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旧期间,王不懂杵着拐杖一瘸一拐走上来,看见生龙活虎的金锋,王不懂面如土色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金锋嘘了一声,王不懂硬生生停下垂头丧气又到了金锋跟前。

眼前的王不懂脑袋老大一个包,眼角还包着纱布,嘴巴也是肿得不成。

“你小子怎么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不懂支支吾吾低低说了句工伤便不再说话。旁边的骚包却是憋得极为难受。

若不是当着这么多的地师和手下,骚包怕是早就笑得跺脚。

工伤?

工伤你大爷!

明明就是喝醉酒了自己从床上摔下来,摔成猪头样,还他妈不要碧莲说是工伤!

哈哈哈哈……

总部王明谦白彦军、特别科、国际巡捕、山海地质队、天杀、职业装、长缨、战狼七个战队正副队长全部被金家军放翻,丑态百出。

对。

还有王晙芃赵庆周一帮大佬们,他们更惨!

想跟咱们金家军斗,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总之,王司开始喜欢白松了,女孩说脾气不好怎么回这几天开会也会把他带到身边。

给王司夹菜的时候,白松装作若无其事地小声说了几个字,王司便明白什么意思了。

王司慢慢地把白松夹过来的虾剥完吃掉,然后收拾了一下虾壳,装作不经意地和斜对面坐着的林阳市里的领导问道:“诶,虞局去哪里了?中午的时候还见他了。”

这理由简直不要太拙劣,王司这么大领导,怎么会注意市局下属分局里的副局长(正科)呢?

但林阳市的领导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这可是巡视组大佬,可是省里千叮咛万嘱咐的存在,可不能有一点岔头。

市里面有案子,那就让市里面内部消化,无论是什么案子,都尽量别让王司知道。否则,破不了怎么办?

这边可达不到天华市那种大都市命案破案率100%,万一恰巧遇到破不了的...市领导脑袋都大了...

“他刚刚还在呢,可能是出去给老婆孩子打电话了,毕竟过年嘛,可以理解”,林阳的领导立刻拿出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

而这一次,心房比起之前来要更加充实。

因为,里面似乎还多了一个影子。

苏炽烟坐在凳子上,抱着几件衣服哭了很久,然后拿出手机,给苏锐发了一条短息。女朋友说自己脾气不好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在发出这条短信之前,苏炽烟有着些许的犹豫,但终于还是忐忑的按下了发送键。

她知道,自己的心里似乎对于苏锐的回复内容有着很强的期待。

自己在期待他回复什么呢?

苏炽烟想着想着,俏脸已是微红。

没过一分钟,苏锐的短信就已经回过来了,苏炽烟赶忙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由于心中的紧张感和期待感,她的纤手甚至都在小频率的抖动着!

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尼玛,自恋!”

看着这四个字,苏炽烟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那撇着嘴的样子,或许,这些衣服在自己看来异常珍贵,想要重新一件件的找回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力气,而在他看来,或许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事情吧。

“叫我凌珊吧,这里也不是警局。”宋凌珊笑了笑,道:“我叫你静怡,可以吧?”

“当然可以。”孙静怡更加有些疑惑了,宋凌珊和她套近乎是什么意思。

“静怡,来坐,喝点儿什么?”宋凌珊笑了笑,问道。

“随意吧,果汁就好。”孙静怡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和宋凌珊客套了,直觉上,宋凌珊找自己肯定有事情,所以孙静怡打算直接问一问:“凌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吧?”

“呃……是这样了……”宋凌珊被孙静怡看穿了目的,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那我就直说吧?女生说我脾气不好咯孙家的心法,你修炼到了第几层了?”

“只是第一层,怎么了?莫非你想在世家大会上,争取孙家的帮助?”孙静怡一直摸不透宋凌珊的想法,目前,能让两个人有交集的,也就是即将召开的世家大会了。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请你帮忙为一个人疗伤……”宋凌珊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为难和难以启齿。

“疗伤?”孙静怡微微皱了皱眉:“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医生,怎么疗伤?”

“他的经脉被破坏了,普通的医生也帮不了忙,只有请你帮忙了……”宋凌珊小心的说道。

“凌珊,既然你请我帮忙,那你应该知道我们孙家心法的特殊性了?”孙静怡倒是没有直白的拒绝,而是委婉的问道。

“我知道……但是他真的很需要帮助,如果他的伤势不能够恢复,那么他的家族,就会一蹶不振……”宋凌珊说道:“所以,我是真心的请求你,可以帮忙,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

“宋凌珊,你不觉得你的要求,有些冒昧了么?”孙静怡决定还是实话实说,这种涉及到原则的问题,孙静怡没有办法骗宋凌珊。

“这……我也知道有些冒昧了,可是,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宋凌珊苦笑着说道。女孩子老说他脾气不好

“恕我直言,我如果给他疗伤之后,那么我身体里所产生的真气,以后也只能为他一个人所用,我和他非亲非故,如果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么?”孙静怡淡淡的说道:“除非是我以后的丈夫,不然的话,对不起了!”

“算了……其实,我早就知道结果了,静怡,你也别生气。”宋凌珊看到孙静怡有些生气了,连忙解释道。

跟着,骚包的泥丸慢慢扩张,最终稳定。

这种异变说起来漫长,但就发生在不过秒数之间。

骚包慢慢抬眼,整个世界变得不一样!比以前更亮更透更清晰。

眼眸中的远山可以清楚看到山顶处的山海地质队栽的铁塔,还能清楚的看到地脉龙神的走势。

极远处,干涸的罗布泊在自己的眼里变得不再荒芜。

脚下的砂砾也变得不再灼热。甚至骚包还看到了百米之外藏在胡杨树中的白条锦蛇。

呼吸间,可以清楚感知体内器官的蠕动。

再看张士朋的时候,骚包径自瞅见张士朋头上的一股气。

“望气!”

骚包蓦然大震。倒吸一口冷气。脑袋都炸了。

我他妈能望气了,?

我这是进阶了!?

不可能吧。

感知力提高了那么多,视力也提高了三成。

这应该就是进阶了吧!

“怎么了?思龙。”

看着那些崭新的礼服,抑或是看起来普通但实则是著名设计大师亲手缝制的衣服,女生为什么脾气不好苏炽烟彻彻底底的被震撼了!

一件不少,一件不落!

如果不是她仔细的看了一下,甚至还会以为这些衣服是之前被暴徒剪烂之后重又缝合起来的!

苏炽烟真的无法想象,苏锐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能从全世界各地把这些极具收藏价值的限量款礼服全部找来?

这得花去多少口舌,这得花去多少金钱?这得动用多少人手?

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苏炽烟的手在这些衣服上面一件一件的抚过,等走到衣架的最后一排的时候,泪光早已经布满了脸庞。

“苏锐,谢谢你的礼物。”

苏炽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泪水更加汹涌而出。

她真的很想趴在那个坚实的肩膀上面,放肆的大哭一场。

自己失去了最珍视的东西,却被他全部的给找了回来,已经空缺了一块的心房,则是被重新填满。

连锁快餐店最多也就是十几样的东西,各种不同的连锁快餐店的用料不同,最多的能够达到二三十样,已经是达到了一种巅峰,主要就是进行接人待客的培训,让他们知道,只有微笑面对顾客,只有把餐厅搞得干净整洁,让人进入以后有舒服的感觉,他们就成功了。

李忠信所要创建的快餐连锁,今后主要奉行的是外国优质连锁快餐企业的管理模式。

食品品质标准化。重点控制三个环节:一是原材料质量关。从质量、技术、财务、可靠性、沟通五个方面对供应商进行星级评估并实行末位淘汰,坚持进货索证,从源头上控制产品质量。

最主要的就是商品的采购环节,必须要把采购环节抓好,质量只要发现不达标的,立刻停止合作,供应商必须要保证供货的商品质量,在质量问题上,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马虎。

后世的时候,来中国的那些快餐企业,他们都奉行那种什么绝对的工艺把关,什么炸鸡出锅后1.5小时内销不出去,就必须废弃;汉堡的保质期为15分钟;炸薯条的保质期只有8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