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

“行了行了,我这是自家烧的水,不是矿泉水。”

“......”

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老爸纠缠,周安安和老爸两人帮忙按着电脑上抄下来的订单,一一打包。

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陆续不间断的订单袭来,哑妻追妻发妻txt书包周安安根本没和老妈说几句话。

午饭是大姨烧的,除了周安安一家三口,还有中途等老爸去采石场之后赶来帮忙的爷爷奶奶,加上大姨和一个打包工,两个客服,一共九个人。

“爸妈,你们两个好好享福就好,我们家里人手不够可以再招......”

吃饭的时候,周友良再次说起了自己年纪大的父母。

身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孝子,周友良那是忍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念叨起来。

“我们还都能干活,闲着也是闲着,招人不要钱的啊。”

面对自己的大儿子,在外人面前很是和善的周福根回了一嘴。

“.......”

接下来,就是周友良父子的怼话过程。

就连周安安,也是有些听不下去,躲到电脑房里和那两个没有那么好看的小姐姐闲聊。

对于孝顺的老爸来说,让爷爷奶奶干活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过,那说起的话很是难听,属于刀子嘴豆腐心。

急性心梗在中医里属于真心痛的范畴,《内经》上说,这种病朝发夕死。

几个接诊的医生都是脸色一变。

“遭了,是急性心梗,一看就知道是重症,不会完全梗死了吧,要不马上带患者去检查?”一个稍年轻的医生问另外一个医生。《禁忌寝事》by甜脆萝卜

另外一个医生年纪稍长,他骂道:“检个屁!快去请中医来。”

“啊?”那年轻医生一愣。

年纪稍长的喝骂道:“愣着干嘛,快去请中医科李可主任来,快去呀!”

“哦哦哦!”年轻医生急匆匆跑走。

县医院里在这一刻竟然出现了荒唐到近乎诡异的一幕,对付急性心梗这种最典型的危急重症。

在这样一家综合性的医院里,尤其面对的还是这位心梗垂死的病人,这两个西医居然在第一时间去呼叫中医来抢救。

这在全国任何一家综合性医院里,都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民国后,近百年来,何时轮到中医急救了?

而在这里,却真实地发生了。

“你师父去弄的,我也不知道。”林老头说道。

“这样啊……”林逸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多想,既然自己的师父能够弄来,那自己应该也没有问题吧?而且,林逸手中有雪谷开派祖师使用的天阶兵器,雪谷就算再不想换,驸马不是人txt也能和自己交换。

只是,用一把天阶兵器换取一株灵药是不是有点儿太亏了呢?林逸想想是不是应该多从雪谷那儿弄来点儿东西呢?

“小逸,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雪谷,如果你想去,最好和楚梦瑶她们商量一下。”林老头提醒了一句。

“哦,好的。”林逸也没有在意,还以为林老头的意思是自己走了就没有人保护她们了呢。

挂断了电话,林逸喜忧参半,喜的是,可以暂时缓释王心妍的情况,忧的是,现在的办法治标不治本,玉佩才是终极解决方案,但是制造玉佩的人又不在这个星球上……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楚梦瑶看到林逸从房间里走出来,连忙问道。

“有办法,不过,我需要出门一趟去求药。”林逸为了不让众人担心,也就暂时隐瞒了玉佩的事情,只是道:“老头子当初配制的药剂和我的差不多,区别就在于那株灵药,我准备这几天去将灵药弄来,这样心妍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大半了。”

“喔?箭牌哥,你是要回西星山村么?”陈雨舒问道。

叶君泽闻言,不由得一阵气笑,挥手打掉了李凌竖起来的大拇指,回骂道:“去你大爷的。”

李凌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重生之哑妻书网包阮梦然后便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说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那几个也应该快出来了吧。”

叶君泽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云天寒他们的实力也不算差,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架势,有些找不到头脑。但是,想来等他们找到思路的时候,就能马上通过了。”

“你说的没错,这第一个环节确实算不上是很难。要按我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是开胃菜的程度吧。”李凌闻言,同样点点头,回应道。

叶君泽听到他这样说,倒是眼前一亮,连忙打趣道:“哎呦,没看出来我们李大公子深藏不露啊,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眼界都要高了许多。”

李凌连忙挥手,回嘴道:“去去去,我看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个人吧。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到这种时候,总能出乎人的意料,带来各种惊喜。”

叶君泽闻言,有心想要辩驳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好像事实确实如同李凌说的这样。

樊嫣没有拒绝,结果水杯后,却也没有当即便喝。

李凌看着樊嫣的样子,不由得说道:“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哑妻郦优昙txt书本网就不能留点力气,那么拼干什么。”

樊嫣摆摆手,说道:“你不懂。”并没有和两人解释着什么。

李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看向叶君泽,眼神当中充满了求助的意思。

叶君泽回以他一个更加无奈的眼神,同时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别看我,我也不懂。

而好在,又有着一阵突然传来的招呼声,打破了两人此时的尴尬境地。

“叶君泽,李凌,哎,还有樊嫣,你们都出来了吗。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而且很多时候人身体上的病症都是因为精神和心理因素造成的。

一个人倘若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的身体其实就会配合,各种病症就会接踵而至,一个人倘若自己乐观,病魔往往也会远离。

用更为科学一些的方式解释,人的免疫系统和一个人的心情精神状态是息息相关的,精神状态好,心态好,免疫力往往就强,心态不好,精神不好,免疫力往往就差。

方寒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看向女人。

“来,您靠前一点,我先摸个脉!”

女人急忙起身,叶开帮忙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女人重新坐下,然后伸出手,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方寒一边摸脉,一边问:“您是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

“头晕,头疼,全身无力,没胃口,心口疼.......”

女人说着自己的症状,症状不少。

男人急忙道:“我妻子病了有一阵子了,差不多三个月了,我父亲的葬礼过后不久就病了,看过好多家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吃药、打吊瓶,就是没什么起色,这才想着来省城看看中医,还没挂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