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林逸很快就重新皱起了眉头,而且远比之前皱得更紧,因为神识感知告诉他,对方非但没有当场丧命,甚至连受伤都不算重!

“吼吼,不愧是能够杀死赤鳞蛇的人类,不得不说,你确实有点实力。”食脑虫再次出现的时候赫然已是在两里之外,身上除了一些焦痕,并没有其他更加直观的严重伤势,看起来甚至还颇为轻松,半是后怕半是玩笑道:“幸亏我临摹了句芒族的脱影而出,要不然这一下还真得吃个大亏。”

这一下,林逸是真的震惊了。

真气丹火炸弹已是他如今威力最强的底牌杀招,除此之外,其他包括五行杀气在内的手段都很难对金丹期级别的存在造成威胁,说到底,他现在只是一个元神体,哪怕掌握了元神形态、半元神形态这些元神体独有的保命手段,跟他本体的逆天素质相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看着对方若无其事的样子,林逸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如果说刚才真气丹火炸弹没有炸到对方,那倒还比较容易接受,可刚才明明是摁在脸上引爆,青岩塞竹笋哪怕对方用了脱影而出这样的保命技,第一瞬间的伤害总归是避不开的,结果这样居然还只是给对方挠痒痒,这让他情何以堪?

不到神主境界!

没有威胁!

心中对于杨云帆做出了一个简单的判断,他的目光不再停留,很快掠过。

只是当他看到杨云帆肩膀上的金丝神猴时,不由眉头皱起,有一些疑惑,嘀咕道:“朱厌神猴?”

于是,他的目光再一次回到杨云帆身上,细细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浑身火元素萦绕,这种气息,似乎是炎族的飘渺紫炎。不过好像不是很纯粹,夹杂着其他火焰的气息。然而,考虑到他这个年纪,唔,还算不错的天赋。”

“只是,他竟然能收服脾气暴躁,桀骜不驯的朱厌神猴?还有,他跨下的那一头巨熊,似乎也有一点点大地巨熊的血脉。呵……天生自然亲和?炎族的小家伙,有一些意思。”

那一位中年人,身背长剑,浑身气息十分的幽深。

以杨云帆的直觉,感觉他的实力应该不再血穹神主之下,比起北玄老祖来说,应该还是不如。

此时此地,忽然出现一个如此强者,而且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真是让杨云帆心惊胆战!

一大群人两天的饭,要做好多。

不过人多力量大,师傅犀儿不要吃竹笋么他们在下午三点四十分的时候,就把菜全部做好了。

大家放鞭炮准备开席的时候,是三点四十八。

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吉利的时间,来年大家一定大吉大利。

在彼此起伏的鞭炮声中,在这样浓浓的年味里,大家脸上都带着笑颜,说笑着开始吃年饭。

花朵儿活了两世,这个年饭,算是最热闹最开心最放松的。

重生一年多,她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交往了一些自己喜欢的朋友,帮助了一些值得帮助的人。

她感恩有这次重生的机会,她会认真的生活,不辜负这次机会。

她也容易满足,摆脱了贫困的生活,摆脱了被别人操控的命运,她就觉得人生值得了。

一整天,就在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中过去了。

次日是大年初一,因为头天就把菜准备好了,所以很快就弄好了早饭,李苗母女过来一会儿,他们就准备开吃了。

而且,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一片宫殿落在那山脉之上,没有半分的违和感,反而还充满了和谐的气息,让这一座山脉,变得幽深宁静。

那些殿宇,更像是一颗颗宝石,点缀在山脉上面一样,使得山脉看起来更加的幽静。师傅不行太长了温崖

“嗡……”

正当杨云帆驻足观赏那远处的山脉和宫殿,却在这时,在他百米之外,有一道浓郁的空间波动流转起来。

“嗯?有人来了!”

杨云帆立马凝神戒备,因为他夺了天道金册,哪怕他现在改头换面,装的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可是他心下还是十分担惊受怕的。生怕有人冲出来,大叫一声,杨云帆,受死!

然后,无数的强者降临此地,把他乱刀砍死!

这种情况,不得不小心啊!

“小姐,已经进入乾元圣宫地界……”

空间波动流转,一个次元通道稳稳的打开,而后一个身背长剑的中年男子,从那通道之中走出来。

他默默看了杨云帆一眼,轻而易举就看透了杨云帆的实力。

是因为他的收入算是合法收入?

“你回去跟桃花姑娘说,我过段时间去拜访她。”何四海想了想道。

“怎么能让接引大人亲自去,我让桃花直接过来拜访接引大人您。”胡青妍有些诚惶诚恐地道。

何四海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位“神灵”。

而桃花虽然能见到诡,但她依旧只是一个普通人类。

“没事,我也想去见见桃花神是什么模样。”何四海道。

“好,我知道,我一定会通知到。”胡青妍闻言这才点头答应。

“既然这样,你先回去吧。”何四海道。

“接引大人,我有心愿……”胡青妍扭捏地道。

“我知道,等我去桃花镇的时候,青岩吃竹笋师傅不要你再跟我说。”何四海道。

“好的,谢谢接引大人。”胡青妍说着,蹦蹦跳跳地出了门。

然后因为离开银魂灯的范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好羡慕这样的能力啊。”看着她消失的地方,罗欢羡慕地道。

这是大地法则最为基础的身法,缩地成寸!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吧,终于走出了那个破沙漠!”

杨云帆端坐在黑色巨熊的身上,它的速度虽然快,可是后背却十分平稳。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杨云帆感应到了四周的灵气变化,睁开眼睛。

此时,他看到四周的场景,不再是荒漠,而是一片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空气之中充满了灵韵。

“咔嚓!”

金丝神猴从自己的储物袋里面,拿出一个灵果,美滋滋的咬了一口,而后,它忽然发现了什么,攀上杨云帆的头顶,站在他的头盔上面,十分兴奋的指着前面,吱吱叫了起来。

“唔?似乎是一片宫殿?不过,也太大了吧……”

杨云帆发现,在前方数百里处,有一片延绵不绝的山脉。

山脉并不高,只有三四千米的海拔,比起那动辄高耸入云的两界山来说,只是一个小山峰。

然而,这山脉之上,却充斥着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覆盖了整座山脉,让人感觉到宫殿庞大,延绵不绝。

“赶紧走,冷冷带队照顾好大家,我引开它之后再去跟你们汇合。师傅竹子掉了h的部分”林逸连忙给冷冷众人真气传音,之前同时面对太古句芒王和赤鳞蛇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但这一次他心里是真的一点底都没有,引开对方之后再去跟众人汇合,这已是他眼下唯一能想的办法了。

“这……”宋凌珊众人面面相觑,纷纷露出担忧之色,他们从没想过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明明只是一条虫子而已,怎么会这么恐怖?

“快走!”冷冷第一个反应过来,当即带着众人加速离去,她很清楚自己众人多留一刻,林逸这边就会多一刻的危险,生死攸关容不得半点耽搁犹豫。

看着冷冷果断带领众人离去的背影,林逸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弧度,而更令他欣慰的一点是,对面那只虫子并没有要去追击众人的意思,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自己。

“你好像很关心那些人?”食脑虫并不急着动手,反而饶有兴致的问道。

“这有关系吗?你的目标既然是我,放他们走对你来说应该是无所谓的事情,我没说错吧?”林逸心下虽然震惊,不过面上却没有半点表现出来,仍旧从容自若云淡风轻。

这话一出,嘴巴立马给闭上了,这是罗小花新学的一个技能,用精神力控制别人的动作。

“族长,这人嘴巴太臭,还是让我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您听,到时候怎么处置就看您们自己的了。”

在这一片黑色的天空下,那火红的火把,就像是照耀未来的指明灯。

看着罗小花那不卑不亢的身影,很多人都被她给吸引了,就是萧三和白夜都是一样。

罗小花也没那么傻,没有说神魔天尊和雷公也来过,而是把这些功劳都给了白夜。

“你说的是他发现这个地方,然后把你们叫过来,然后一起看的?”

不只是族长,这还有不少村民都表示怀疑,这男人身材瘦弱,皮肤那么白皙,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大本事的人呀。

“是的,就是他,他是我一个表哥,从小就跟一个道士学习,不说是有大能之人,但是如果让他看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他都会,不过这种事一般都不会泄露出来,毕竟天机不可泄露,给人算命他也会折寿的。”

“而这一次为什么会发现这里有问题,而是你们上一次有人出去就把那个野菌子给带出去了,他就觉得很不对,就今天我在丹丹姐家吃的时候,也觉得和他说的一样。没想到我和我丈夫在后山来逛的时候,就看到他来到这个山洞,还有那一个守山洞的人,根本不是一个老头子,而是一个年轻人,他和这个怪物那可是狼狈为奸,为的就是将你们所有人都做成它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