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万里动,日暮黄云高,你知道读书人最厉害的地方在哪里吗?”

“会作诗?”

“不,是能用极简的话描绘出最复杂的东西,所以聪明人之间说话都是很省力的,有时候甚至一个动作,都能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那你为什么和我说话一点都不简单?”

“……”

“……”

看着许青的眼神,姜禾眨眨眼,忽然反应过来,羞愧的低下头。

“继续,这个短短十个字,能把时间地点景物秋风都描绘出来,如果让你描绘我们出门见到的野外,你怎么说?”

“……”

“……”

长久的沉默。

“下午我们去野外,玉米好多,外面好热。”姜禾硬着头皮道。

“不错。”

“哪里不错?”姜禾感觉许青在嘲讽自己。

“简单的话说出简单的事,准确就好了,难道你还想直接说出流传千古的名句?”许青觉得目前这样就够了,如果换个表达不清楚的,应该会手舞足蹈地连说带比划,玉米叶子好长好长,一大片一大片的,天气好热,太阳好大,都没有云,也不是晴天……

樊嫣几个人听到叶君泽的问题,坐上来自己动好不好当然还是会很有耐心的替他解答着。

叶君泽得到回答,便笑着点头,表示谢意。

云天寒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很是受用的说道:“说起来,明天就又是周五了啊,马上又要周末了,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呢。”

樊嫣很快便戳穿了云天寒,笑着说道:“依我看啊,你是又在惦记着你们美食研究社的好吃的了吧。”

云天寒闻言,也没有半点真实意图被识破后的尴尬,很是自然的说道:“樊大姐,这话就是你说的不对了。什么叫惦记,我这是为社团做贡献好嘛?大家做出来的好吃的要是没有人品尝的话,那岂不是很没意思?所以,我这都是心系社团,为人民服务啊。”

樊嫣闻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过多的和云天寒在这个问题上进行纠结。

其他人更不用说,都只是笑,很是给云天寒留面子的不去拆穿他。

而几人说完以后,便都各自告别了一声,准备回寝室休息去了。

......

“你理解的没错,因为逍遥本来就是苏逍遥。所以无论如何,最后他都还会变成苏逍遥。”

虽然这个解释有些拗口,不过好在心灵听明白了,并且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

可就是因为更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心灵的情绪才会一落千丈的难过。

苏家的家教是出了名的严厉,苏鹏当时就是因为不听管教,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才会被直接赶出苏家。

苏家小少爷在欺负心灵后,据说回到家在书房里跪了一晚上,并且还罚抄了三字经。

心灵不喜欢苏家,所以不想让逍遥哥哥变成苏逍遥。

可是,苏家的事情,就连盛译行知道了都没资格插手。

回到家心灵还在闷闷不乐,晚饭只吃了几口,就回房间睡觉了。

林清霜和盛译行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后,他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苏家今天过去了?”

林清霜脸上凝重地点了点头,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当然没有忘记苏鹏的那段话。

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林清霜对苏鹏这个人讨厌不起来。

那画作的用纸用料都非常特殊,安全部门的很多特工传递情报,都用过这类东西。

所以,他一口答应下了阎景生的要求,并直接摘下了那副画作,现在这东西是他的了。

刘剑锋拎着饿虎下山图,左右看了看,刚才这幅画是放在阳光下的,天花板上还有灯光映照着,而此时,刘剑锋将画作挂在了背阴的地方。

人们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可等画作挂好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这饿虎下山图,怎么变成猛虎归山图了?”有人沙哑着声音艰难的说道。

不用他说,大家也都看到了,这画作怎么经过刘剑锋的手之后,竟然变了一幅图呢?

刚才大家看的真切,那凶猛的饿虎从山上扑下,脚踩着巨石,目光凶狠,乖做上去自己动獠牙森森,一副盯上猎物要扑过去撕咬的凶猛模样。

而此时,图上的猛虎竟然在朝山上走,虎尾垂下,虎头朝身后回望,完全是一副吃饱喝足,优哉游哉的回山的模样,这淡然回首,更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可是,这水墨画怎么会变幻呢?

当满满一桌子美味的餐点被叶君泽吃光以后,他的肚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

叶君泽满足的长舒一口气,这才擦了擦嘴。而就算叶君泽已经吃的都这么饱了,还是有一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就像是还能再吃些什么东西下去。

可是,叶君泽想了想,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在椅子上瘫坐着,休息了起来。

叶君泽休息好了以后,便从椅子上起身,将刚才吃完东西以后,都是各种残迹的桌子上的盘子,餐具,收拾了起来。

当东西收拾好以后,叶君泽也算是消食消的差不多了,起码肚子不像刚才那样膨胀了。

做完这些事情以后,叶君泽满意的揉了揉肚子,便打算开始今天的修炼了。没带套在里面动了一下

想了想,叶君泽便将给凌凌点好的甜点带上,回到床上以后,他便盘膝闭目,进入太虚幻境当中修炼了起来。

等到叶君泽进入太虚幻境,将手中的甜点再度交给了凌凌以后。

凌凌果然就像叶君泽想好的那样,脸上露出了极为乖巧可爱,幸福满满的表情。

不能表现,那你就老实点,表现的成熟稳重,哪怕端起架子来也行啊,偏偏这该死的混蛋笑嘻嘻的说:“听说隔壁街有家排骨米饭做得很地道,我去买两份尝尝怎么样?”

“去吧,去吧。”林子柔红着脸说。

“那你能给我点钱嘛,我兜里分文无有,只能吃土。”刘剑锋苦笑着说。

有人忍不住扑哧笑了出生,有人拼命忍着笑,林子柔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了,咬牙切齿道:“只吃土多干巴呀,赶紧出去喝上一口西北风能顺溜点。”

众人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把这当成了情侣间在秀恩爱,若是寻常人众人自然不屑一顾,甚至觉得恶心,但如果秀恩爱的是总裁夫妇,那就必须好好配合了。

林子柔气得火冒三丈,刚才还在会议上说了,刘剑锋搞定了供货商十年不涨价的合同,为公司创造了价值千万的利益,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好评,也让林子柔倍感骄傲。

紧接着他就亲自跳出来打自己的脸,你自己动还是我动这感觉就像一个虚荣心极强的母亲,刚和亲友吹嘘完自己的儿子考试成绩多么优异,紧接着傻儿子就含着手指过来告诉妈妈,他尿裤子了。

这,也太疯狂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不能怪她们,只怪李春望今天乱了她们的心境。

一个高高在上的圣女,堪称人间绝色,以为这辈子也没有能配得上她容颜的女人。

在傲气地走过二十多年后,一个风流不羁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

她以为这个男人会对她千般好,万般宠。

哪知,这个男人风流成性,狂妄自大,妻妾成群。

并且,还与她的嫂子发生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能够瞬间让物品消失。

那是魔法吗?还是神技?她的世界观崩塌。

加上他的种种做派,苏曼吟的心乱了,与嫂子的关系也变得尴尬,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所以,她疯狂了。

同样,萧漫澜因为婚姻的关系,背后人称黑寡妇,克夫命。

她本来已经钻心武道,不考虑个人感情之事,哪知,一个神秘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抢走了她的初吻。

他强大,神秘,有种玩世不恭的桀骜不羁,对她很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