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龙特么的忒凶了点吧。”

随手将高足杯还给金锋,嘴里叫道:“不科学啊神眼金,你这头霸王龙什么时候对这种玩意儿上眼了?”

“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啧啧。那么大个魔都滩儿,大漏捡完了,只能捡捡这些小漏了?”

金锋举着高足杯对着阳光照着,曼声说道:“你要不是用了最后一招掐天尺,这玩意,连你都得打眼。”

这话直接的怼得罗挺没了言语。

还好自己脸色黑,不然非得被神眼金看了笑话不可。

金锋轻声说道:“连你堂堂大院士都差点打眼,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这,可是我故意留着,阴人的大杀器。”

罗挺叼着烟,双手笼在棉袄袖子里,蹲在地上,没好气叫道:“你就吹吧。像我这种眼力界的人,全世界不说有一百万,那也得有九十九万……”

话还没说完,金锋身边就围上来了三四个人。

这三四个人穿着打扮都是很高级很讲究的人,三男一女。

杨凯文站在金锋跟前,端详高足杯几秒,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金先生手里的杯子,似乎有点像去年在港岛拍的那个!?”

金锋嗯了一声:“那个我看过图片,内壁不断的抽搐收缩苏麻离青的发色没我这只这么浓。”

杨凯文嗯了一声,面色微变,笑了笑。

回头退了两步,对身边两个男子低声细语起来。

用的,居然是东瀛语。

东瀛语传入金锋跟罗挺的耳内,罗挺当即就沉了脸。

金锋却是眉毛一挑,嘴角一撇。

金锋跟罗挺两个人,一个穿的是最普通的运动服,另一个就别说了。

“方主任,您也坐吧。”

刘占勋急忙又拉了一个圆凳过来,方浩洋一屁股坐了下来。

“方主任,您也忙了一天了,怎么没回去?”匡明卓递给方浩洋一瓶葡萄糖。

“过来看看你们。”

方浩洋喝了一口水,这才道:“小方四十个小时没休息了吧,撑得住?”

“还好。”

方寒勉强的笑了笑:“再说了,撑不住也要撑啊。”

“刚才看你针灸,用的是烧山火和透天凉?”方浩洋问。

“是!”方寒点了点头。

“烧山火,透天凉?”

边上长清县医院的中医科主任瞬间大吃一惊,这两种针灸手法现在会的人可不多了。

当然,两个人的手指一起进入gl有一些人虽然号称,嗯,号称自己会,其实不过是改良的针法,命名一个烧山火,透天凉,其实压根就是两回事。

中医的一些针灸手法和推拿正骨手法,还有一些方剂组合法,就像是武林中的武林绝学差不多,到了现在,不少绝学其实都失传了,这烧火山和透天凉其实就是差不多的针灸手法。

护士一路走过,一个一个的交代叮嘱。

“护士......”

方浩洋走过去,出声招呼,护士抬起头看了一眼方浩洋,声音不夹杂任何感情:“患者家属?哪一床的?”

“我不是患者........”

"看病的?"

护士看都没看方浩洋:“今天急诊科不接待患者,如果不是非常严重,最好去诊所或者其他医院,医院已经没床位了。”

方浩洋并没有生气。

作为急诊科的主任,方浩洋很清楚这会儿护士们的状态,这些护士今天也都忙了足足一天,工作量并不轻,不少人这会儿都是精疲力尽,柔软相贴碾磨gl咬着牙撑着,这种状态的护士,你指望她们还有多少耐心和好脾气?

这也就是医护人员了,人命关天,纵然累了一天,晚上该值班还是要值班,该查房还是要查房,这要是换了别的单位或者企业,搞不好会有人甩袖子走人。

挣钱不要命啊?

可对医护人员来说,他们这会儿的坚守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坚持,更是肩上扛着众多患者的安危。

“嗯。”

徐同道没有否认。

徐同林平静地望着他,就那么平静地望着,过了几秒钟,他突然诈尸一般霍然从床上跃起来,一把扑过来,双手死死地掐住徐同道的脖子,满脸嫉妒地斥责:“你这个畜生!我掐死你这个畜生!还说是兄弟?你还好意思说跟我是兄弟?你不晓得我昨天晚上有多难过吗?你竟然自己去爽了?还是那么一个大美女,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半夜没睡着吗?红肿的花缝撑成啊啊啊?”

他抓狂了。

徐同道被他掐得咳了好几声,才终于将他手掰开。

心里又是无语又是好笑,一把推开徐同林,徐同道赶紧从床沿离开,没好气地反驳:“你疯了?你约方芳失败,能怪我吗?又不是我破坏了你跟她约会!”

徐同林撇着嘴,苦着脸倒在床上,双腿乱蹬着哀嚎:“我知道我知道啊!我就是嫉妒!我就是心里不平衡,凭什么啊?卜英惠那么漂亮的美女,你都拿下了,我却连一个方芳都约不出去,我心里不平衡你知道吗?唉!”

有人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也有人只远远地看着他们。

徐同道偶尔回一个笑容,或者回一句话,多数时间,他的表情都是平淡的,从很多年前开始,他就没有用笑容和问候去讨好别人的习惯。

本来以徐同林的性子,他肯定会热情地回应那些村民。

但今天徐同林的心情不好,所以一路上,他竟然比徐同道的表情还淡漠。

进村不久,他们看见许久不见的徐恒兵,徐恒兵看见徐同道的时候,表情微微一变,然后就一瘸一瘸地走开了,离徐同道远远的。

从他的眼神里,顶撞前列腺白沫徐同道看见了恨意,也看见了惧怕。

可能徐恒兵早就怀疑是他徐同道找人打断了他的腿吧?

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春雨服装厂跟江南制衣厂的合作好处,大家都看到了。上次我去蓬县,连刘春来都没见到,他们县长跟书记为了支持刘春来,亲自去周边县里挖人,抢设备……”

苗仕林把自己上次在蓬县遇到的,听说的,都说了出来。

这一点,他们是做不到的。

既然做不到,要想把这个试点搞下去,那就得从一开始就跟蓬县绑在一起。

“比如收音机厂,刘春来肯定是要合资,那么,我们就以设备、技术人员跟他们合资,拿股份。亏了,咱们不会损失什么,可赚了呢?”

刘春来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苗仕林不会相信。

“让我去蓬县?我不去!”杨艺满脸不爽的看着自己的舅舅,“我不想看到刘春来那混蛋!”

“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联络处那边也没人愿意去,你一直在负责联络红杉跟春雨,工作也比较熟悉。”苗仕林看着外甥女,“何况,刘春来真不错。”

“我又不是嫁不出去!”杨艺没好气地说道,“他有对象了!”

对于杨艺,苗仕林一直都是当自己亲生闺女。

“出国干啥子?在国内,不是挺好的?”杨艺对于出国,并不向往。

“更好地为国家贡献出力。出国,可以开拓眼界,可以学到更多先进的知识。给你说这事情,本来是违规的,告诉你,也就是希望你到那边去之后,事情少一些,多看书学习……”

没有外人,苗仕林也不怕被人指责他当干部为自己家里子女亲戚谋福利。

如果杨艺在工作上干得出色,别人根本就没法指责。

杨艺不吭声了。

苏杭用食指轻轻敲击着桌子,操着平静的语气喃喃自语道。

“另一方面,动力方面也得下手,发动机是国家的心脏,就算不设计永火列车,放眼全国的生产、制造,若是能让发动机的效率提升一档次,也能弥补国家运转效率降低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件事情,就交给在场的诸位了。”

“我要的永火列车,不光是用新材料充当车身,更是需要有一颗崭新的‘心脏’。”

“一个月之内,必须要研究出新的热能发动机。”

“这关乎于我神州的国运。”

苏杭一板一眼的说道。

听到苏杭的话,崇铁教授登时犯了难,他与在场的一位位学者、教授对视一眼,尽皆从对方眼中读出一丝丝为难的神情。

——这还是绕回来了。

发动机的问题,崇铁教授等人,自问真的解决不了,他们身为高铁研究的最顶尖科学家。

一部分人,也是从事于发动机、动力系统的研究,凭借着现有的科技,真的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