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今晚洗干净等我表情包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我洗干净回来了表情包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雨凝的脸很红,但是好在现在是黑夜,在火光的映射之下,人脸本来就会有点儿红,倒是不怕会被林逸看出来。

林逸伸手摸向了雨凝的额头,感觉到的,却是正常的体温,不由得愣了愣!雨凝已经退烧了,怎么还会冷?难道只是额头退烧了,身上还没有?

想到这里,林逸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雨凝的腋下,不过不可避免的,却触碰到了雨凝的胸部,意外让林逸的手微微一滞,不过却恰恰好像是故意去触摸一样!

雨凝轻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制止,也没有出手去阻止,我想上你表情包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雨凝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动,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雨凝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可是即使是低不可闻,在这静寂的山洞之中也让林逸听得一清二楚,林逸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声音的诱惑力是无可想象的,一瞬间林逸几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雨凝的心中又紧张,又期待,难道,传说中的那种事情,要发生了么?雨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此情此景此刻,却让她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我脏了我不干净了表情包

“二长老,你去门口守着,若他强闯,直接开启大阵,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直接将他放走!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他半条命!”天穹大长老目光幽毒,语气冰冷。

……

山门口。

林云昂首挺胸,立于此处,微风飒飒,让林云身上的道袍随风摆动。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从天穹一族内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林云后,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子,你上一次败的还不够惨?你还敢来?你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们天穹一族不成?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天穹帝国,不是火云帝国!”天穹二长老笑道。

林云双眸中闪烁着寒芒:“我上一次说过,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天穹一族,付出代价之日!”

“哈哈!”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连旁边的守门弟子,都在暗暗嗤笑。

“就凭你一人,还想让我天穹一族付出代价?真是无知又狂妄!晚上洗干净等我图片我们天穹一族的永生者都用不着露面,便能将你打得落荒而逃,你今天若是再敢闯入,我天穹一族定要废了你!”天穹二长老傲气十足、威风凛凛。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