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的……”祝伯虽然疑惑林逸为什么会让他阻止,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在他猜测,估计是林逸想要这件事情不成,败露出去以后,因为雨凝没有吃亏,所以隐藏雨家坚决不会和隐藏赵家联姻,没准儿还会反目成仇打起来。

只是祝伯不明白,为什么连碰都不能碰呢?在他看来,如果赵奇兵占了一些手脚便宜,但是却没有实质性的做什么,那隐藏雨家会更加生气,比雨凝一点亏都没有吃还要好。

但是这是林逸的命令,祝伯只能不折不扣的执行,只是有些担心:“但是赵奇兵也不是傻子,我要是拖延时间,他不听我的怎么办?”

“如果拖延不成,你暴露也无所谓,先将赵奇兵给我打晕了再说!”林逸说道。

“啊?”祝伯顿时愣住了,他真是有点儿搞不懂林逸的想法了,林逸刚刚收服他,让他成为了在隐藏赵家的一枚钉子,这还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呢,就暴露了,这也不符合林逸的利益啊?

“你暴露了也不要担心,以后就跟随我左右吧,我只要放出话去,隐藏赵家不敢动你。”林逸给祝伯吃了一颗定心丸。

没办法,如今部队的编制还是有些臃肿,吃醋晚上用强需要剃一剃肥膘,然而剃谁留谁却是很大的学问,之前内部就有诸多争论,如今看来总部的评判标准很简单,那就是拿演习做真章,表现好的,适应现代化战争的留;跟不上时代的,干部战士头脑僵化的裁。

而打响第一炮的便是空军的空降兵部队。

于是不少部队首长把目光纷纷投向那位空降兵新任的部队首长,想看看这位刚上任不久的空降兵指挥员是个什么表情。

结果让他们失望的是,空降兵的新任部队首长那张娃娃脸始终表现平淡,看不出是紧张还是自信。

可实际上这位首长心里早就打起了鼓,若是可以,他恨不得抢过导演部电话,告诉郑权礼一定要顶住,必须要顶住,前万可别丢脸。

只可惜在总部首长的眼皮子底下根本就办不到。

……

空降兵部队首长办不到的事儿,蓝军却能轻松办到,原因很简单,导演部时常会给蓝军指挥部通报战场情况,令蓝军在战场态势感知上实现所谓的单向透明。

一抹寒光在楚风的背后突然绽放而出,

化作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直刺其颈部,

要对其一击必中!!!

正当这把匕首要刺入楚风脖颈中之时。

一道水幕突然从楚风周身浮现而出。

顿时这把匕首的主人就感觉其匕首刺入了一团棉花中,男朋友特别容易吃醋软绵无力,难以再前进半分!!!

唰!!!

这时楚风双眸睁开,其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他猛地反手就是一掌轰出。

结果他这一掌落空了,将一张桌子给轰的粉碎。

与此同时,一道黑光朝着房间外的窗户冲去。

楚风神色一凝。

他直接从那窗户处冲了出去。

“你是谁?”

此刻在这别墅院中。

夜魔王手持鱼肠剑站在这。

其神色冰冷的注视着眼前一位浑身笼罩在黑衣之下,只露出一双黑色眼睛的身影。

正是这道身影刚才对楚风进行行刺的。

朴太衍看了眼她,然后又看看其她几个姑娘,她们好像都还在自己追求金泰妍的认知中吧。

的确除了少女时代和他们相关工作人员,家族成员,对自己的印象应该还停留在泰妍向日葵之中,或许工作人员消息灵通的也许知道自己和西卡的关系。

不过看来面前4人应该还不知道的样子,果然职场同公司恋情就是这样的问题,难怪很多公司反对职场恋情,男女要是稳定下去,那是没什么问题。

可是现代社会感情是经不起时间考验了,结果就是分手的男女之一最后离开公司,恩想来大多数是这样结果。

朴太衍摇了摇头,在男友宿舍没控制住刚想说自己不表演,的艺人,自己和公司的合约已经到期了。

“他啊,和圭贤欧巴他们一起表演something。”

“哇~!!!”面前其中三个惊呼出声,接着一脸期待的看着朴太衍。

艾琳也是脸带笑意,小手捂着嘴,怕自己笑出声来。

“啊?别听她瞎说。”朴太衍回身对着乱说的夏妍就是一下,不过这歌好熟悉,是谁唱的来着?

具体的位置林逸不知道,但是大致的方向还是知道的,林逸在风雷紫电兽的身上,用手机调出了导航地图来,然后到时候根据导航的方向,来改变风雷紫电兽的细微路线。

风雷紫电兽的速度,真正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甚至比林逸的轻功蝴蝶微步全速展示出来都要快,林逸的轻功的速度虽然也不慢,但是却弱在没有持久力上面,后继乏力,不可能一直保持着这个速度无间断的跑到地水市,况且就算林逸中途可以用轩辕驭龙诀恢复体力,吃醋暴怒强要那速度也会比风雷紫电兽慢上许多。

赵奇兵这边倒是不紧不慢的洗着澡,他心里虽然着急,但是也不是那种精虫上脑急不可耐的傻子,他那边已经启动了录像,唯有雨凝主动求欢才行,如果是他主动,那录像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他必须要等着雨凝服用的药剂发作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行。

所以赵奇兵不介意多洗一会儿,他看着自己那两条越来越结实的双腿,很是得意,虽然这两条腿断了多次,但是自从开始修炼千腿以后,这两条腿就变得和铁腿一样了,还差两次就要第一式大成了,赵奇兵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若不是楚风刚刚对水之力量的运用有所领悟,及时施展出一招水幕之术。

他恐怕不死也得受伤。

这个家伙的隐藏之术的确十分可怕。

就连楚风都完全没有看出来。

要不是他命大,就真的着了对方的道了。

这时楚风站在了这道身影的后面。

“毒牙,带人把这里围起来,这里的路,现在我封了!谁都可以过,就他郑寻,和他保镖不许过!”林云傲然说道。

“是!”

“兄弟们,把这里围起来,封路!”毒牙当即下令。

“是!”

毒牙身后众人,齐声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围上去,结成人墙,将半个广场都封了。吃醋惩罚做到哭

至于那郑寻,和他的保镖,自然都被围在了人群内。

“哇,看样子林爷是发火了!”

林云听到这话后,脸上的不悦之色越发浓烈。

“来了!郑寻大明星来了!”

“林云,要不算了吧,就在这儿等等。”赵灵说道。

“本来还想算了,不过就凭他们这态度,算不了。”林云眯着眼睛说道。

紧接着,林云抬头看向他们,说道:“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让我过!”

“小子,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们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不让过就是不让过!”保镖显得十分不耐烦。

“好吧,那我们就换一个解决方式。”林云眯着眼睛说道。

紧接着,林云摸出电话,给毒牙打过去,让他带人过来一趟。

要封路?那就试试谁更能封!

“哥们儿,别人是大明星,咋们惹不起的,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大家伙都在等着。”

“是啊,还是在这儿等着吧,跟这些人讲道理没用。”

林云身后的路人,纷纷开口。

华国人的性格,大部分都是这样,不愿意多惹事端。

这时一旁的黑鹏一步踏出。

其眼中泛着一抹寒芒。

一股沉重恐怖的威压从其身上释放出来,和这个外国男人的气势相抗衡!!!

当即这个外国男人神色一沉,其目光扫了一眼黑鹏。

“殿下,我们先行离开。”

随即这男人对着海瑟夫说了一句。

海瑟夫目光闪烁一番。

他直接扫了一眼楚风和亚娜还有亚莉。

“哼!!!”

海瑟夫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那些还活着的海族侍卫也是纷纷撤离了。

“姐姐!!!”

这时亚娜来到亚莉身边,挽着她的手一脸亲昵的样子。

“你这丫头来华国这么久,是不是忘记家人了?”

亚莉瞪了一眼亚娜。

“怎么可能?”

“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姐了。”

亚娜娇声说道。

“亚莉小姐,谢谢你刚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