。

不说杨云帆觉得古怪,就连神凰老祖都想不通。

她的这个妹妹,性格暴戾,手段残忍,动辄灭人全族,可不是这种喜欢说媒的和蔼长辈。

“大姐,你别紧张。

我并非是要害这个小子,而是出于一片真心。”

黑羽冥凰知道神凰老祖怕自己乱来,她挥了挥手,淡淡一笑,道:“大姐,我先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

神凰老祖灵魂之力,波动了一下,显得疑惑无比。

“是啊。

此事,绝对可喜可贺!”

黑羽冥凰性格虽然阴沉,可也是对外人而言,在自己亲姐姐面前,自然不会如此。

此时,黑羽冥凰笑了一阵子,便指向一旁的杨云帆,道:“大姐,我得恭喜你,有这么一个好玄孙。

若是我没有看错,你的这一个小玄孙,不得了。

通过修炼,已然入道了,而且在体内还合成了我凤凰一族的道印。”

黑羽冥凰何等眼力?

她跟杨云帆,又是在咫尺之间。

如此近距离之下,她当然能感应到,杨云帆的体内,有着一缕微弱的道韵气息在波动。

这道韵,让她感觉到,既熟悉,又有一些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