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丹药珍贵无比,本来是留到后面,保护棋子用的,而且能不用就不用,因为一旦动用,药效过了,就会陷入虚弱状态,后面还怎么保护棋子?

但以现在的情况,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伴随着丹药下肚,络腮胡弟子的气息,也瞬间迎来提升。

紧接着,络腮胡收起之前的超神级武器,将手一翻,领出一把圣灵级长枪!

“圣灵级武器?”

林云一惊,没想到他能拿出这种级别的武器。

“小子,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会杀了你!连让你投向的机会,都不给你!”络腮胡弟子面目狰狞。

这把圣灵级武器,正是白月宗的镇宗之宝。

白月宗曾经也是名宗派,这点底蕴还是有的。

本来这把武器,同样是只能宗主持有,但白月宗宗主为了能让白月宗,重回名宗派之列,这一次便将这把圣灵级武器,借给了络腮胡弟子。

他家宗主同样叮嘱,这把武器作为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亮出来。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堵住不让液体流出来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山本恭子冷声说道。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此时的港岛与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寸土寸金的港岛如今想要有多大的变化,是很难的。

但是财富的变化无时不刻在交替,无数投资客前仆后继来此地,并不会因为环境的固定而有所减少。

这是个让人梦想快速起航的都市,也是一个随时可以让人坠入深渊的港口。

“我来赚钱了。”

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周安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现在,放着别拿出来我回来检查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塞着玩具不能掉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山本恭子的威胁再一次化为了泡影,在苏锐面前,她干脆利落的败下阵来,败的体无完肤!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呢?”山本恭子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今天晚上,或许是她从出生到现在,犹豫次数最多的一天。

“你以为我会相信?”

苏锐淡淡一笑:“马上到房间了,让我们好好谈谈。”

山本恭子的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终究是个被下半身欲望所支配的俗人。”

苏锐闻言,大笑了几声,而后摇了摇头:“不得不说,山本恭子,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良好的有些过头了,就你这样的扑克脸,我就算吃了春-药,都不一定能够提起兴致来。”

吃了春-药都提不起兴致?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落落

这话无疑是对山本恭子莫大的侮辱了!

被打击成这样,山本恭子紧紧攥着拳头,怒视着苏锐,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师傅不要往里面放东西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