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哈哈……嗨,客气了不是(??ω??)”曹德华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

许阳带着姚柄往回走,姚柄还一脸悻悻然,一直嘟囔着嘴,就差在本子上给刘医生画个圈圈了!

许阳却显得有些忧虑,许阳似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是不是还挺热的?”

姚柄扭头看了一眼许阳:“对啊,之前还热呢,班主任是学生的奴隶我还以为是个暖冬,结果现在一下子就降温了,天气变化太快了。诶,我现在也没手机,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怎么样!”

许阳皱紧眉头,沉声道:“四时节气,顺应天时,当令之时气反常,人则易感邪气而病。冬日主寒,寒则潜藏,但之前却当寒不寒,反温,本就容易成为流行之疫,现在又突然风寒骤降……”

姚柄却随意地说道:“嗨,高低就一场流感嘛,每年都有,能闹多大呢!”

许阳却没有回答。

……

次日,支气管肺炎的那个小孩的父母又把孩子抱过来给许阳二诊了,病情明显好转,脉象转为浮数,舌淡苔黄腻,肺闭已开,但痰湿尚阻,所以许阳把方子调整为理肺化痰为用!再一剂下去,体温彻底回复正常,诸症解退。

无疑林逸是个让她倾心的男人,这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扉的男人!

之前雨凝对于林逸的印象无疑是很差的,林逸的冷酷和淡漠让雨凝很是不爽,从最开始加入队伍中,林逸对于雨凝一直是处于一种不理不睬的态度,但是这也就算了,更甚的是,雨凝提出一些行动计划的时候,林逸总是和她唱反调!

这让雨凝心中对他讨厌的不行,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自大?就算你是特殊部门派来协助自己家的商业谈判,为奴隶的母亲最后结局也不能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吧?你不知道怜香惜玉么?雨凝恶毒的猜测林逸肯定是个断背,性取向有问题!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林逸是一个了不起而不平凡的男人!他的判断都是对的,而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奋不顾身的保护着自己的安全,甚至因为自己的任性导致他中了枪,他依然没有任何的怨言!

这一刻,雨凝动心了,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爱,但是有时候爱就是这么简单。爱恨在一瞬之间就会交替变换,之前的恨,变成了爱。

许仙救下白娘子的那一刻,白娘子爱上了许仙。所以这一刻,雨凝也喜欢上了林逸。

“二长老,你去门口守着,若他强闯,直接开启大阵,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直接将他放走!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他半条命!”天穹大长老目光幽毒,语气冰冷。

……

山门口。

林云昂首挺胸,立于此处,微风飒飒,让林云身上的道袍随风摆动。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从天穹一族内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林云后,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子,你上一次败的还不够惨?你还敢来?你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们天穹一族不成?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天穹帝国,不是火云帝国!”天穹二长老笑道。

林云双眸中闪烁着寒芒:“我上一次说过,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天穹一族,付出代价之日!”

“哈哈!学生奴日常任务”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连旁边的守门弟子,都在暗暗嗤笑。

“就凭你一人,还想让我天穹一族付出代价?真是无知又狂妄!我们天穹一族的永生者都用不着露面,便能将你打得落荒而逃,你今天若是再敢闯入,我天穹一族定要废了你!”天穹二长老傲气十足、威风凛凛。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校花成为我的私人宠物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老师要了自己的学生

约莫两个多小时之后,总楼主回到会客厅。

“林府主,成了,咋们逍遥楼一位永生者,接下了你的任务,不过你需要预付一部分定金。”总楼主说道。

“这一百颗是定金,事成之后,我付另外一百颗。”林云拿出一百颗乾坤晶石。

上一次林云熔炼了一把圣灵级武器,刚好得到一百颗乾坤晶石。

相当于林云花两把圣灵级武器,请一位永生者出手。

不同的是,如果林云真用那两把圣灵级武器,是请不到永生者的,但乾坤晶石却能。

“好。”总楼主收起这一百颗乾坤晶石。

请到一位永生者,林云自我感觉,把握就大的多了。

离开逍遥楼之后,林云便直接出城,前往天乾帝国!

……

无尽海域,龙族。

庞大的龙宫,坐落在无尽海域深处海底。

某座偏殿内。

“那个混蛋还想反制我,真是痴心妄想,当初他害得我有多惨,他也会有多惨!”小青龙瞳孔中闪烁着寒芒。