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只见那刀疤脸先是让人放了那个女老板的女儿,然后又把那女老板手里的转让书给撕掉了,最后又依依不舍的把那张欠条交给女老板,道:“算你运气好,遇到贵人了。你那老公是个王八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婚吧。”

说完,刀疤脸回到杨云帆旁边,又笑道:“这位小哥,刚才兄弟们不知道你是强哥的朋友,得罪了你,真是不好意思。若是看得起兄弟们,今晚我摆酒,再找两个漂亮小妞,给你接风洗尘,欢迎你来湘潭市。你觉得如何?”

杨云帆笑了一下,却是摇头道:“喝酒就不用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眼球也有点发黄。估计肝脏不大好吧。你是不是右上腹部一喝酒就隐隐作疼?”

“咦,你怎么知道的?”那刀疤脸警惕的看着杨云帆,他喝酒确实会肝疼。不过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不知道想到什么,刀疤脸顿时一拍脑袋,刚才许强不是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神医。自己该不会真的得了什么病吧?

都怪她贪心,为了一个新出的限量版包包,就答应了宁杰的要求。

可是,那个包包,以她的零花钱,根本就无力买那个包包。

“走吧。”

瞪了一眼闺蜜,不想扫兴的李雪儿带着男孩向外走去。

没有那些小说中狗屎运一般地和对方撞见,将红酒吐进你下面的嘴继而演绎出颠荡起伏的对峙情节,周安安跟随对方一路走出酒吧,除了路过的那些男人恶心的目光,什么事都没发生。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咱们去别的酒吧看看吗?我知道有一家酒吧不错,很安静的。”

走出酒吧门口,李雪儿抱歉地对男孩说道。

第一个地方,就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这个很不好。

“不用了,带我去找点好吃的就行。”

见识了点鹏城的酒吧文化,周安安觉得没必要呆在这种地方。

喝酒了的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周安安觉得以李雪儿的姿色,在这些地方可不太安全。

就是他自己,平时不碰酒,碰了酒之后会发生什么,周安安也保证不了。

“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还在上面捏了捏。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

“这是我没有准备好,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山本恭子冷声说道。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

“颠倒过来?现在说这些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

“你必须放了我。”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做阴枣是不是很难受

“为什么?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至少,嘴巴够硬。”

“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十天之后,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我仍旧没有露面,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我遇到了危险,到那个时候,整个华夏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嗯,问题是没发展到这一步啊。

如果可以,周安安觉得喝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的。”

对于男孩的要求,李雪儿小小惊讶了一下,继而莞尔一笑。

至少,这位诗人没生气。

“人呢?”

走进包间门,看着里面只有一个人,一身名牌的青年忍不住惊讶问了一句。

“走了,宁杰,为了帮你,我可是得罪了我家的雪儿。你那个包包,可不能出尔反尔,就当是赔偿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何泱泱略带不满地说道,起身就要走人。

为了一个包,让最好最有钱的闺蜜有了芥蒂,怎吗算都是她吃亏。

“没事没事,一个包而已。下个月爱马仕要出一款限量版,我已经预定了一个,到了马上给你送来。”

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宁杰脸上无所谓地说道,顺带讨好了对方一下。

“那就谢谢了。”

听到有包包拿,按遥控器她就抖个不停何泱泱心里的不快去了一些。

刀疤脸顿时紧张起来。

杨云帆看他神色惶恐,不由继续道:“你这人虽然做事不怎么地道。不过,既然你给我面子,我也提醒你一句,最好去做个全面肝脏检查。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恶化成肝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什么?肝癌!”

癌症的威力的是巨大的,一听自己可能得癌症,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什么都不说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上了车就直接往医院方向开。

刀疤脸手下的小弟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老大都走了,自己等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也都纷纷离开。

许强一看刀疤脸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砰的一下拍在桌子上,问道:“怎么,刀疤,你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刀疤脸连连摇头道。他可不敢得罪许强。

杨云帆冷眼旁观,随后淡淡道:“你来找我,是不是早上那个小姐的意思?”

“是啊。手指往里面推进荔枝不瞒神医,林姐对您能出手相救,十分感谢,特意让我找到神医,好当面感谢。我本想找这小子帮忙打听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就遇到了神医你啊。”许强搓着手,满脸喜悦。

“倒是挺巧的。”杨云帆淡然道。

这个神医,怎么态度这么冷淡啊?

许强心里有些犯嘀咕。

他转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

“神医,你稍等一会儿。”

他跟杨云帆打了个招呼,随后对刀疤恶狠狠道:“刀疤,你跟我出来一下。”

……

许强出去之后,很快就知道了,杨云帆到了店里之后跟刀疤发生了冲突。

这个男人就这样看着薛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闭上嘴巴。

可是,这个劳斯莱斯的驾驶员仍旧这样看着薛洋,并且一边看着一边朝他走过来。

躺担架上的薛洋再次打了个哆嗦,这货也顾不得装虚弱了,直接坐起来,对着驾驶员抱拳,然后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大哥,您找哪位?”

这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驾驶员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扳住了薛洋的肩膀。按了遥控器她就颤抖

薛洋只感觉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都快要把他的肩膀骨头给钳碎掉了!

“啊!”薛洋一声惨叫:“大哥,大哥,饶我一命啊!快疼死了啊!”

看到他这样被虐,周围愣是没有一个亲戚出手相助。

“多年不来南阳,宵小之辈也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冷冷的丢下了一句,抓住薛洋的肩膀,随手一扯!

就像是丢垃圾一般,薛洋整个人都被扯出了好几米!从担架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