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众人热烈的讨论声中,林田憋得慌,他拔花生的速度比别人快的多,引来了讶异的目光,让他有种展不开手脚的感觉。

“我去那边拔起。”

他想试试自己真实的速度,离开众人是最好的选择。

“去吧,记得多喝水啊,你身体还没恢复,不要太累了,累了就休息。”

王翠娟头也不抬的叮嘱了一句,自从知道花生能卖那么多钱之后,她头不晕腰不疼,干活也充满了力量。

“白灵,你也别累着了。”

林田对着白灵嘱咐了一句,就去找个角落拔花生去了。

“现在该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林田搓了搓手掌,眼睛放光,放开手脚拔花生。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身后就是一堆堆的花生。

要是平时,他得花上一个多小时就才能有这样的成果,现在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达到了,而且一点都不累。

林田在珠子空间里吸收灵气,灵气改良了他的身体素质,变得比以前强壮了数倍。

骂完以后,老鬼子连忙蹲下来,用双手把这块半截牌位给捧起来。

就在牌位刚捧起来的时候,就听到“噗嗤”一声,刚开始谁也没有太在意。

可是当有人看到牌位下面有一根拉火线的时候,连忙大声喊道:“有炸弹。”

可惜的是他喊晚了,就在他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顿时整个后院变的臭气熏天。

声音虽然响,但威力并不大,这是因为这地雷是方圆用鞭炮里面的火药做出来的。

方圆在空间里看到这,女追男古言死缠烂打直接给了自己一个耳巴子,早知道是老鬼子把这个牌位捡起来,他绝对不会用鞭炮的火药去造,就算是用鞭炮的火药造,也会造个西瓜那么多的。

直接把老鬼子给炸死,一了百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不过虽然没有把老鬼子给炸死,但也受伤了,而且看上去也特别的狼狈。

其实不光是老鬼子,周围的人都遭殃了,只是别人没有受伤,就是身上、脸上沾满了方圆那泡翔。

把铁油桶给收起来,方圆来到神厕后门这里,一半身体在门里,一半身体在门外。

“刺啦!”

一根火柴点燃,被方圆用手指一弹,火柴转着圈的飞了出去,然后落在地上。

就在火柴落地的瞬间,“轰”的一团火燃起,瞬间漫延到四面八方。

虽然方圆站在后门快外面了,还是差点被火给燎到,还好方圆反应比较快,往后退了几步。

既然已经点燃了,方圆转身就跑,不过他并没有跑出神厕,而是在后院的一个角落停下来,进入了空间。

这倒不是说他不想跑出去,而是这里已经起了大火,估计现在已经有人发现。

明天老鬼子就要来参拜,这个时候,神厕外面估计早就让自卫队给里三层外三层的戒严了。

要知道小鬼子的自卫队,那可是有枪的,而且为了老鬼子的安全,估计都不止枪那么简单了。

既然知道这些,这个时候往外跑,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古代女主倒追冷漠男主方圆又不傻。

方圆进入空间的地方离神厕并不远,就在他刚才埋“地雷”的院子里。

说完,低头继续干活。

林国明眼中有了一丝担忧,他低声对王翠娟说道:“小田没事吧?我看他这两天状态有点奇怪。”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他觉得儿子变得不像以前了。

林田从小就体质虚弱,俗话说的手无缚鸡之力,他来干农活,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偷懒的,还没有白灵这个做白工的勤快。

现在的林田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比他这样的老农民都要能干。

王翠娟想了想,柔声道:“你忘记道空大师了吗?你不觉得我们这花生变成这样很奇怪吗?

我觉得啊,这些是道空大师给我们带来的好运。小田身体变好,肯定也是道空大师的功劳。”

林国明虽然半信半疑,但他也只能承认,这是最好的解释了,别的理由他们还真的想不出。

他脸上挂了一丝笑容,对王翠娟道:“还是你看人准,我一开始不相信道空大师,说他是骗子,是我看走眼了。咱们借那笔钱给道空大师,就算利息高点,也值得。”

王翠娟听到钱的事,眼神黯淡了些。

“这事情,千万不要让小田知道,二十万这个数目太吓人了。”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女追男死缠烂打的虐文不会说话就别说。”陈婆子瞪了一眼自家儿子一眼,要不是儿子都这么大了,要在孙子孙女面前给他留脸,她都想抄起扫帚给他打一顿了。、

“不说就不说。”徐海郁闷的扒着碗里的稀饭。

徐慕慕无奈的笑了笑,就算真的有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下来了,她也不会要啊,再有一年就高考了,有更有技术含量的大学不去读,跑去读工农兵大学,她疯了吧。

又在学校里面待了一天之后,也放假了,走之前,徐慕慕和杜宇说了一下周六先不去给他补课,周日再去,周六就让他自学,徐慕慕还给他留了几道有难度的题,当然,这题自然是从殷扬送给她的资料书里面抄的。

徐慕慕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家里面多了不少的粮食,显然杜振之前才来过。

“奶,杜叔叔他们把粮食送过来了啊。”徐慕慕笑眯眯的说道,作为在末世中饿过肚子的人来说,她还是把粮食看的很重要的,更何况这个年代,就算是大队里面,也有很多人都吃不饱的。

“是啊,虽然都是粗粮,但是这些粮食足够咱们家吃大半个月了。”陈婆子高兴的说道,她比徐慕慕更加的看重这些粮食,女主平凡老实暗恋男主有了这些粮食,家里面的稀饭都不用弄的那么稀了。

“杜厂长说,城里面的人都吃细粮,都吃不惯这些粗粮,城里的日子过的真好啊。”李彩霞羡慕的说道。

“看来,有事没事都要去珠子空间里面呆着,身体会越来越好。不知道其他活物能不能进去呢?得找个时间验证一下。”

林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在花生地里撒丫欢奔跑的小宝,眼睛眯缝了一下。

这只猫今天的行为很是诡异。

平常,高冷的它,根本就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它在家里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好像知道他们要来拔花生,死死跟在林小果的身旁,怕被人撵走。

到了花生田之后,它那副傲娇的表情就变了,十分的放松享受。

一开始,它试图去咬一颗花生来吃,结果啃得满嘴的泥巴,被王翠娟抓住了它,从嘴里扣出来泥巴和碎壳来。

“小宝,这可是拿来卖钱的!别糟蹋了!”

小宝有些不甘心,刚才嘴里泥巴难顶的味道让它迟疑了,它退而求其次,在花生地里奔跑起来。

林田暗哼了一声。

“臭短尾!就拿你开刀吧,女追男对男主各种撩古言等我忙完这一出,就拿你做实验对象。”

童师兄闻言急忙应了一声,将林逸挖的这些灵玉装回了篓筐,颠颠地亲自背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重新一块一块质检。

一块、两块、三块……当童师兄最终将十块好玉挑出来放在面前的时候,所有人再度傻眼了,徐灵冲不信邪地一块块捡起来感受了一下,本就阴霾的脸色这下彻底塌了下来。

天地灵气精纯饱满。其浓郁程度甚至比他平时修炼用的灵玉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哪怕是再挑剔的人,都绝不会说这些灵玉是废玉,恰恰相反,即便是在好玉之中,这些灵玉都属难得一见的上等品质!

“怎么样徐师兄,我捡破烂捡来的这些垃圾灵玉。应该入不了您这种大人物的法眼吧?”林逸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淡然笑道。

徐灵冲脸色一片铁青,但却被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说瞎话吧,要是他真硬起头皮说这些灵玉都是废玉。那置灵玉堂于何地?就算他这位大少后台再硬,在这种明摆着的事情面前,灵玉堂的这些人也不敢跟着一起睁眼说瞎话啊!

本来徐大少今天心情还挺不错的,尤其是之前吓走了想要替林逸换矿区的卢边仁,还让他颇有一种一切掌握的快感,虽然一时半会还不能亲自出手教训林逸,但能把对方摁死在十号死矿区吃瘪,倒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快事,结果没想到一转眼就遇到了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