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在的话,反而碍手碍脚的。

卜轩笑道:“对,我们不要掺和。”

洛柠又和他想到了一块。

于是几人去资源库拿了帐篷和睡袋,找了个安静偏僻的仓库,关着门睡大觉。

反正有事,廖佑会用对讲机叫他们的。

这一觉睡到了天亮。

洛柠几人起来后去找了廖佑。

见他脸上带笑心情不错,就猜到昨晚的事处理的很顺利。

洛柠问:“廖队,我们今天回基地吗?”

想必今天还没有拿到第一条线索的人,应该会去基地找她们买线索了。

廖佑满脸的笑容:“回,我还刚想去叫你们,说这件事呢。”

“我们基地的另外两人马上就到了,麻烦洛柠你为他们输入智能锁的验证身份,接着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他见洛柠几人没问昨晚的事,也没就没有主动提,更甚至还很满意她们这样识趣。

“我帮你们申请了基地安全区最好的别墅,你们一队人正好可以住在一起。”

最后,程老爷子抬手在陈雨蝶背上一拍,程雨蝶张了半天最,现在终于“啊”的一声惨叫,发出了声音。

“好了,伤的不重,回去上些药,休息几天就能痊愈了。”

“谢谢爷爷。”程雨蝶知道,爷爷这是在为推宫过血,疏通血脉,免得后期处理不当难以痊愈,现在爷爷说自己过几天能痊愈,那就是没事了,她对自己的爷爷是完全信任的。

这边疗伤专心,客厅中间的二人打的也是专心,李姐很有心机,为了防止叶舒使用那种步法,她特意与叶舒保持了一段距离,叶舒想靠近并伤到自己很难,她对自己的绝技很有把握。

李姐将五把飞刀在手中一捻,五把飞刀刀刃分开,凤靖衣夏侯彻刀柄合在一处,犹如一把扇子,只是只有扇骨,没有扇面。她将“刀扇”扇了扇,刀刃上寒光凛冽,一道道寒光在灯光的照射下纷纷射向四周。

李姐好像不急于为女儿出气,似乎很热,扇子一扇再扇,映的客厅内寒芒点点。客厅内没人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李姐这是在寻找一击制胜的时机,他们不敢打扰,而且这种好戏只会出现在一瞬间,不留神就错过了。就连谭笑也是忧心忡忡的只能看着,毕竟自己帮不上忙,如果自己发出声音分散了叶舒的精力,那就更惨了。

两个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天纵,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一会儿你们知道。”

“前提条件是,你们怎么回应我。”

“行了,五分钟时间,现在开始倒计时,时间一到,你们必须作出决定,多一秒钟都不行!”

说完。

叶天纵转过身去,坐了下来。

而林健荣非常明白事理,立刻给他端来一杯茶水,恭敬的递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来,叶先生,您喝茶……”

“行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情,少做。你跟了我也算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我的行事风格,你还不知道吗?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务实就好。”

叶天纵接过了茶杯,帝台娇王的宠妃但是面色明显不悦。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面色担忧,低声的说道:“现在,我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叶清风会狗急跳墙。既然他知道了你是我的人,那么,如果利用江南会所的防御逃脱,或者是对我们采取措施,我怕你这边不好应对,所以,我希望……”

说完他朝楼下的郑永璋示意了一下。

肖舜明白龙三此时是在表忠心,便由着他,以他的身手对付十来个混混绰绰有余。

肖舜站在走廊上,从针盒里挑选了一根银针,漫不经心的轻轻一弹指,楼下郑永璋随即便感觉脑门上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一阵细微的刺痛。

很快他就感觉眼皮发沉,脑子里浮现出阳光海滩的景象,甚至还闻到了海风的味道。

“郑三少在干嘛?游泳吗?”

“我去,什么情况?”

只见郑永璋脱光了衣服,趴在地上做蛙泳状,随后一脸兴奋的又跑又跳,好像在戏水。接着又跑到舞池里,扭动着腰肢,跳起性感妩媚的脱衣舞……

他本就阴柔,此时看上去倒也一点不违和。

围观的客人们哪见过他们眼中嚣张跋扈的郑三少如此放浪不羁,纷纷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这劲爆的画面。

而此时肖舜两人早已撂翻了那十多个打手,离开了酒吧。

龙三:“肖哥,刚才郑三少……”

如果之前叶天纵的威慑,他们可以当作笑话。

但是在见识到了对方的恐怖手段之后,不说张天耀,哪怕是叶清风也不敢轻视。

他没有着急回答,帝台娇王的宠妃公子宸番外而是看了张天耀一眼,这张天耀随即起身,略微沉吟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这个事情,兹事体大,你得给我们一点商量的时间……”

“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你们要么臣服,要么统统都死。”

“虽然,我对你们手里掌握到的信息,比较感兴趣,可是你们真的要跟我顽抗到底的话,那我也只能够杀了你们。哪怕是在你们那里无法获得信息,但是至少,不会成为我的绊脚石,尤其是,叛将黄如忠不能知道我的任何蛛丝马迹。”

“什么?!”

本来是在合计,如何对付叶天纵的。

结果,他突然冒出来的话,叛将?还有黄如忠?

他怎么知道?

而且,这口气,就好像是下达什么指令一样。

本来就对他的身份,存在很大的疑虑,现在被对方这么说出来,这就更加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使了点小手段而已,毕竟法治社会,我也不能真的杀了他,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警告吧。”肖舜道。

“肖哥,咱们今天可是一口气得罪了江海四大家族中的两家。”

两人回到龙三的车上,好大一会儿龙三才醒过神来,心有余悸的说道。

“怕了?”肖舜淡然一笑道。

“有点,他们一直都是像我这种人仰望敬畏的对象。”

龙三摸出烟盒抽出两根烟,递了一根给肖舜,肖舜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他就自己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夏侯彻对兰轩是爱吗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过段时间我那需要人手。”肖舜说道。

到时候星辉生物筹建起来后总要有人看厂护院,他又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在那里,龙三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肖哥要是不嫌弃,龙三自然愿意效力,只是我怕那俩人不会善罢甘休,以他们的实力……”

龙三欲言又止,说到底还是缺乏信心。

“他们我会搞定,要是还不服那就打到他们服为止。”肖舜轻飘飘的说道。

“我用丝绸面料给她设计一款服装。”

姚百灵激动的挥着手,就吩咐营业员马上扯来一匹丝绸面料。

谭文涛接过后,就先放在柜台上,折叠几下,然后,放在了姚百灵肩上,再摆弄起来。

动作优雅迷人,当即把所有的女人都给迷醉,感觉谭文涛好有艺术气质,好迷人心魂。完全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形象了。

很快,谭文涛把一款服装摆弄出来,惊得大家眼珠子都快跌了一地。感觉到谭文涛太神奇了,这么快,就用一匹布料摆弄出了一款衣服来。

曾梨花更是惊得美目大瞪。

刚才,谭文涛给她摆弄出衣服,是穿在自己身上,就是用镜子照,也看不出整体效果。

现在看到了姚百灵被谭文涛设计出了新潮的时髦服饰,立即看出了这款式的新颖、时髦、迷人。

“文涛,我看你开一个服装厂算了。”

“制作服装卖。”

曾梨花马上抓着了商机似得叫着。

吴民科惊醒过来,第一狂妃夜轻歌忙说:“文涛,办一个服装厂。把你这两款衣服做出来卖。”

在叶舒的注视下,她的手心慢慢见汗了,这不是个好兆头,擅长暗器的她,需要审时度势,寻找时机,但此时,她的心竟然静不下了,无论怎么去压制都无法抑制那种从心底蔓延出来的恐慌。她有一种感觉,只要叶舒走到自己的跟前,自己就会变成一个死人,一个死的彻彻底底的人。

她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公公和小叔子,虽然她知道他们可能会帮到自己,但她相信,自己只要一回头,她就彻底不能回头了。她不敢动,在叶舒的面前,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李姐攥紧了手里的飞刀,这是她剩下的最后两把飞刀,她身上一共藏有九把飞刀,这是她的极限,对于她来说,飞刀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即便别人搜查她,也不会发现她的身上还带着这些东西。一共九把飞刀,而刚才已经用去七把,现在只剩这两把了,她知道,这两把飞刀是她活命的唯一保障,不仅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更是自己的命。

叶舒慢慢往前走着,脸上不悲不喜,没有任何表情,更不说话,只有两只眼睛一刻不离李姐。

“不要过来。”叶舒越来越近,李姐的心态彻底崩溃了,她知道,自己手里的这两把飞刀根本伤不到叶舒分毫,而且,她更知道,只要出手,飞刀落地之刻,就是她倒地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