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是自己那一群恸哭流涕的老粉,李素真捧着盆儿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

一片悲伤到令人心碎的气氛之中,棺材旁一个披着麻带着孝的身影抽噎着,往自己的嘴里又塞了一口烧鸡。

“老师,呜呜呜......烧鸡太好次了啊!”

想象中的场景渐渐散去,只剩下面前一个捧着鸡腿,满脸油污的胖脸。

李世信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妈哒这事儿她备不住能干出来啊!

越想越气,李世信直接一巴掌呼了上去。

“哎呀!老师你为什么打我?”

“那是打你吗?那是稀罕你!累了,回酒店睡觉!”

看着李世信背着手,气呼呼走远的背影,安小小满眼泪花,摸了摸火辣辣的后脑勺。

“嘴里鸡腿都飞粗去了哇!”

滴!

收到安小小附加极度【怨念】的负面喝彩值,688点!

在李世信耳旁的一声系统轻鸣中,我的分身是女帝安小小奋力的将餐桌上装满了无花果的盘子,塞到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包包里。

秦卫华叹了口气,这话理说的通,可问题是事不通啊。

“大家都讨论一下吧,看看该怎么用药?”

方浩洋看向方寒:“小方你也说说。”

在场的也就方寒是小辈,方浩洋也不忌讳。

方寒微微沉吟了一下道:“我说两个问题,第一个患者今天晕倒的原因,虽然患者今天的晕厥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患者今天晕厥的原因却至关重要。”

秦卫华眼睛一亮,道:“继续说。”

“从患者的症状和脉象等种种因素来判断,患者今天的晕厥其实是因为绝望,完全丧失了信心,失去了希望,这才导致气血不畅,突然晕厥,治病先治心,其实有时候患者希望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病能不能痊愈,医生对患者的态度也是至关重要的。”

方寒缓缓道:“特别是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很多时候击败患者的并非癌症,而是绝望,对死亡的恐惧,对于癌症,现在大多数患者心中其实都是清楚的,癌症是绝症,治不好的,他们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其实惧怕的不是病魔,而是抛弃。”

在这样的时代里,文人所具备的社会价值,其实也就是自己名下能拿得出手的作品。

所以阿去本身不算什么,作协大佬很麻烦......

网文从诞生之时就被分类到了文学下级的子品类里面,末世无限夺舍女人包括网文文学的审核标准,作品版号,以及相关的种种事宜,作协都是有干预权和对上级主管部门建议权的。

网文从诞生之初发展到现在,可以说是什么都有了——除了地位和话语权。

这也是这一次庆典主办方非得上赶着请阿去等一众作协大佬过来的主要原因。

地坛文化中心的活动大厅里。

“师傅,真想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好吃的他们竟然一口不吃就走了。参加庆典啊,婚礼啊,葬礼啊什么的,难道不就是为了最后这一顿自助餐吗?”

和安小小一起站在没什么人的自助餐区,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脑海中,不禁泛起了千丝万缕的联想;

葬礼上,面色青白的自己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想着,他立刻打开了减龄选项,生怕自己的右手反悔一般,飞速的将全部喝彩值投入了进去。

滴!

减龄成功,用户面板数据已更新。

用户:李世信

身体年龄:36年229天

寿命余额:10年180天

当前喝彩值:2389点。

滴!

累计获取喝彩值超过100000000点,系统等级提升至lv9。

神奇能力抽奖功能已开通,礼包已发放。

恭喜用户,获得初级神奇能力[感染力+10],说明:观看你的作品与文字时,观众的联想和共情能力提升。你想通过作品表达的情绪和思想,超级神灵分身女主可以更加直观的被观众所接受了!PS:不要因此而产生什么大胆的想法,国家有一套完整的刑法。传播淫秽色情罪,情节严重者最高可判十五年。

喝彩值兑换减龄/寿命比率变更,当前比率[30000:1]。

“三万比一这么多.......”

胡侃了几句,林嘉铭挂了电话,给欧程发了条微信。

“你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么?”

过了许久不见欧程回复,林嘉铭又发了一个问号,依旧没有回复。他估计欧程应该是在忙,就没在管,明天可以详细问一下,然后再做打算。这样想着,林嘉铭便不在管微信的事,从桌上拿来那本《解忧杂货铺》,还有最后20多就看完了。

他读过东野圭吾的几本小说,唯独对这本一见倾心。这本书里,充满了阳光,充满了陌生人之间的温情,让这个原本冷漠的世界,因为有了老人的坚持回信,带给了那些濒临绝望的人一丝希望,间接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可能是因为最近几天高压的工作,林嘉铭没有好好休息,难得轻松一下,他拿着书本缓缓睡去。

在林嘉铭酣睡的时候,夜幕悄然降临,远处的霓虹灯与主干道上车流的尾灯,构成城市特有的风景。而林嘉铭所在的村子,似乎是被抛弃的存在,霓虹灯止步于村子边缘,任由漆黑的夜笼罩着这里。只有零零星星的灯光,照亮着破败的小屋,偶尔一阵的争吵,讲述着这里奋斗的年轻人的心酸。

“这……关键是她失忆了,女主变成我的分身根本不记得会**的事情了,她身体里的经脉虽然修复了,但是她不记得第1947章若有所思心法口诀,我想帮她恢复实力都不可能。”林逸苦笑道。

“这样啊,那我就没办法,你问问李福有没有,或者别人知不知道?”焦牙子摇了摇头,爱莫能助的说道。

“好,我这就去问问!”林逸点了点头,出了玉佩空间,就快步的回到了客厅里面。

“小逸,怎么样了?”福伯看到林逸这么快就出来了,心中微微一沉,难道是没有消息?

“问了一下,可能是这样……”说着,林逸就将焦牙子说的第二种可能性和福伯说了一遍,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哦?也就是说,是落玥自己~~-更新首发~~封闭了自己的记忆?”福伯有些惊喜的道:“那么,只要驱除了她头部的真气,就可以恢复记忆了对么?”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现在还不确定孙婆婆头部的真气究竟是不是她自己产生的,虽然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凡事都有万一,万一驱赶真气的时候出现什么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林逸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那真气出了问题,爆炸了都有可能,到时候将孙婆婆的脑袋炸碎了,林逸就是章力钜转世也无能为力了。

“抛弃?”方浩洋轻声重复了一句。

方寒点头:“不错,抛弃,癌症患者,特别是癌症晚期患者,他们不断的求医,不断的治疗,一方面是求生,主角有个女仙分身其实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在寻找陪伴,而陪伴在患者最后时刻的并不是亲人,而是医生。”

“患者所希望的不仅仅是治好病,还有医生不放弃他,只有医生的鼓励和陪伴,才能让患者更坦有勇气去面对死亡。”

“如果把病魔比作是敌人,比作是不可战胜的敌人,如果这一场战胜是一场早已经注定失败的战争,而医生则是患者唯一的战斗伙伴,哪怕明知是输,他也不孤单,最起码有人和他并肩作战,而不是孤军奋战。”

“嗯,说的好。”秦卫华缓缓点头,心态是最重要的,如果医生都放弃了患者,患者本人呢,有几个患者能够有豁达的心态,真正的坦然面对死亡。

心态是第一位的。

以前网上就有一些类似于这方面的段子,说是某农村的妇女患了癌症,可是她并不知道什么是癌症,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不害怕,还以为癌症和感冒发烧差不多,因而该吃吃,该喝喝,该干活干活,原本只能活一年,结果十年过去了,人家依旧活的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