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杂种!”火腿冰冷的语出一句,对肥虎进行了回复。

肥虎怒容瞬间升起,眼睛珠子瞪的很大,愤怒的火焰即将就要从这座火山喷发,顷刻间,肥虎握了握双拳,讲话的声音也无法压抑此时的愤怒,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真是没变化啊!依然这么叫着我。”

活在这个世上,每人都有最讨厌的事情。而肥虎最厌恶的就是他人说他是杂种。

士可杀不可辱!

这句话运用在肥虎上身上最恰当,不过他并不是士。

“你也一样啊!”火腿嘴角上扬,摆出挑衅的笑容。

看着随时都有可能攻来的肥虎,火腿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冷静一下。

“你先等下,让我揍你也不需要这么着急。”

“谁揍谁还不一定!”肥虎放声嘶吼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肤色也变得通红。

气的不轻。

“单挑?”火腿面色平静,微笑着问道。

“废话。”肥虎毫不犹豫当即回复了火腿,吐沫芯子满天飞。

一个月赚六千能存四五千……更何况近几个月收入也提上来一些,还有姜禾之前搬砖和直播的零零碎碎,积少成多……

攒钱就和花钱一样,都是不知不觉的,生活稳定了之后,不抽烟不喝酒,也很少聚会,两个人天天在家看书学习刷视频,基本没什么重要支出,算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的钱比想象中还多。

再加上姜禾经常跟程玉兰去超市薅羊毛,和宫萍钓鱼,一顿两顿饭省不了多少钱,但这近一年节流可真是……

女侠天生旺夫命。

“你小子谈女朋友都不花钱?”许文斌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谈了个女朋友,但我女朋友不化妆不要礼物,宠妻孕吐了赚的钱都交给我,平时就买个护手霜洗面奶用的还抠抠缩缩的……”

许青想起来姜禾把袋装大宝挤进护手霜的瓶子里骗他,忍不住笑起来,这女侠简直抠门到极点。

“她很好,如果你能帮忙做一下身份的事,那就更好了,房子我也不要你的,到时候你们养老收租,我和她有我们自己的生活。”

“那我堂兄呢?”

听说褚加旺还有机会恢复,吴语花略微放松了一些,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希冀。

“吴大哥……我没有发现他的踪迹,语花姐姐,我觉得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或许吴大哥已经逃跑了,要不然的话,褚加旺刚才就会用吴大哥来威胁我们了。”

林逸有些言不由衷。

吴语花眼中顿时现出黯然之色,虽然林逸说的有可能,但更可能的是,没有消息,多半是陨落了。

“对了,语花姐姐,先前你身上有一层淡淡的雾气,保护你免受风力的伤害,那是什么东西?”

林逸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当然他也的确好奇。

“淡淡的雾气?那是什么东西?”

吴语花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你身上有没有什么防御的道具?”

林逸顿时有些奇怪,如果吴语花自己都不清楚,那这些雾气的来历就可疑了。

联想起神隐魔瞳寄生在褚加旺身上散发的黑色雾气,林逸神情立刻有些凝重,不会是吴语花也被什么东西寄生了吧?

“对啊,好玩。”

“……”

“这是我们意识形态的差异,我热爱生活,boss孕吐喜欢做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不是只有钱和稳定,我讨厌做时钟上的齿轮,每天两点一线拼搏,即使少赚一半,我也宁愿选择我喜欢的事情,而不是被焦虑裹挟……”

许青失望的叹口气,“我从大学努力到现在才有那么点机会选我喜欢的生活方式,为什么要放弃?就因为你觉得这是游手好闲吗?”

“我不上你的套。”

许文斌喝了一大口茶,抱着茶杯不松手。

歪理邪说。

“那个姜禾也是这么想的?她就不嫌你不上进?”

“热爱生活就是上进呀,如果有一天她不满了,我和她都会想办法做出一些改变。”

“你就安逸着吧,房子我不给你,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安逸起来。”

“你是我爸,这也是我能安逸的条件,不然我早去那个什么了……必要的苦是要吃的,没必要吃的苦还跑去吃,是种病。”许青重新坐回来道:“如果咱家不是这个条件,我大学时就比谁都刻苦,毕业了脑子都拼出来,你信不信?”

“现在就去?这距离比赛还早的很呢。”

可是霍司煜可不这么想,现在要是在不出门可就接不上顾眠了。

“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去!”

见霍司煜不乐意,霍临渊也就只好顺了他的意,上楼迅速换了身衣服便下了楼,幸孕宠妻战爷晚安27章开车出门了,一路上,霍司煜好像一个小导航一样,放着最近的路不走,一定要绕远的那条。

开始霍临渊倒也没觉得不对劲,毕竟小孩子脑子里有些新奇的想法,其实也属正常,可是越走越不对劲,周围的一切渐渐变得有些熟悉。

就在此时,霍司煜立即喊停,让霍临渊停了下来,还不等霍临渊开口,霍司煜便早已从车上跑了下来,可是这里距离顾眠比赛的地方明明还有一段距离。

“妈妈!”

顾眠正往前走着,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很是熟悉,一转身便抱住了迎面跑来的霍司煜。

“司煜?你怎么在这里啊?”

就在顾眠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霍临渊也赶了上来,两人四目相对,霍临渊顿时意识了过来,怪不得霍司煜今天早上的行为如此反常,原来是有这么个计划啊。

“火炎焱燚!急急如律令!”

橘红色的火焰,冷不丁的从剩余十几名妖怪的脚下钻出,迸发出巨大的热量。

那些妖怪无疑大惊失色,不少妖怪闪躲不及,挨个正着。他们试图拍打着身上的火焰,可是这样并没有使火焰减小,反而使原本的火焰变得更加凶猛。

砰砰!总裁夫人孕吐严重小说

两声巨响悄然间传了过来,原本战斗着的镰鼬突然化成一阵乳白色的烟雾消失不见。

郑璐心中暗暗想到:看来我的精神力支撑不住了。

也就在这时,犬神和大天狗的攻击变得更加脆弱了几分,随时面临着消失的危险。

“一个人面对十几个这种实力的妖怪果然很吃力吗?”郑璐口中喃喃自语,神情中是对自己实力的不满。

火焰渐渐也消失不见,虽然这个术不弱,但这个阴阳术有着一定的时间限制。

那些妖怪们,无视了式神,以不同的速度朝郑璐袭来。

再度拿出灵符,荧光闪烁,刺眼的光芒四射,郑璐大声喝道:“雷电神敕!急急如律令!”

肥虎看着火腿磨磨唧唧,一副根本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表情,火气越发变大,二话不说抡起肘子就往火腿砸去。

略微一愣,火腿看了眼身后的有些不明所以的郑璐,黑翼一拍,将郑璐一抓,飞向半空。

肥虎看见自己扑了一空,宠婚似火黎浅怒气冲天的双眸望向火腿,大声骂道:“无耻小人!你给我把她放下,那是我的食物,别跟我抢!”

火腿不由翻了白眼,没有理会肥虎,而是看向被自己抓在半空的郑璐。

“妖怪放我下去,放我下去!”郑璐摇摆着双腿,大声喊起来。

“听着,我的确是妖怪,但今天我也需要将那些妖怪赶走,因为他们对人类世界造成了影响,所以剩下的那些虾兵蟹交给你对付,那个难对付的交给我。”火腿道出自己的原由。

郑璐一愣,随后满脸打量,不信任的神采从目光中迸发而出,眉头微蹙,讲道:“为什么要帮我?”

火腿爽朗一笑,有些无奈,回道:“我是在做我自己的事情,并不是帮你。而且,妖怪可不是你们阴阳师想象的那样。”

“不想死,用嘴你也咬住。”

林雪面红耳赤她最终憋不住,哗啦啦...朝着龙陌白脑袋上浇水了。

龙陌白连忙闭上眼睛,他真的服了,身为帝国总裁的他第一次被淋尿。

“陌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龙陌白语重心长:“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雅瑞翔又没对你做什么,就是趴在你身上对你胸脯伸去咸猪手嘛!寻什么死啊!”

林雪这下才明白自己犯错了,差点松手两人掉下去,可夏夜急忙一把抓住林雪的手。

“阿夜,把她拉上去。”龙陌白说完手里的裤子和内裤都沾染着尿液跟打蜡一样,从林雪小脚滑了出来。

龙陌白整个人从十几楼高掉下去,手里还抓着林雪的病服裤子和内裤。

心想这次真的要玩完了吗?龙陌白不断寻找一线生机,在楼顶上的夏夜也大喊。

“少爷...”

医院高楼一共十五楼层,龙陌白纵身下落直到第十层的玻璃窗边缘很近,他伸手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