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关金鹏突然感觉自己还想关照李佳欣的话反倒是没有必要了,应该让他们先试试,或许一方的情绪会被另一方带动起来也说不定。

“阿新,你先换衣服,一会儿你们俩先对对词,晚上我们先试拍一段,OK?”老关临走时关照了一声。

“OK!”

“你先忙,我到楼上去熟悉一下台词。”

临时的化妆间就这么一间,一个人要换衣服,另一个肯定要回避。李佳欣指了指楼上,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

“我这儿弄好了,就上来找你。”贺新很绅士地把她送到门口。

他的头发已经长长很多了,下午剧组的化妆师抽空帮他稍微修了修,大致跟拍《紫蝴蝶》时的发型差不多,只是没有抹头油,自然中分,倒是像个学生的样子。

张淑平帮他配的蓝白粗条细格子的衬衫、背带裤和一件米黄色的猎装。贺新跟张淑平已经合作多次了,尺寸都不用量,定做的戏服穿在身上非常合身。

他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打量了自己一番,整了整身上那件中山装不象中山装,夹克不象夹克的猎装,还疑惑道:“这么新潮,那年代有这种款的衣服嘛?”

刘浩递给了阿豪一根香烟,微微一愣后,身为老烟枪的阿豪还是接了过来,就在刚刚拿过香烟的阿豪,正准备在自己身上找打火机时,刘浩这边一句将点燃的打火机放在了阿豪的面前。

阿豪微微一愣后,就忙用双手捧着火,将叼在嘴边的香烟给点着了。

抽了两口香烟后,办公室play来一发在线听刘浩再次开口了:“阿豪,刚才我说话的语气是有些不好,不过我说的意思是没错的。我不惜盯着丢工作的压力来为你的妻子做手术,是我自己真的很想去救出现在我眼前的病人,这是我的一个责任,所以呢你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的,因为这是我自愿的。”

刘浩再次抽了一口后,继续开口:“将你妻子的手术偷偷换了一台价格便宜的手术也是因为你没有钱,但是现在呢,你去拿着钱来给我送,这是什么呢?这不就是在打我的脸吗?”

听到刘浩的话后,阿豪的也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刘浩继续开口:“你说你总共就八万来块钱,现在的我帮你将手术换成了微创的阑尾切除手术,可这后期的护理费用下来,也是要花个几万的,而且你好要留着钱回家,如若我在拿你的这个钱,你觉得我的良心能安吗?”

说着,便直接从摄影机便走过,在她身后露出贺新那张舔狗般灿烂的笑脸。

这个镜头关金鹏非常满意,刚刚想张口喊过的时候,就听贺新先喊了一声:“停!”

“怎么回事?”

就见贺新晃着他刚才挎着的那个包,道:“错了!包错了!”

刚才开拍的时候,他从道具小王手里接过包往肩上一挎也没注意,直到这个镜头快拍完的时候,他无意中目光往下一扫,突然发现自己刚才进门的时候挎的明明是一个黑色的皮包,怎么现在一转眼成了一个蓝色帆布包。办公室play广播剧更诡异的是,即便是道具拿错了,自己没发现,竟然连场记和导演关金鹏都没发现。

现场举着话筒的收音,还有摄影师、灯光、场务等现场的工作人员很不厚的一阵哄笑,只有道具小王和闻声跑出来的场记,忙不迭的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道具小王更是满脸通红,举着刚刚找到的那个黑色皮包颠颠地跑上去,赶紧把贺新手里的蓝色帆布包给换下来,同时嘴里还在不停道:“导演,新哥,对不起,是我拿错了。”

黎沁撇嘴,悠悠道:“我还不是怕让你破费么,而且,我俩的关系也没那么亲近……”

“还不亲近吗?”陈放嘿嘿笑道:“你都叫我爸爸了,我这个当干爸的,自然要好好照顾下你这个乖女儿了,哈哈。”

黎沁脸色大红,扬起粉拳比划,一边娇嗔一边吓唬道:“你是谁干爸,臭不要脸的,别胡说,不然我打你了!”

陈放没和她纠缠,指了指前面的一排衣服,说道:“我看这排衣服都挺漂亮的,你穿在身上一定很好看,要不然都买了吧。”

黎沁看了眼,有些无语。

大哥,这一排衣服,那可足有十件呐。

按照迪奥专柜的尿性,价格怎么着也是好几十万了。

黎沁还以为陈放是在和他说笑,矜持ing配的h剧集结也道:“别说前面这排衣服了,我觉得整个迪奥专卖店的衣服都挺漂亮的,穿在我身上,也挺配我的。

怎么着,你难道要把所有衣服都买来送我吗?”

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黎沁得意地想着。

岩石被烧的有些滚烫,好在还能承受,随着降低高度也不再烫手,安全的来到山涧底部。

下面有不少摔死的动物,看来都是为了躲避大火慌不择路坠落,甚至有几只异类,我立刻挖了内丹。

进入山洞里,感觉外溢的能量更加狂躁,来到最里面有石塔的地下空间一愣。

不光老板在,还有个白胡子老头正跟他下围棋,这老头竟然是我外公!

我忍不住惊呼,“外公,你怎么在这?”

他翻翻眼皮,“我怎么不能在这?”

老板淡淡一笑,“他是来送手指的。”

果然是外公偷了花羞的魔指,我简直无语,这样算的话老板得到的魔指已经有三根。

一个光球向我飘来,老板一边下棋一边淡淡低语,“还有个灵体送手指,竟然敢对我不敬,已经抹去了意识,让你饲养的灵物吞噬了吧。全是车的广播剧在线”

我心里一惊脱口而出,“您把清明怨女杀了?”

外公笑了,“清明怨女鸡贼的很,派了个叫冬梅的侍女过来,可惜所托非人。”

关金鹏亲自给李佳欣做着示范,甚至在楼梯扶手上划了一个记号,让李佳欣一会儿把手搭到这个位置,这样设置在二楼楼梯拐角处的镜头正好能拍到她的手和露在袖子外面的半条胳膊。

“Ready!”

“Action!”

李佳欣和贺新两个人一前一后上楼,拐角处,李佳欣往楼梯扶手画记号的地方一搭,画面中正好出现她那戴着闪亮戒子的手和半条纤细雪白的手臂,看到这画面坐在监视器前的关金鹏不由嘴里“啧”了一声,有些暗自得意自己安排的这个镜头巧妙。

然后就就见李佳欣走到拐角处,回头跟贺新笑道:“我上一次跟你说的那些话,居然没有把你这个好朋友给吓跑了。”

贺新手挎着包,抬头看着前面那个妙曼的背影,道:“我想你一个人,可能收拾不了这么多东西。”

说着,也微微一笑道:“现在是不是还乱七八糟的吧?”

这时两人正好走到二楼拐角,面对镜头,李佳欣回头,再次在画面中展示她那如汉白玉雕刻的完美侧脸,抿嘴一笑道:“你都猜对了!”

他收拾妥当,颠颠的跑上楼,就见李佳欣拿着剧本正在跟一个贺新下午在楼下见过的戴眼镜的年轻女子一字一句的学着普通话发音。

这时贺新才知道李佳欣的普通话为什么不象大部分香港明星那样生硬。办公室play广播剧苏原来关金鹏这次虽然拍的是电视剧,但他还是延续自己拍电影时的臭毛病,坚持现场录音用同期声。

这一点确实挺难为李美人的,虽然早在前期准备的时候,她就找了普通话老师苦练普通话。但是口音这个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况且时间又紧,所以她只能把老师带在身边,按照剧本上的台词,逐字逐句的学。

然后,贺新跟她对词时,发现李美人虽然偶尔某个字的发音还会带点香港味,但总体还算过得去。

“Ready?”

“Action!”

贺新背着一个黑色皮包站在门外敲门,摄影机设置在屋里,不一会儿就听到高跟鞋下楼的声音。

“吱呀!”

门打开,画面中便出现贺新那张满脸笑容的脸。

“守信!”

这完全不同于他初见周讯、江姗时的心情,那是激动,而现在却是害羞、拘谨,就如同当初到中戏报名时第一次看到程好时一样。

李佳欣或许见惯了这种在她面前一下子变得拘束的男生,落落大方的主动向他伸出手,再次笑眯眯地说了声:“你好!”

“哦,你好!”

他没敢唐突佳人,手稍稍一搭便随即放开。

关金鹏原本还想跟李佳欣说两句,但当看到两人开始互动的时候,他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来,镜片后面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们。尤其是贺新,这一幕让他突然想起了蓝宇,当蓝宇再次遇见陈捍东的时候,好象也是这样,神情紧张、拘谨,而眼神中却充满了炙热。

关金鹏兴奋了起来,拍摄进度很紧张,一方面他是担心李佳欣跟贺新的配合问题,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贺新能不能尽快进入状态。

而此时贺新在面对李佳欣时所流露出来的那一丝细腻的东西,正好和戏里田守信这个人物是契合的,他在面对潘玉良时,正是这种炙热、害羞和拘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