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白伟拓听了何美月的话后,顿时惊喜交加,连忙站起身来,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肯定好好洗洗,保证洗的很干净,里三圈外三圈,不让你找出一点儿问题!”

“恩,好吧,我看着时间,少于半个小时,就别出来!”何美月满意的点了点头。

“肯定的啊,半个小时太少,怎么也得三十分钟!”白伟拓哈哈一笑,就向浴室的方向冲去。

而原本坐在沙发之上的何美月,在看着白伟拓进入浴室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采,然后站起身来,拿起了茶几上的一只水杯,向饮水机的方向走去,只不过在经过书房的时候,好像脚步一滑,在书房门上扶了一下,才站住。

林逸虽然是天阶高手,也感觉到了书房门口有人走来,但是随即就传来了饮水机接水的声音,林逸倒是也没有在意!毕竟门外的人是白伟拓他们,林逸也没有必要怀疑什么,何况这人只是去接水,而没有在书房门口停留。

而此刻,林逸刚刚和白老大寒暄完,简单的说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就进入了正题!

谁也没看见李玄秋冲着项泽躬身拱手,飘然离去……

却原来刚才都是他一直在场的,龙在野说的那些话都是他教的,要不然龙在野能说的那么条理分明,振振有词?

还有刚才老大项泽一开口,他就心领神会的知道老大是想要跟人家开玩笑呢

所以当大胡子他们拎铁筐子时,经常走来走去的人他就出手帮了一点点的小忙……现在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吧?

但李玄秋却也不敢久留,因为他换毛尚未结束,就怕呆会儿满院子都是白狐狸毛儿的话,就有点不太雅观鸟。

第二组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在韩崇小爱陆烟儿以及胖子大笨的陪同下,兴致勃勃的参观了羊圈……

“你们应该知道野山羊也是世界一级保护动物吧?”国际动物保护组织中一个半秃的倭国人瞪着三角眼开始发难。

他叫山本熊一,跟大笨算是同名各叫。

“你们知道鲸鱼是一级海洋保护动物吧?”小爱反唇相讥,她的嘴皮子那是一般的利落吗?

倭国人的捕鲸行为素来为国际社会所不齿,尤其是海洋保护协会的人对他们的捕鲸船尤其深恶痛绝,甚至很多志愿者组成船队去组织他们这种野蛮的行为,还发生了好几次船只碰撞事件,影响极为恶劣。

毕竟,对于一家新创建的企业,规模不大的企业,有港资投资,可以助力他们扩大规模,购买最好的设备,引进最好的技术,是非常好非常有利的.

特别,开放这几年,有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对家电的需求是巨大的,家电是完全供不应求的,海尔因为追求质量第一,坐不住的人适合做什么去年还砸毁76台有缺陷的冰箱,给员工们好好上了一堂质量第一的课,所以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钱来扩大规模,眼瞅着别人都在努力上规模在快速扩大销售规模,在赚大钱,自己却因为要严把质量关而不得不拿出本就不多的资金来做品控,来做技术开发,要说海尔不心急,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没多余的钱扩大规模啊,羡慕也没办法.

所以,俐智去谈投资,海尔上下是举双手欢迎的,只是谈判涉及事项多,所以谈妥还需要时间罢了.

俐智都做了这么多事情了,现在却问是不是正式上班,乔峰一时都被问楞了,下意识的反问道.

“因为,乔先生不是让我当助理的吗?之前的事情都不算助理干得吧,现在这样才是真正的助理吧?“俐智笑道.

在对面的一栋楼房前的一辆车里,一个贼眉鼠眼拿着相机的人看着远去的车队喃喃问道.

“废话,当然是乔峰了,我们两个就是跟乔峰的,那又是乔峰家,坐不住的人适合的工作难道还能有错吗?“另一个坐在驾驶位同样挎着相机的一遍发动车子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是乔峰,我又没瞎相机也拍的清楚,我只是不敢相信,我们可是一直跟着乔峰的,他什么时候又和俐智勾搭上了,那个是俐智吧?“第一个说话的人有些羞恼的喊.

“废话.“开车的刚骂了两个字,就被打断了,被骂的翻着白眼:“我不瞎,我知道是俐智,我只是表示对俐智的出现表示惊讶,你懂吗?我那么问只是表示惊讶.“

开车的也怒了:“我也不傻,你用不着解释这么清楚.“

两个人互怼了几句以后,终于发现怼的挺没意思的,而且再怼下去大新闻就要跑了.

“乔先生,我这算是正式上班了吗?“俐智朱唇轻启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乔峰笑着反问,俐智回内地买各种不流通股票都好久了,不但如此还跑了一趟山栋青岛,和刚刚成立两年不到的冰箱制造厂海尔谈了谈投资的事情,虽然还没最终谈妥,但海尔投资是非常欢迎的,想来最终应该是能谈妥的.

十二月三十一号,阳历一年中的最后一天,翻过去就是元旦,是新的一年了.

这时候,报纸媒体,本该报道报道元旦的各种庆祝活动啊,为什么有些人坐不住商家打折啊,就像前几天圣诞节时候那样的报道,或者报道报道时事,要么报道一下元旦,春节上映什么电影啊,那些电影又有哪些八卦花絮啊这些的.

可是,并没有,这一天的报纸媒体统一都被一件事,两个人吸引住了注意力.

十二月三十一号一大早,一辆红色的轿跑车缓缓停在了广播道一处房屋前,然后一个身着米白职业套装,将娇好凹凸的娇躯包裹的更加凹凸诱人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

在女人下车后没几分钟,她停车的那栋房子的门打开然后一个帅气的男人走了出来,然后和女人笑着说了几句话,接着男人上了同样停在一边的一辆车,女人也跟着上了车,而且都上的后排.

然后车缓缓启动离开,在车子离开后又有三辆车从不同的地方启动跟了上去,护在了前后.

“那个是乔峰吧?“

“老爷子,怎么的,有什么见教?”

李世信收回目光,笑了:“没有,就是看你们做的道具挺像那么回事儿。多看几眼。”

“什么叫挺像那么回事儿啊!坐不住的人适合什么职业”道具师不乐意了,“咱剧组的服装道具那可都是请文史专家指导过的。近十年的民国戏您过过眼瞧瞧,论历史还原度,咱《末路紫禁》说第二,没人敢说他排第一我还不怕告诉您!”

欧呦?

年轻的小伙儿呦。

这么自信?

看着道具师一脸的傲气,李世信拍了拍灰色夹克衫上的尘土,决定教育教育。

他指了指道具师手里的道具,问道:“你这如意……是个什么情况?”

“嗨,这不是今天这场戏演的是八国联军进京,皇上太后跑路跑路,联军纵兵抢劫么!一会儿有个镜头,说的是一外国兵用大衣包着一包宝物,临了掉出来这么一个。价值万金的东西,俄国兵大衣里包了满满一下子。其中有从宫里抢出来的玉如意掉在地上淬了,大兵随脚就踢到了沟里。为的就是让人看着一心疼,怎么样老爷子,您瞧我们做的逼不逼真。”

“我们捕鲸是为了科学研究,我们通过研究了解它们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它们!”山本熊一的脸色微微泛红。

“研究鲸鱼的机构多了,但他们可没有捕杀鲸鱼哦。据我所知,现在通过收集它们的粪便,脱落的身体油脂甚至从它们喷出的气体都可以进行深入的研究,难道一定要捕杀?你们一年捕杀几百头,世界上的鲸鱼一共才剩下多少?你们甚至还跑到南极去捕鲸!这种行为不该被谴责吗?哎呀呀,气死我了。”

小爱轻轻的拍着胸口,她是真的很生气。

“息怒息怒,不要跟那些野蛮人计较。”陆烟儿帮她揉胸,小声安慰。

“还是先回答我们的问题吧。”另一个金发眼镜男及时拉回了话题,这个小女孩扯的太远了。

他们交流都是用的英语,陆烟儿还能听懂几句,韩崇则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小爱为何忽然生气?

“好吧,那就说这些山羊,它们不是野山羊,而是经过驯服的山羊,也就是家养的山羊。”小爱正面回答了问题。

“哦?在荒岛上有家养的山羊?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眼镜男才不信她的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