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我是不是真的遇见高人了……他是在使用法诀,替我们驱逐镇压厉鬼吗?”

“不会吧,这个世界真的存在那种东西吗?”

张凡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因为他已经尽可能的收敛小金龙的实力体现,只用最纯粹的灵气和这个鬼怪进行斗法!

因此是不会留下太多证据,来佐证这些人的想法,最多这些人也只是心中有猜测,却不可能拿出证据,来让这件事情确凿。

所以,他也并不害怕会暴露身份!

反而现在他才有些兴趣,目光放在了眼前这个让太多人死于非命的鬼怪身上。

这是一个面相很和蔼,平平常常的老人的魂魄,可是现在这位老人已经不复往日的和蔼,而是张牙舞爪,如果不是因为张凡手指上窜出来的那一抹淡淡金色的火焰!

估计这时候,会议室里的人很可能会被这只鬼怪害了命了。

而张凡想了想,他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老奶奶,应该就是周秀秀口中所说,那因为突发急症,倒在儿子房门之外,是在冰凉地板上的李秋兰!

“对不起,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我其实不配获得这些掌声。”

“我后面犯了很多失误。”

“我的降落点选取出了问题,而且降落时还偏离了预订航道,最后也险些没有控制住机头,差点酿成大祸。”

“我……”

甄机长老泪纵横,眼中满是忏悔和懊恼。

作为一个飞行时长多达四千多小时的老飞行员,他竟然在危难时刻犯了这么多的错误,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也完全不能被原谅。

他接受不了自己受到这么多赞誉。

然而。

下面的人不在乎。

他们的掌声更加雷动,响彻九天。

在所有人心里,甄机长就是避免这次空难的最大功臣,也是这次最大的英雄。

他当之无愧!

就在众人疯狂鼓掌的时候,一道倩影却悄然从机舱走了出来。

她带着一副大墨镜,墨镜很大,盖住了大半张脸,但露在外面的脸颊却是发白,显然她还没有从这次的惊魂中回过神来。

“……”

十几个前面就出去的机组人员,也感觉鼻子一酸,眼泪不知觉的涌上了眼眶。

机场的领导和安国航空的领导大步走了过来,他们心中同样感慨万千,但也是一阵后怕。名门旧爱

万幸,一切顺利,飞机成功降落了。

王主任弯腰感谢道:

“同志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都是华夏的英雄。”

“你们每个人都在关键时刻顶住了压力,护全了乘客,也避免了这次空难发生,我为江南机场有你们这样英雄的机组人员赶到骄傲和自豪。”

“你们辛苦了!”

程副驾驶等人苦笑道:

“谢谢领导。”

“这都是我们分内的。”

“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帮上忙。”

“这都是甄机长跟陈公子的功劳,我们实在受之有愧。”

“……”

他们是真承受不起这样的嘉奖。

在飞机出故障后,他们跟其他乘客一样,心里其实都绝望了,甚至不少人都留了遗书,这次能够避免危难,全靠甄机长和陈安和两人力挽狂澜。

她低垂着头,小心翼翼朝下方走去。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甄机长身上,她的出现,以及下机都没人注意到。

不过。

陈安和例外。

当她出现的一瞬间,陈安和就看到了。

他用力挥了挥手中的荧光板,想让这个女子看到。

而这个女子的确也看到了,只不过她似乎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直接把墨镜往下压了压,装作没看到,埋头就往外面走。

而且越走越快。顾南城慕晚安完整版小说

陈安和一脸黑线。

这个韩青柠太不尊重人了。

他都在外面等了这么久了,要走,最起码也给他吱一声啊,自己一个人溜是什么道理?

而且……

她以为自己真能溜出去?

外面早就埋伏了一大堆记者和安保。

她根本躲不了!

陈安和快步追了上去。

他要跟韩青柠说清楚,他的订单概不退款。

他的声音,中气很足,传递得也很远。

毕竟,他不比范龙差多少的,只差一步,就踏入筑基二重的高手。

方川听了他的话,淡淡一笑:“我就不跟你们东拉西扯了!谁先破坏规矩,我也不跟你们争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嘴角一勾:“更何况,我就是破坏了规矩,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嚣张!”

范毅因为得到了范仲的允许,一听到方川这么嚣张,顿时按捺不住,一跃而起。

砰!

他如同一颗流星,在空中划过,然后轰的一下,落在了方川的身前,气势汹汹。

他的个头,比起方川还高了一点。第一名媛童小姐势不可挡

庞大的身躯,释放出了让人心悸的压力。

他冷笑一声,看着方川:“在我们范家的地盘,你最好还是给我收敛一点!他们都怕你,我可不怕你。”

“毅叔果然英勇无匹!”

“他的气势,可不比这个小子弱啊!”

“说不定,这小子是浪得虚名!”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国营的大型企业感受到了那种严冬,感受到了没有科技支持,没有技术创新那就是死路一条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三秋了,有一些本事的人都开始选择下岗或者是去了南方其他城市。

这个事情呢!就是中国机械制造行业在八九十年代的一种悲哀,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些原因,中国的发动机制造方面,出现了重大问题,一直没有人重视到这个方面,也没有太多的科学家和学者教授之类的人关注。

另外的一个重要原因呢!国产发动机的技术之所以一直上不去,是中国军工企业的一种习惯,也可以称为诟病。

中国向来都是有了战斗机的设想以后再去建造匹配的发动机。

比如中国自主制造一架重型战斗机,就需要军方提出需要什么性能的飞机,各项指标分别是多少。如何分发到个个单位来制造,有负责机体结构的,总裁的头号新妻完整版有的负责火控系统的,有的负责发动机。

欧美的发动机为什么很好,美军的C17运输机使用的是PW2037,而波音757的发动机也是普惠的PW2037。

而老周一脸茫然,完全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只能是觉察到一丝危险,却被动的即将被这只鬼怪咬到了脖子上。

刘江在大门打开的时候,就想要站到张凡面前去,这样即使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也能作为一个缓冲,虽然也许是付出是生命的代价。

可他毫不后悔。

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那一闪而逝的金色火焰,以及那玻璃被炸碎的声音,还有脚下那一团虚幻的影子。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刘江是不信任老周的,因为老周是被自己女儿的死,折磨的丧失了理智!

找来张凡,或许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但是现在,发生了刚才的一切之后,刘江觉得事情好像在走向,一个自己丝毫不理解的领域。

而紧接着,当他察觉到脚下那一团影子,好像铺上了老周的时候,这一头张凡则是伸出了一只手,口中轻轻冷哼一声!

刹那间,刘江就觉得瞳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那是一条腾飞而起的五爪金龙!

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很闪烁像是有一朵烟花盛放一样,甚至觉得自己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踩了一下,有些沉重。

方寒其实没要求过大家戒烟,只要在戒烟场所不抽烟就行,可正如陈远所说,上行下效,领导不抽烟,而下级讨好领导最好的一个态度其实就是戒烟。

“我抽烟其实也一般。”

赵思勇笑呵呵的。

陈远一直就观察着赵思勇,说到不抽烟这个话题,而赵思勇下意识的就说自己抽烟其实也一般,这其实就是一个态度问题了。

“赵医生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江中院?”

陈远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

“陈医生您开玩笑了。”

赵思勇笑了笑,没当真,主要是赵思勇觉得陈远级别不够。

这话要是方浩洋或者方寒问,赵思勇最起码会犹豫一下,可陈远。

一位主治医,听说还是从下面县医院进来的,这种事能做主?

而且赵思勇现在在湖州省中医医院可并不是小医生,而是很受器重的。

赵思勇是骨伤科的资深主治,虽然他比陈远年龄还小,可晋升主治差不多也有五六年了,这两年或许就能拿下副高职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