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大宝和小宝也是展现出了不同的性格,在玩耍的时候,大宝都是尽量的保护着这个小男孩,不让他受到半点的伤害,而小宝,则是非常调皮的玩耍着,时不时的跳到半空中,去抓天空中飞舞的蝴蝶。

小男孩扔出去的球,它并没有叼着捡回来,而是用爪子推得更远,似乎想让小男孩去捡。

而那个小男孩并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指着那个球,执意的让小宝去捡。

“卡。”布莱德喊了停止,然后对着道:“大卫,你要去捡那个球。”对于小宝的表演,他是十分满意的,甚至有些惊喜,这样才能体现出狗特工的与众不同。

小男孩大卫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布莱德则是继续开始拍摄。

更不会出现什么诈捐诈拍之类的可耻的笑话。

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丢不起这个人。

一旦出现诈捐诈拍,那,以后别混了。

绝大部分的拍品最终的成交价其实都不高,基本都在二十万到一百万之间。毕竟是做慈善,有个意思就够了。

这里,可不是真正的拍卖会,非得为了一件东西杀得血流成河。

这时候,一辆八十年代的劳斯莱斯的钥匙端了上来,车子就在外面停着。

捐赠者是渤泥国王室的王子吴向明。

他们家的劳斯莱斯总数为六百辆有余,是全世界拥有劳斯莱斯最多的私人家族,没有之一。

虽然渤泥国建国者是神州人,跟女生表白她发噗但到了现在吴向明的身体里已经没多少神州血脉,仅仅保留了一个姓氏代表曾经的老祖宗。

八十年代的劳斯莱斯那真的是最好的豪车,全手工制作,奢华高端到了极致。

这辆车一出来顿时引起了现场无数人的重视。

很多富豪都有收集豪车和古董车的习惯和嗜好,这辆劳斯莱斯属于当年的特制款,现在全球存量不过二十多辆,自然颇受关注。

“周,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把这部电影拍摄的非常精彩。”布莱德面上带着激动朝着周宇说道。

“我一直相信着。”周宇面上露出了笑容,看了看三条神犬,继续说道:“布莱德,在签约后的这段时间中,我和虎子它们详细讲解了一下这部电影的大概剧情,这会让它们很快投入到电影的拍摄之中。”

在桃园的时候,他也是经常拿着剧本向虎子它们进行讲解介绍,随着灵兽肉和蛟龙肉的食用,不仅仅只是它们的身体吸收着里面的能量,包括大脑也是一样。

就像是人类进化一般,在吃生肉的时候,不能进一步的消化,为身体和大脑提供充足的能量,而有了火之后,吃了熟肉,就给身体提供了大量的热量和营养。

这些灵兽肉特别是蛟龙肉之中,所蕴含的能量,更加乎想象的,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虎子它们不只是身体有了灵兽般的能力,智慧也是如此。

虽然无法完全深入的理解他所说的那些剧本内容,噗嗤对男孩说什么意思但是大概的了解,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太好了,周,非常感谢你做的一切。”布莱德兴奋的拍了拍周宇的肩膀,每个演员都要了解自己所拍摄的内容,动物演员是最为困难的,只能依靠着一些驯兽师的指挥,而无法理解透彻。

刘春来哑然。

这也证实撤乡并镇并不是几十年后才开始。

看着刘春来的神态,严劲松解释,“之前没人愿意来,加上咱们公社小,周边几个公社,对于条件好的其他大队倒是愿意接收,却没有谁愿意要四大队。”

“这是正常的,因为四大队,整个公社成了全县最穷的公社。”刘春来叹了口气。

蓬县属于川东丘陵地带,有嘉陵江流过,全县境内并没有太大的山。

来龙公社那种边缘公社,山其实都不是很大。

“要不,咱们一起去一趟临山公社?”马文浩问刘春来。

刘春来去,其实更有说服力。

“春来去干啥?没啥好去的,咱们这么多工程,他是大队长呢!”刘福旺不乐意了。

马文浩见这情况,也就不强求。

在这之前,就已经从严劲松口里了解了不少情况。

刘春来也不想去临山公社。

反正省道对他们来说,远没有水路方便。

“请问,缴费的人是谁啊?女人发4个捂脸表情”

“苏浅云,就是那个洋快餐麦克斯的创始人,最近在咱们泗水县很火的那个。似乎病人和她的关系有些非同一般。”

杜宪明说着,还从办工作旁边拿起了麦克斯专用的包装盒,生怕王朝阳不知道苏浅云是谁一样。

在知道这个人是苏浅云之后,王朝阳也终于放下心来。

苏浅云都已经来过了,相比什么都已经安排妥当,他还有什么好值得操心的呢?

最后,王朝阳管杜宪明要了一份杨德坤的检查报告。

然后还特别叮嘱他,如果杨德坤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之后,便回去了厂子。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他们已经走了?又或者他已经……”

王朝阳刚回到化肥厂,推开办公室门的一霎那,杨洛便急不可耐的冲了上来。

眼看着王朝阳出去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杨洛心中便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有人已经把你爸安排住院了,而且还直接交了一万块钱住院费。”

刘梅是因为脚崴了没有来,秦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来。

两人喜欢的人都没有来,于是两人又去买了一些小吃,随后便回寝室了。

晚自习的时候,刘梅跟秦洁还是没有来。

叶飞见秦洁没有来,一脸闷闷不乐的表情。

晚自习两个小时,前一个小时写作业,后一个小时看电影。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班长,可以去健身房么?跟女人表白她发捂脸表情”叶飞问道。

“前一个小时不行后一个小时可以”徐朱说道。

“那自习课可以不来么?”叶飞又问道。

“可以请假不来”徐朱说道。

“那就不去了”叶飞看向季风辰“反正我们也仅仅只是挂名而已”

周一,周三跟周五的上午都是必修课。

周一跟周五的下午全都是体育课。

体育课跟选修课都是可上可不上的。

但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二人还是跟在她们身后去上选修课了。

但是刘梅脚崴了,请了假,也就没有再离开寝室了,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会去食堂吃炒饭,其余的时间,全都都在寝室看电视呢。

咧嘴笑着,“严书记,你放心,肯定要考虑整个公社的后续发展。在县里,计划是在幸福公社依托刘春来的产业,成立一个配套产业园……如果路不好,没人会愿意来。这也是许书记让我来这边的原因……”

本来这些话是不适合说的。

对于幸福公社的发展,刘春来是觉得跟他没关系;严劲松想了解,也不好去问,他马上就要退休了,县里自然也没提前跟他沟通。

要搞配套产业园,自然得有很多准备工作需要完成。

不仅是幸福公社,还有望山公社。

“许书记很有可能会延迟退休,女生只回三个捂脸表情再干一任。”马文浩见周围没人,给严劲松透露了一个消息。

这顿时让严劲松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许书记如果真的再干一任,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于是乎,许志强骑着刘春来从山城带回来的CJ70摩托车,驮着马文浩,向着临山公社而去。

临山公社,就在幸福公社出来的岔路口前面。

公社同样只有一条正街,至少比幸福公社的长了三四倍。

在苏浅云的一再坚持之下,邓桂芝最终还是收下了钱。

两人联手将杨德坤重新送进了医院。

因为杨德坤情况比较严重的关系,苏浅云还特意给他请了一个专门的护工。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刻。

“妈,这个是我办公室的电话号,你要是有什么事儿,直接给我打电话。”

邓桂芝双手接过写着苏浅云办公室电话号码的纸条,一时之间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竟一把抱住苏浅云嚎啕大哭起来。

……

杨洛在离开医院之后心中也一直惴惴不安,赶到化肥厂的时候,不知不觉额头竟然溢出了不少细汗。

“小杨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啊?”

正在清点货物的王朝阳,回头看见了杨洛。

心说这麦克斯刚刚开业,照理来说杨洛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对。

杨洛招了招手,示意王朝阳过去。

“什么事儿啊小杨哥?我这边还忙着点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