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门了我自然知道,落玥和我通电话的时候告诉我了,但是去了什么地方,我怎么知道?”福伯有些疑惑,林逸的话题跳跃性太大,从之前的话题,一下子又跳跃到了这里。

“乌龙浩特山脉!”林逸点了点头,正色说道。

“什么,你去乌龙浩特山脉了?那可是境外的瑞垒达小镇附近,你怎么去那里了?”福伯听了林逸的话后顿时大惊:“你去那个山脉做什么?”

“事情,要推移到几个月之前,我带着笑笑去极北极寒之地求医,参加冰宫的试炼说起……”林逸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说清楚的,必须从头说起,虽然林逸去冰宫试炼的大致情况也都和福伯、大小姐、小舒等人说过,但是天阶怪汉那一段林逸却是没有说。

一来是当时林逸觉得这事儿不是很重要,二来那份地图,林逸也没有据为己有的打算,只是想先替天阶怪汉保管而已,所以自然也就没有提到这个话题。

但是现在不同了,必须从第一次遇到天阶怪汉的事情说起。

“哦?怎么又和冰宫的试炼有关系了?”福伯有些奇怪的问道。正如林逸想的那样,冰宫试炼的事情福伯大致都知道。

她满心以为,林逸既然是来参加选拔,那肯定是为了进入晨星学院,那么从此之后两人就可以在一起了,甚至于,她刚才一直都在憧憬着未来在学院的美好生活呢,却没想到林逸竟然没有通过!

这个情况,实在是令王心妍觉得匪夷所思,别人不了解林逸,但她对林逸的一切,可都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她明明很清楚的记得,林逸乃是五行七属性的逆天资质,怎么现在测出来,突然就变成单一火系灵根属性了?

难道真是检测石碑出问题了?可如果是那样的话,林逸就不会说后面这句话了,他既然这么说,神秘的妈妈曹丽娟宋杰那就肯定是提前做好了打算,想要不着痕迹的放弃选拔,一定是这样!

王心妍虽然不知道林逸具体为何要这么做,但她相信,林逸既然这么做,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故而心中虽然震惊,但并表现出什么异样来。

林逸之后,紧跟着入场检测的是黄小桃,两人在入口处刚好碰头,黄小桃一脸紧张的看着林逸,她知道得虽然不像王心妍那么清楚,但她也觉得刚才那一幕很奇怪。林逸竟然是单一火系灵根属性,林逸竟然会落选,这可能吗?

黎叔的反应就完美的诠释了章力钜的影响力,郑东升好歹也是东洲略有名气的炼丹师,但人家压根就没有在意,如果不是丹堂这两个字,估计最多就是对他们两个点点头招呼一下就完了。

郑天擎却丝毫不理会自己二爷爷的心思,笑着点头道:“正是正是,黎先生听说过的啊?我二爷爷就是丹神章力钜创立的丹堂副堂主,在中岛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了。”

说到这里,郑天擎又转头对他两个爷爷说道:“这位是钱小洞钱少,东洲西兴学院的天才弟子,同时也是奔流城的少城主,黎先生是奔流城的客卿长老,受城主委托,贴身照应钱少的。”

郑东升原本还有些不满,这两人居然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才知道,神秘的妈妈宋杰原来人家的来头似乎如此之大,当即就满脸堆笑,放低了姿态道:“原来是钱少和黎先生,久仰久仰!”

西兴学院在东洲声势极高,比起郑东升原本所在的晨星黄阶修炼者学院还要强上半筹,只不过地理位置比较偏,和晨星完全是在东洲的两个方向,所以没什么交集。

被众人看着,织田博之不由向着平京一夫看了过去,他属于平京一夫的嫡系,他现在掌管的电子娱乐,主机、掌机、游戏业务,就是曾经平京一夫待了数年的部门,也是索尼内部,对平京一夫支持最高的部门。

索尼内部竞争激烈,平京一夫也需要支持者,不然的话,基本上寸步难行,如果没有支持者,他说出去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听,而电子娱乐、金融两大产业,是平京一夫在索尼最大的支持者。

索尼的金融保险业务,在日苯也十分强势,包括车险、人险、放贷业务,都发展非常迅速,是索尼这几年最大的财务支撑。

平京一夫注意到织田博之的目光,向着织田博之看了一眼,不由搓了一下牙根,要不是看在织田博之能力不错的份上,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对其言听计从,平京一夫早就想一脚把织田博之踹开了!神秘的曹丽娟第4章

从之前的“我的世界”游戏发行,到现在的电子阅读器业务,织田博之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眼瞎,织田博之不看好的,偏偏都是大卖,不仅让织田博之成了笑柄,连带着索尼,都是被动不已!

不关注电子阅读器行业,绝不会想到,onyx科技在这个行业,到底埋了多少雷,想要绕开onyx科技,重新研发技术的代价,不比支付给onyx专利费轻松多少,甚至还要更贵!

“除了专利问题之外,另外一点最重要的,就是数字版权协会,想要进入电子阅读器行业,书籍版权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现在除过能够跟onyx和巴诺书店联合成立的数字版权协会合作,否则的话,根本就不能得到电子书版权!”另一个人也向着平京一夫说道。

平京一夫听到这些,不由一阵头疼,他是索尼罕见的不是工程师出身的高层,但平京一夫也知道这些问题的难度。

“不论有多少难度,电子阅读器行业,索尼一定要进入,索尼不能放弃这个行业,不论用什么方法,我要在年底前见到索尼品牌的电子阅读器,在日苯市场,不能再让onyx科技一家独大!”平京一夫说道。

向着会议室的众人看了一眼,平京一夫目光投向织田博之的方向,“这件事由织田博之负责,电子部门跟技术部门配合他完成这件事!神秘的妈妈5”

刘玉红看向赵枫:“张光泰这人本来就是一个混蛋!等他滚出公司,永泰那边不知道还是一个什么模样呢!”

赵枫闻言,站起身,缓步走到会议室窗户前!

随口安慰道:“这个我觉得不必担心,张光泰都处理掉了,剩下的永泰不破不立!”

刘玉红也走到了赵枫身旁站定。

相比刚才张光泰还在的时候,刘玉红情绪缓和了很多!

“说的也是!”

...

这时,楼下大门口出,张光泰那个女秘书一起并排走了出来,伸手是张光泰的律师。

随着律师和张光泰、张元彬父子分开,开着自己的车离开!

张元彬给张光泰打开车门,在张光泰上车之后,那个女秘书上车的时候,张元彬在其身后很是不客气在臀部上摸了一下!

瞧见这一幕的赵枫,差点一句‘卧槽’破口而出!

这是何等的卧槽!

难不成,这个女秘书真的那啥了?

咳咳!

“这之前,我并不知道你们有关系,也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所以,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这些。”林逸说道。

“小逸,神秘的妈妈二你没有错,反而我要感谢你,出手帮忙,让师父减轻了头痛的痛苦!”福伯摆了摆手,郑重的说道:“而且,这地图师父既然给你了,证明你和他有缘,这是你的造化……”

“这是,这半张地图的来历。”林逸说道。

“咦?对呀,这只是半张地图而已,你去乌龙浩特山脉,是为了寻宝?这半张地图没有用啊?”福伯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有些奇怪的问道:“另外的半张地图,你应该不会有……”

“我应该不会有,但是,就在我去乌龙浩特山脉之前,我却意外的发现了另外半张地图,这也是我去乌龙浩特山脉的原因!”林逸说道。

“另外半张地图?”福伯霍然的站起身来,激动的情绪,让他的话语都有些不利索的颤抖了起来:“你……你是在哪里发现的另外半张地图?”

“在一个人的身上。”林逸说道:“福伯,我去乌龙浩特山脉,是陪着另外一个人去的,孙婆婆应该知道这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