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元冷笑:“我们家的孩子,用不着你们着急,我还是那句话,要和离就麻利的办了,不愿意的话,我自有办法治你们。”

说完,萧元拉着萧大丫就往外走。

鲁三保家的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她还想胡搅蛮缠呢,可才哭出声,就看到外头穿着五城兵马司制服的差役进了门,吓的她赶紧把眼泪又收了回去。

从鲁家出来,萧元轻声安抚萧大丫:“姐,你莫急,孩子咱肯定找得到,安宁请了纪老爷,惊动了五城兵马司的人,现在正帮着咱们全城找人呢,我还找了好些朋友,大家都在帮忙找孩子。”

萧大丫垂头:“我,我知道,我,都是我无能。”

萧元拍拍萧大丫的肩膀:“我先让你送你回家,这事你别管了,交给我。”

他让跟着来的一个家丁送萧大丫回去。

萧大丫现在精神恍惚,整个人都直打晃,真的不适合再在外边找人。

萧大丫也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好,也没和萧元犟。

正如同孙立恩说的那样,飞机在短暂的振动和上升后,进入了平稳巡航的阶段。胡佳看着周围人都很放松的样子,自己小心翼翼的试了试地面的结实程度,这才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而等到胡佳转过身来,打算朝着孙立恩道谢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孙立恩的手腕,手上短短的指甲都掐进了孙立恩的皮肤里。

“对不起,对不起……”胡佳哪儿顾得上担心飞机飞行,一叠声的道歉,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焦急的擦拭着从伤口里漫漫沁出来的血珠。

其实被掐住了胳膊以后,孙立恩原本打算提醒一下胡佳,但看她脸色发白,魔尊受睫毛颤抖的可怜模样,竟然连一句话提醒的话都觉得不忍说出来。反正想着小姑娘害怕,自己让人家掐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谁知道胡佳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手上的力气着实不小,飞机刚刚起飞了十几分钟,孙立恩的胳膊上就留下了五个往外沁着血的伤口。

“没事的,真的没事。”孙立恩一边安慰着看起来快要哭出声的胡佳,一边用余光撇了撇坐在自己和胡佳正对面的空姐。她正低着头在看着手里的本子,但却借着翻页的机会极其隐蔽而且好奇的朝着这边看着。

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上仙攻魔君受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

而当车门完全打开,下来了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高挑女人。微风吹来,那个女人波浪一般的卷发起伏不断,在月光下带着点点魅惑。映衬着她那无声的侧脸,妩媚白皙,略带一丝危险。

一个如夜来香一般妩媚优雅的女人,还给人一种莫名的危险气息。这女人,不是跟杨云帆在江边偶遇两次的那个神秘御姐吗?

“嗯?”

“那就好……”

董丹丹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死人,她爷爷出手的话,这事还是有转机的。

“那你去季氏的玉石店干什么?”

董丹丹接着问道。

“这事是季光宝在背后指使的,他想让我破产。”

陈羽嗤笑了一下。

“让你破产?他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价已经堪比季氏了么?”

董丹丹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耸了耸肩:“也可以理解。”

是可以理解,季光宝根本不知道季氏已经成为了陈羽的囊中之物。

苗家药妆和古玩街也是今天才到了陈羽的名下,季光宝回去之后对陈羽的调查结果就是陈羽开了一家医馆,还刚刚开始装修,合作方就是季氏。

像陈羽这样的赤脚医生,对季光宝来说,那就是个路人甲,电视里活不过两集的那种。魔君养受记

偏偏就这么个路人甲,在路过的时候踩了他一脚。

还是照脸踩的。

偏偏还把脸踩变形了。

“废话!不是我,还是谁?”杨云帆无语的看了那两小弟一眼。

“好,杨老大。”那两人见杨云帆没有怪他们,顿时如释重负。

从车里下来,杨云帆蹦跳了几下,又做了几个古怪的扭体动作,全身的骨骼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呼……”

长出一口气,杨云帆抬头望了眼天上被遮盖的新月,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对许强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去叫上所有人,我们的捕猎计划,开始!”

“董大炮,叫兄弟们开工了!另外,你过去一下,把我的罗威纳犬牵出来!”许强对着身后叫了一声,跃跃欲试!

“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辆霸气威武,充满了野性魅力的黑色路虎车,缓缓开进了停车场。

那引擎的轰鸣声直冲云霄。

等路虎车开进来之后,杨云帆只觉得这车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而等那车门打开,迈出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足上涂沫着殷红的蔻丹,外加一双黑色的细高跟,杨云帆的心里就越发感觉熟悉了。

就在这个时候,便听得闲闲的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不活了,仙尊被喂丹药生了双胎行,真不活了老子把你送到牢里一辈子别出来。”

萧大丫顺声望过去,就看到萧元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阿元。”

萧大丫仿佛看到了救星。

萧元走过去,一脚把鲁贵踢到一边,把萧大丫拉到自己身后:“把我大外甥弄丢了,你们倒还有理了,自己不找,还不让我姐找,一个个的自私凉薄,没心没肺,这样的人家我萧家攀不起,往后,萧家和鲁家再没有任何干系,我姐我带回去,你们给我记着,她姓萧,已经不是你鲁家的人了,你们愿意和离,就麻利的把事办了,不愿意也行,我不介意我姐当寡妇,鲁家没了,我姐一样没了牵绊。”

这话说的冷嗖嗖的,吓的鲁三保家的都顾不上哭了。

鲁三保原来在屋里窝着,这会儿也不得不出来。

他出来之后赶紧跟萧元陪笑:“那啥,也没说不找啊,这就找,这就找孩子,孩子没了我们也急,那是我孙子……”

“不必了。”

赵旭和辛纬聊完后,走到教学楼里文体活动室。他见屋子里除了沈海之外,还有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万人迷攻x狠辣魔尊受

沈海一见赵旭来了,立马扑了过去,躲在赵旭的身后,指着中年人对赵旭说:“师傅,这个人是我们班级张果的爸爸,他要找你的麻烦!”

赵旭听了沈海的话,不由皱起了眉头。

张果的爸爸向赵旭走了过来,赵旭见他穿着阿玛妮限量款式的衣服,手上戴着名表,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

“我叫张文林,原来你就是沈海的爸爸。”

赵旭眉毛向上扬了扬,瞧着张文林问道:“张先生,你什么意思。干嘛冲着孩子发火?”

“你长得好年轻啊!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孩子都十三四岁了。肯定不是你的孩子吧?倒底是哪里来的野种?”张文林冷声对赵旭问道。

“啪!......”

赵旭一巴掌掴在张文脸的脸上,说:“你会不会说人话?什么叫野种?”

“他敢打我?张文林一脸狰狞的表情,指野沈海说:“这孩子不是你的,他又没爸没妈,不是野种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